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文章正文

滴答

时间: 2018-07-16 | 作者:平淡是真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搬到新家已经一周了,罗佳佳仍不太适应,时间拿捏不好,而总是急匆匆的。她的脸上,就像厕所那拧不紧的水龙头一样,一直挂着几滴水。泪水?汗水?罗佳佳没时间去擦,默想,咋也要把这个水龙头换掉。其实她也清楚,这并不仅是一个水龙头的事,水龙头接连的水管管线已经全糟了。估计一弄,一牵连,就是一个极大的工程。

  维修的现场图,在罗佳佳脑海中预演,她不禁摇摇头,又说服自己:忍忍吧,不就是整天滴水吗?这里,还缺这点声响吗?

  看着女儿宋晓洛苦着脸走出家门,罗佳佳内心烦躁不已。家与学校的距离,从三公里缩短到三百米,难道她不应该开心吗?为啥还像这老房子一样,满满的都是沮丧呢。罗佳佳也顾不上多想,斜着身子拎着电动车电池来到楼下,从一楼楼道塞满破烂的角落里,推出电动车。

  将电池插进去之后,跨上车子,打开开关,拧动车把几乎同步进行,车却没像往常一样冲出去。反复开关电源,插拔电池都毫无效果。再看,距离上班的时间只剩下30分钟,她不得不丢下电动车,跑到路边去打车。可晨起时高峰期,哪那么容易能打到呢!

  人来人往,车来车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罗佳佳。罗佳佳快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车,不停招手。是呀,女儿上学三百米,自己上班可是变成了五公里呢!空有一个不怕跑的心,却结结实实地败在现实上。上班终究还是迟到了,全勤奖再度与她无缘。哎,诸事不顺,又必须坚持。

  为了照顾女儿的午餐,罗佳佳特意换了班,每天都要上早、晚班。临近12点,罗佳佳下班了,她狠狠心打车回家。进了门顾不上换衣服就扎进厨房,一番忙碌后,将饭菜端上小餐桌时,宋晓洛进门了。

  吃完饭,宋晓洛丢给她一份考试成绩单,就歪倒在床上,摆弄手机去了。罗佳佳从后往前查找,果不其然,很快就找到了,又低出新高度。每每这时,罗佳佳总会质疑,女儿如此消沉,还有什么必要再为她付出呢?放下那么舒坦的日子不过,非要到这里自讨苦吃吗?

  罗佳佳歪在沙发上,不停蛊惑自己:睡吧,不要想了,下午还有五个小时的工作呢,再不睡,乱得像浆糊的脑子,怎么可能清醒呢?一直又到宋晓洛像梦游一般飘出家门上学后,罗佳佳才昏沉沉睡去。清醒在梦中更是难觅。一边是期许的高分试卷,一边是不如意的成绩,罗佳佳正想抓高分试卷,却被不好的成绩困住而挣扎时,被手机铃扯回来。她一个激灵爬起来,摸出手机一看,是晓洛老师打过来的。“私拿手机,停课一周,速来接走。”是老师的通知。

  “好,好,我马上到。”罗佳佳应着,匆忙忙往外跑。跑到楼梯上,脚丫被老旧的磨成沙粒状的楼梯咯疼了,才突然清醒了。

  回头一看,门关上了。罗佳佳自嘲地笑,“哼哼哼”的笑声在楼道里四处撞,好似有很多人都在笑话她。就像当初她执拗地搬家时一样,她的公婆父母都在反对。但她仍牵着晓洛的手,搬到了这套房龄比她的年龄还长,各个部件都像要腐化一般的老房子里。

  此时此刻,无钱无鞋,举目无亲。没办法,罗佳佳只得敲响邻居的房门。这是一家三口,夫妻俩从来不会好好说话,总是大声吵。神经衰弱的罗佳佳,总是被他们的吵架声弄得每天早早起,深夜难入睡。罗佳佳被动的知道女主人是一个复印部的小老板,好像雇了人,她常在家看韩剧。

  门开了,女主人探出头,吊着脸,问:“干嘛?!”

  “那个,我出门急,忘记带钥匙了。能不能?”罗佳佳说着,左脚叠加在右脚上,想掩饰什么。

  女主人低头一看,转身顺手一拎,丢出来一双硕大的拖鞋。一句“麻烦”被挤在房门外。

  罗佳佳讪讪地穿上,瘦小的脚丫拼命地勾住拖鞋。三百米的距离,平时走路只需5分钟,现在她用了足足20分钟,才挪到学校门口。

  跟老师电话联系后,宋晓洛独自走出来,大大的书包压得她的背驼驼的,火火的阳光晒得她蔫蔫的,垂着头,一步三晃。“老师,晓洛知错了,您别停课行吗?我们为了节约时间,还特意搬到这附近住呢,就是为了让她好好学。她肯定会努力的,您网开一面吧,求求您!”“不行,这是学校的规定,第一次是停课,第二次就是劝退。”乞求声还在耳畔回响,回绝声让她感觉无奈。罗佳佳安慰自己,接受吧,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

  回家时,才感觉到脚疼。将拖鞋扯下来光着脚走。滚烫的路面仿佛要粘掉脚底的皮,但这些对于罗佳佳来说,都不重要。她清晰地记得,当年为了求学,她走过多么艰难的路,那下雨天,小路泥泞,车子推不动,她愣是扛起来;下雪天,一步一个趔趄,一步一个跟头,她也从来没说过苦。可为什么,现在这么好的条件,晓洛就是不懂得珍惜呢?!

  回到家,罗佳佳将拖鞋洗刷干净,恭敬地送回去。女主人还在看韩剧,仿佛看到感动处,正泪雨婆娑,对于罗佳佳的感谢视而不见。

  罗佳佳也想对歪在床上玩手机的女儿视而不见。她真有心什么都不管了,换上衣服去上班。可临出门的一瞬,她又缩了回来。拿出手机,想了又想,才拨通经理的电话:“经理您好,我孩子这边有事情,我需要请半天假可以吗?”“都这个时候了,你不来谁来,上午刚迟到,下午又请假,是不是不想做了呀!”“不是,我……”“别人都像你一样,我还怎么当经理,不能来,就别来了。咱别互相为难。”

  罗佳佳没有想到经理会这样说,回头再看晓洛,也不知道哪根筋短路了,罗佳佳竟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好,我不干了,咋也不能为了上个班,把孩子放弃了呀!”说完,呆愣在门口,不知何去何从。

  正在这时,一声暴喝传过来,是邻居家的男主人,紧接着,是一连串的争吵。刚刚被经理一顿数落,又主动辞去了上了好几年的工作,罗佳佳也是满肚子火正愁没地方撒,她扯起女儿:“晓洛,我们谈谈吧,你到底为啥这样折腾我呢?妈妈哪里对不住你呢?”宋晓洛低头不语。

  “停课你很骄傲吗?晓洛。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呀,没有老师讲课,你的课程要怎么办呢?这不是给你竖起一个滑梯吗?咱可不敢真去打滑梯,你可得在家好好学,等再去上学,不敢有一点点的落下。”宋晓洛背过身,捂着耳朵。

  “晓洛,妈妈到底看你要咋样,好,我工作也没有了,我一天24小时盯着你,我就不信,你还能不学?”

  前面的话,仿佛都是对牛弹琴,宋晓洛一点反应都没有。听到这句,嗤了一声后,冷冷地说:“你陪着我,我就必须学吗?”

  “那你怎么样才要学?”

  “我怎样?你不折腾了,再说!”

  “我折腾,我折腾什么了?我做的哪一点不是为了你!”

  “你要真为了我,就什么也别做了,我都十七岁了,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学。”

  “难不成,咱跟邻居那样,天天吵架,才是正常的吗?”

  这样大声吼时,邻居家的争吵声突然停止了。罗佳佳顾不上这些:“晓洛,你什么时候可以长大,什么时候可以懂得我的苦心呢!”

  “你太过强势了,非要做主我的人生,我偏不要!”

  “你不要也得要,你没得选择!”

  罗佳佳也不记得,这样的争吵到底是第几次了,她清楚,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罗佳佳和宋晓洛各自沉默着走入黑夜。当第二天的太阳再次升起来时,一夜未睡的罗佳佳有了一个决定:她要带着宋晓洛去打工。这是她曾看到过的方法,让孩子认识真实的社会,就会知道学习的可贵。

  做这个决定的时候,邻居家又开始吵架,听着大意是,男主人嫌弃女主人好吃懒做,店员又辞职了,让她去店里干活。罗佳佳就是在这个时候,敲响了邻居家的门。“你干嘛?找死呀!”女主人很不客气地摔开门,吼道。

  “我来应聘,我去当店员,工资你看着给,我保证会用心做。”

  “你想做就给你做吗?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呢!你会打字吗?会复印吗?你会干啥?想做,就可以做到吗?笑话。”

  “你教我三天,我保证学会。”

  “工资两千,其他啥都没有,爱干不干。”男主人发话了。

  “行,我干。”女主人没好气地摔上门。房门关得再紧,也阻挡不了细微缝隙里溢出来的争吵声。

  时间刚过八点,罗佳佳就扯着女儿来到复印店,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地方。可能也就十平米的房间里,复印机,打印机,辅料几乎占满了所有空间。两个露着看不出海绵本色的歪转椅塞在中间,真是插脚不入。邻居女主人叫翠英。这个复印店就叫英子复印店。翠英来到这里,她可没有耐心教三天,而是非常敷衍地说了各种机器的用法,就拂袖而去。

  罗佳佳原地转了好几圈,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拿了烫手山芋,可她没有退路。上高二的女儿说啥也不学,自暴自弃,自己即便付出那么多,都唤不回女儿的懂得,那么,还能比现在更差吗?

  之前家里也有电脑,看到过宋志平操作,简单的表格还行,但专业的表格可就为难了。更不要说复印机,看似简单,但顾客的要求可不是直接复印,还需要放大缩小,调正,正反。且这个还没有鼓捣清楚,下一个顾客又等着了。罗佳佳真不知道,这样不起眼的小店,生意居然这么忙。

  罗佳佳的忙碌,只属于她自己,宋晓洛瘫坐在椅子上,低头沉浸在手机游戏的世界。有的顾客耐心等,有的则着急催,还有的,说些不好听的推门而去。

  罗佳佳一直在说好话:“不好意思,我刚来,还不太会,您再等等,我给您打折。抱歉,这样行吗?如果不行,我再改。对不起,我又弄错了,我再试一下……”就这样弄了一上午,别说钱没有挣几块,纸张着实浪费了很多。

  待到中午,罗佳佳以为可以休息一下,没成想,又来了一拨学生。宋晓洛更是躲到角落里,头埋得更低了。学生很多是要求复印试卷、习题,罗佳佳应对的还行。但终归最不想发生的一幕,还是出现了。

  “宋晓洛,你怎么在这儿?”

  宋晓洛应声抬头,看到是同班同学。“哦,没事。”

  “有什么需要的,就QQ找我哈,我给你传作业。”

  “嗯,行。”这样说着,罗佳佳已经帮她印好了试卷。刚想说不要钱,那同学却放下钱跑了。拿着钱,罗佳佳看到宋晓洛的脸煞白。

  “晓洛,妈妈去买饭,你看着点店。”

  正在这时,又进来几个学生,罗佳佳不得不又开始干活。她的余光扫到女儿,发现她没有玩手机,而是将脸埋在掌心里。

  等到了上课的时间后,偶尔会有顾客来,提出来的要求多了起来,笨手笨脚的罗佳佳挨的骂也更多了。罗佳佳凭借做给女儿看的信念坚持着,一直干到天擦黑,八点多才关门回家。

  虽然累到浑身疼,罗佳佳仍去给翠英报账。她还想问一些特殊的操作方法,盼着翠英能帮她一下。那一晚,罗佳佳又没有催促女儿学习。因为,她去报账的时候,正好看到翠英对待儿子的一幕。

  她儿子小豪大约十岁,好像是上五六年级。平时爸爸忙,妈妈懒,也没人管。但不管是哪个,看到他不顺眼就会骂。昨天好像是孩子没交作业,让叫家长。翠英破口大骂,要不是为了小豪上学,才不会卖掉之前的大房子,买这里的憋屈小房子。听到这里,罗佳佳明白了,原来,小豪一家,就是她一直羡慕的学区房家庭。但小豪和翠英如此相处,又让她很不好受。不是应该珍惜吗?怎么会这样。面对妈妈的责备,小豪仿佛习以为常了。

  看到罗佳佳进来,翠英暂时转换了一下模式,不骂孩子,开始骂她:“怎么一天就这点钱呀,可别想着偷,店里都有监控呢!达不到最低额,连工资都别想拿。”罗佳佳没有回嘴,也想让她多骂几句,出出气,没准一会儿就不跟她儿子发火了。

  再回到家里,宋晓洛倒没有躺在床上玩手机,而是坐在餐桌旁发呆。罗佳佳直接去到厨房煮了素面。晚饭两个人吃得闷闷的。罗佳佳一直在琢磨,难道自己命令女儿做这个做那个的时候,也是那副苦大仇深,不容反驳的模样吗?

  古时候有孟母三迁。罗佳佳不是孟母,但也三迁了。最初的时候,她们小俩口住在集体宿舍,生了女儿后,搬去公婆家。他们小俩口去上班,公婆照顾晓洛,收入稳定,虽有一些婆媳小不愉快,也不影响罗佳佳的心情。但他们对晓洛的溺爱,总是让罗佳佳有点说不出的别扭。事事都代替她做,难道,要人伺候一辈子吗?这话罗佳佳跟丈夫宋志平私下念叨好几遍,但他却说:老人一片好心,咱不能沾着光,还穷抱怨呀!

  正在这个时候,宋志平单位集资建房,罗佳佳小俩口也算有一点点的积蓄,于是,咬咬牙交了首付,办了银行贷款。这在当时,被思想保守的公婆可是一顿数落。那么多利息都白白给了银行,真不会过日子呀!可罗佳佳就想,与其借遍亲朋,惹得大家都不高兴,还不如借银行的,反正工资早早晚晚得涨点吧!

  可未曾想,房子刚住进去,还没高兴几天,罗佳佳的工厂就倒闭了。当时那么不容易进的大工厂,一夜之间,就什么都没有了。失业的罗佳佳看着正在上小学的宋晓洛,鼓足勇气,开始了打工生涯。幸好宋志平在单位做的还不错,收入稳定。宋志平看着罗佳佳一心扑在女儿身上,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尽力地帮衬。晓洛不似往日开心,但总算乖巧学习。

文章标题: 滴答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60-163531-0.html
文章标签:滴答  短篇小说

[滴答]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