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美文摘抄 > 文章正文

新婚第二天,婆婆要老公证明我的贞洁

时间: 2019-03-12 | 作者:左左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本号原创插画|喵喵夏

  嗨,这是左左家连载《袭月记》,本节结尾没有悬念,可以当个独立故事来看。

  前情回顾:

  1.斗不过小妖精,我给老公找了朵新白莲

  2.正妻藏着的制胜法宝

  3.我和女儿唱双簧,老公新宠气的七窍生烟

  4.将计就计,让陷害女儿的毒妇自食恶果

  5.坠入一场精心布置的陷阱

  6.向正妻泼脏水,心机恶女的反间计曝光了

  7.嫁给富二代前,我亲手除掉后患

  01

  夜已深,冯家大院里热闹了一天的喧嚣声,此刻如退潮一般,慢慢散尽。

  袭月依然身着嫁衣,在红烛摇曳的新房里,端端正正地坐着。

  回想这一天,真是恍如隔世。

  一大早,坐上冯家迎亲的喜轿,仿佛开启了另一段全新的人生。

  从此以后,她不再是孤苦无依的少女江袭月,也不再是倍受纪家大太太恩宠的义女。

  而是冯家的新妇,嫡长子冯天宇的妻子。

  冯家和纪家,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南,约莫走了半个多时辰。

  然后,就是大半天的折腾,红盖头下的袭月,只能听到鞭炮齐鸣,人声鼎沸。

  起—拜,起—再拜,起—三拜...像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头人。

  也只是盖头掀开之后,看了一眼她要嫁的男人。

  冯天宇身着绛红色的新郎服,整个人看上去俊逸清朗、英气逼人。

  只是,也就是彼此对视一眼的功夫,就被周围的调笑声打断。袭月调回自己的目光,恢复低眉顺眼的羞涩模样。

  再然后,冯天宇就被人叫到酒席上,没再露面。

  02

  这会儿,袭月恍恍惚惚地想着以后的生活。

  她对冯天宇的了解,只限于婚前在花园的一面之交,以及掀了盖头后的匆忙一暼,再就是别人口中的只言片语。

  俊朗儒雅的外表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会不会爱惜她、珍视她、善待她?

  十七年的有限阅历,袭月所认识到的男人,有深情的,有多情的,也有滥情的。

  其余的呢,袭月知道,有的男人寡情,有的自私,有的凉薄,有的阴毒……

  嫁给不同的男人,就决定了女人不同的命运。

  正想着,只听有脚步声隐隐传来,外间的门帘轻轻一响,有人进来,低声对门口的丫鬟说:“端过来吧!”

  03

  袭月低下头,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微微有些紧张。

  稳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是他,终于回来了。

  “累了吧?”袭月听到冯天宇温柔关切的声音。

  “还好...”她抬起头,烛光下,冯天宇的面容有几分模糊,但那双眼睛,却亮如辰星。

  丫鬟进来,端着一个黑漆的托盘,上面放着一碗银耳莲子羹和几碟点心,毕恭毕敬地说:“少奶奶,少爷怕您饿,特意交代奴婢准备的!”

  冯天宇挥手让丫鬟下去,含笑道:“猜你会饿,新娘子,肯定不好意思要吃的!”

  还真是,这一天,从早折腾到现在,本就累得够呛。

  这乱糟糟的环境,人来人往,全是陌生的面孔,也吃不下什么东西,袭月早就饥肠辘辘了。

  他还挺细心,知道众目睽睽下她肯定拘束,所以提前准备,安排在睡前,外面清净下来后,才让丫鬟给她拿来吃的。

  04

  袭月低头喝了一口银耳莲子羹,清甜滑腻,甚是可口。银耳都融在了羹里,可见熬了不少时辰。

  冯天宇在袭月身边坐下,把她鬓角的一缕头发,轻轻拨到了耳后。

  袭月的脸,瞬间红了,她还不习惯和冯天宇的肌肤接触。

  “再吃点儿点心...今年新摘的桂花,尝尝!”冯天宇伸手拿过一块桂花糕,喂到她口中。

  浓郁的桂花香,但…袭月那里还吃得下去,只觉得一张脸烫得厉害。

  两个丫鬟进来,端来温热的水,伺候袭月和冯天宇洗漱。

  一应事毕,冯天宇交代:“你们都下去吧!”

  帘幕低垂,朱门紧掩,一室寂静,只剩下他们俩。

  触到冯天宇灼灼的目光,袭月羞涩地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冯天宇轻轻托起袭月的下巴,久久地凝视着面前这张脸。

  白皙娇嫩,明艳动人,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剪水瞳孔,晶亮清澈。

  如云般的发髻,插着一支好看的步摇,更衬得她妩媚俏丽。

  “袭月,你真美!”冯天宇喃喃地说着,情不自禁把袭月拥在怀里。

  “那日花园一见,我就念念不忘,发誓一定要娶你为妻…现在,终于做到了!”冯天宇俯在袭月的耳畔,低沉又深情地说。

  然后,他侧过身子,吻住了袭月柔软的嘴唇。

  05

  红烛摇曳,缱绻缠绵,一室的旖旎温柔。

  东方破晓,冯天宇早早醒来,蹑手蹑脚地穿戴整齐后,才唤袭月起床。

  按照规矩,新婚第二日,新妇要给家里的长辈挨个敬茶。

  昨夜的温存气息似乎还弥漫在房间内,一早看见郎君,袭月面色潮红,内心却有着朦朦胧胧的喜悦。

  冯天宇一边等她,一边简单介绍自己的家庭成员。

  冯家人丁兴旺,冯光耀有一妻三妾四房太太,育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

  冯天宇是大太太韩蓉所生,他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均已出嫁。

  袭月急忙起来,梳洗完毕,盛装打扮。在冯天宇的陪同下,出了门。

  06

  看到长辈们已端坐堂前,袭月疾步上前行礼。

  公公冯光耀和婆婆韩蓉在正中间就坐,冯光耀魁梧健壮,面容中带着几分慈祥。倒是婆婆,一张脸瘦削刻板,看起来很是凌厉。

  接着,是二姨太杨芸熙,杨芸熙三十多岁,却依然美艳。她接过袭月手里的茶,亲昵地对袭月说了几句客套恭维话。

  三姨太柳昔若,是个落魄的书香世家女,因家道中落,不得已才嫁到冯家为妾。此刻,她带着一份清高和疏离,对袭月淡淡笑了一下,并无多言。

  四姨太楚凌寒最年轻,听说是冯光耀从江南带回来的,二十多岁的模样,娇俏活泼。她端详着袭月,开玩笑道:“瞧瞧这沉鱼落雁之容,怪不得我们大少爷非你不娶呢!”

  07

  一圈茶敬下来,长辈认完。又有年长的婆子给她介绍平辈的兄弟姐妹。

  二姨太生有一子一女,冯天豪和冯青珊。

  冯天豪比袭月还大一岁,长得和冯天宇有几分相似,但没有冯天宇的沉稳儒雅,油头粉面的,给人一种轻浮纨绔的感觉。

  十四岁的冯青珊,倒是娴静温婉,介绍到她时,微微屈膝:“大嫂好!”

  三姨太柳昔若未曾生育,四姨太楚凌寒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儿冯青盈八岁,儿子冯天鹤六岁,都生得白嫩可爱,伶俐乖巧。

  一一认下来,袭月面带微笑,或点头示意,或屈膝还礼,或夸赞几句,恭敬端庄,滴水不漏。

  08

  一大早忙完,用过早饭后,这一天便闲适下来。

  因着是新婚,冯天宇没有出门忙铺子里的生意,而是被特批在家陪妻子。

  袭月回到自己房里,换了家常的衣服,卸掉多余的钗环,想让冯天宇带她在院子里走走,

  冯天宇欣然应允,两个人缓步前行。冯天宇轻声介绍着家里的情况。

  袭月这才知道,冯家曾祖之前,一直走仕途。到了曾祖那一代,卷入一宗官司,被罢官抄家。

  曾祖去世前留下遗言,冯家子孙,可以读书,但再也不要参加科考。

  然后,从冯家祖父那一代开始经商,茶叶、瓷器、丝绸...经过三代的积淀,生意遍及大江南北,家底颇丰。

  也是,袭月这一趟走下来,只觉得冯家比纪家还要气派。

  不知不觉走到花园,正是中秋时分,各色菊花争相开放,姹紫嫣红。没有秋日的萧瑟,反倒有几分春日的热闹。

  袭月喜欢花草,不觉就在花圃里流连良久。

  冯天宇看到新婚的妻子,身穿淡红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长裙,妩媚灵动,流盼生辉,端的是人比花娇。

  09

  郎情妾意间,一个丫鬟突然匆匆过来,对冯天宇说:“大少爷,太太唤您过去!”

  冯天宇心情很好,笑着对袭月说:“一起去吧...娘叫我们干什么?”

  丫鬟垂下眼睑,小声说:“太太说...只让大少爷您一个人去。”

  冯天宇脸色突变,眉头紧皱,却还是强颜欢笑,温言交代袭月:“你先赏花,我去去就来...”

  冯天宇走后,袭月有些忐忑,新婚第一天,婆婆单独把夫君叫走,能说什么事呢?

  来的时候,他们俩嫌碍事,也没带丫鬟。

  此刻,袭月独自一人,缓步向花园深处走去。

  10

  花木扶疏中,袭月依稀看到几个丫鬟婆子正在忙活,就不动声色、轻轻悄悄地走了过去。

  新婚的她,肯定是这两天的话题中心,袭月想从这些下人嘴里,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果然,花影深处,袭月听到一阵嬉笑声,夹杂着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大少奶奶长得真好看...”

  “那当然,不然大少爷也不能绝食三天,逼得老爷和太太同意娶她!”

  绝食?袭月心里一惊,急忙隐在一棵高大的柳树后面,侧耳细听。

  一个小丫鬟不解地问:“老爷和太太刚开始为什么不同意啊?少奶奶听说是纪家的姑娘,也算是门当户对啊。”

  一个婆子接过话:“少奶奶是纪家大太太的干女儿,可不是正牌小姐...”

  她压低嗓子:“说是干女儿,听说最初是准备给纪家老爷纳的妾,不知道怎么的,后来成了义女...不清不楚的,谁知道背地里有什么勾当...太太是怕少奶奶不清白,才不同意的,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拗过少爷。”

  又是一阵嘀嘀咕咕,她们继续说着什么,袭月却完全听不下去了。

  只觉得一股难言的酸涩,涌上心头。

  原来,冯天宇娶她,费了这么多的周折;而清清白白的自己,居然被猜忌得如此不堪。

  11

  袭月转身从花园出来,径直往大太太的院儿走去。

  太太让冯天宇一个人去见,那她可以不进去,在院外等着。

  直觉告诉袭月,太太叫冯天宇过去,肯定和自己有关。

  她要知道真相。

  袭月在院门外徘徊了一刻钟,看见冯天宇出来了。

  他倒是一脸轻松,面带喜色。看到袭月,先是一愣,然后一脸得意:“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袭月抿嘴一笑:“娘找你,可是有什么急事?”

  冯天宇踟蹰片刻,支吾道:“没...就是说说家里的生意...”

  袭月见状,没再接着问,两个人便相携回房了。

  12

  冯天宇先一步进屋,若无其事地走到里间,袭月不经意一瞥,看见他把什么东西塞到了枕头下面。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袭月已经心如明镜。

  那是昨天洞房花烛夜,她落红的帕子。

  按说这种事情,大太太只需把伺候他们晨起的丫鬟叫过去盘问即可。

  她之所以这么兴师动众地把儿子叫过去,无非是心存疑虑,想多问一些细节。

  那一刻,袭月只觉得内心充满了委屈和羞辱。

  她走过去,直视着冯天宇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只是冯家的义女,没有过别的身份…”

  冯天宇愣了一下,意识到袭月什么都知道了。其实,他瞒着她,原也只是不想让她多费神。

  他把袭月拥在怀里,轻声说:“我信你,一直都信!”

  五味杂陈,袭月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

  冯家人口众多,各种关系盘根错节,勾心斗角免不了。

  而现在,婆婆还介怀她的出身,这种一开始带来的成见,往往根深蒂固,不容消除。

  需要她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日久见人心。

  好在,短短的接触中,袭月已经笃定,冯天宇对她是真心的,他会爱惜她,维护她。

  有了他的支持和呵护,她就有勇气在这偌大的、陌生的院子里,存活、成长、得到认可。

  本节完

  往期精选

  被家暴住院,自私姑姑跪求我别离婚

  换新衣服啦,喜欢就点个好看

文章标题: 新婚第二天,婆婆要老公证明我的贞洁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0-222124-0.html
文章标签:贞洁  第二天  新婚

[新婚第二天,婆婆要老公证明我的贞洁]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