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在山之阿

时间: 2019-03-12 | 作者:梦想距离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我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是谁,这葱茏碧绿的世间,仿佛独我一个。我戴着随手折来的花朵,照着随处流动的泉水,恍惚着影子,空洞却并不孤寂。“你是谁?”回过头,我看见了一只大得出奇的赤豹,它居然能口吐人言,奇怪的是我并不害怕,倒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友一般。它说它叫晏,是山里的灵兽,可是我并不记得自己叫什么,更无法告诉它,只能默默的盯着它看,直到看得它浑身不自在,炸了毛,那个样子真得是可爱极了,如果不是第一次相见,我可能会抱着它撒娇。“既然你不知道你叫什么,那我便帮你取一个名字吧!”晏高昂着头,我竟然有些期待,它会叫我什么呢?“之阿吧。”我看着它眼睛里闪过的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之阿,之阿……”确实挺好听的。“我有名字了,我叫之阿。呵呵……”笑声逐渐加重,惊起了枝头的鸟,落下的几片树叶,凌空飞舞,在疏疏密密的阳光下,格外晃眼。之后的日子里,晏带着我到处游荡,我看过东山的日出,也看过西山的日落,我看过山脚的花开,也看过山顶的叶落,大部分时候我自己走,小部分时间我坐在晏的背上,它似乎不知道累,总是带我跳过悬崖攀上峭壁,吓得我面容失色,它才洋洋得意。后来,我们遇到了文狸,我听晏唤它予,听它们的交谈,应该认识很多年了,它对我也很好奇,时不时凑过来嗅嗅,我一度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令人厌恶的味道,过了很久才在它忸怩的神态中得知,它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气息而已,以至于它常常窝在我的怀里不肯离去。我想我是个奇怪的人吧,认识的动物会说话,走过的山路永远在转圈,更奇怪的是,我好像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原本我是不知道的,直到有一天,我看见曾经那个满山奔跑的小孩子长成了白发佝偻的老者,而我却一如当初,我以为我是妖怪,晏说不是,一场无所谓的争辩之后,我失神的望着天,那我是什么?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晏忽然保持着警惕的状态,予凶相毕露,我从来没有见过它们这样,从来没有,我害怕,如果他不走,我也不走,晏会生气的把他撕成两半。脚步慌忙,歪歪扭扭,没有方向,我一路向前跑着,一步接着一步,幸好晏他们跟上来了,不幸他也跟上来了,只是山路崎岖,省了我不少忧心。 “你在想什么?”就在我想要开口问晏,为什么它变这样的时候,他反倒先问起了我,我在想什么,是啊,我在想什么。我摇头,恍然间心口一阵剧痛,皱起的眉头像是解不开的结。“以后不准你再见他。”这是予说的,说完它还舔了舔它的爪子,我不明白,平常可爱如猫的予今日里亦格外不同。“好。”这是我说的,却又不是我说的。我的眼睛盯着来时的路,那里除了风吹过树梢的影子,别无其他,连平日里常见的鸟兽都不见了踪影。 那段时日里我兴致乏乏,除了辗转反侧,再没有出门一步。直到某一天,晏跟予都出去了,我才偷摸着去了那天遇见他的地方,除了他,什么都在,包括晏和予。“我们知道,你终究还是会来的。”我有些心虚,我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违背了自己对最好朋友的誓言,想要张嘴解释,却哑口无言。“唉……”一声长叹,夹杂着难以言表的悲哀。“之阿,你当真想不起来你是谁了吗?”声音撞进灵魂深处,闷疼不已。我只看到光亮,在黑暗的上方摇曳,可望不可及。忽然间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打破了这一份平静,吸引着我游过去。不,应该说是吸引着我们游过去。我只看到那跳动的红色,无比诱人,再后面……“呕……”我努力的吐着,却只是干呕。“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是谁?”我疯狂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予拱着我的手,企图阻止我,而晏残忍的说起了真相。原来,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只是我脑海里的影子,而我,才是他。在那之前,我只是汨罗里一条庞然大鱼,以游鱼和无辜溺水者为食,连打渔的老者见了我都避之不及。何曾料到,自从他跳了江,而我阴差阳错食了他的心之后,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我渐渐的变得不再是自己,我不记得我的事也不知道他的事,直到有一天,我离开了赖以生存的水,开始日复一日的困在这深山的牢笼里,世人见我长久不衰,进而称我为山鬼,却独独早已忘了那个曾经想要护他们周全的楚国大夫。“呵呵呵……”晏说他跟予约好,如果我是那么放下,那应该让我知道一切,只不过知道一切的那个时候的我面目狰狞,连他都有些害怕,所幸我还是缓过来了,我开始不在乎自己是谁,曾经发生过什么,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仍旧成日里跟晏和予一起,在山间行走着,看看花,看看草,有时候嘟囔几句自己也听不懂的话……“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文章标题: 在山之阿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138-0.html
文章标签:山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