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伏庭安

时间: 2019-03-12 | 作者:梦想距离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冈底斯山脉如同巨龙一样俯卧在西藏西部阿里广阔的高原上,连绵不绝的雪山是它狰狞的背脊,而这巨龙的头,冈仁波齐,被多个宗教信奉为神山的大山,像是一座大金字塔,耸立在阿里普兰的高原上。而此时,一个模糊的人形黑点,跋涉在这连天的风雪和广袤的冰原构成的白色世界里。1.我上一次见到伏庭安,是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里,咖啡豆的香气氤氲在静谧的空气里。我放松地瘫在椅子里,享受着老友再见的惬意自在,他转头望向窗外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若有所思。庭安这个名字来自于他的父亲,取自“家庭和睦,国泰民安”之意。作为一个驯鹰世家里少有的大学生,他身上的书卷气掩盖了来自大草原的迅猛强悍,而在他彬彬有礼温文尔雅的气质下,他的目光总是如鹰般锐利。“心里有事?”我端着拿铁,轻轻吹去咖啡杯上的热气,望向他本应有神但是却充满雾气的眼睛。“我朋友的母亲病了。”他将目光从窗外拉回来,“你认识什么名医么?”“我去哪儿认识名医啊,你朋友没带他妈妈去医院?”“全国各大医院都跑过了,没用,连症状都没缓解。”他的声音很低,像是叹息。“尽人事安天命吧,生死这种东西,没什么办法的,”我侧过头,上下打量着他,打趣道,“这么上心?丈母娘病了?”“不是。”他起身。“诶别走啊,咱俩好不容易见一面。”我话音未落,他已经转过身去,“急着去干吗啊。”“上香,”他头也不回,“去祈福。”当时我只是疑心我哪句话说的不好,但是我们相知多年,我言语也并没有什么很不妥的地方,我也就再没有放在心上。可后来每次想起我们这次简短的见面,我总怪自己后知后觉。2.是庭安的母亲得了一种怪病,刚开始是体弱无力,后来发展到浑身冰冷,呼出的气都带着冷气。伏庭安带着她去了全国几乎所有的知名医院,可是所有医生都没查出来这是什么病,她母亲的生命体征也一切正常,让他安心带着母亲回家休息。可到后来,庭安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人整个瘦成了皮包骨,而且身上奇痒无比,像是有蚂蚁在血管里爬,挠出血都不管用。他是真的有些走投无路,可是这个如鹰般孤傲的青年也不想他的朋友为他和他母亲担心,毕竟医生都没什么办法,他的朋友作为一个普通人又能做些什么呢。最后没什么办法,他只好去雍和宫向神佛祈福许愿,希望她母亲能够健康起来。这一去雍和宫不要紧,他遇上了一个云游至此的大喇嘛。大喇嘛云游四方,这一次累了才在北京稍作停留,权当修整。在雍和宫纷繁缭绕的烟火里,大喇嘛注意到了这个每天都来这里虔诚祈福的俊朗青年。大喇嘛之前是个藏医,他主动找到伏庭安的时候,庭安最开始只是把他当做了一般的江湖骗子,并没有理睬。“可是施主把令慈的症状告诉我,也并无大碍啊,我真的不是江湖骗子,我又不收施主的钱财。”庭安看大喇嘛慈眉善目,加之喇嘛言语真诚,便把母亲的病情告诉了他。“施主的母亲是否曾在高原或者大草原上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大概十几年。”“施主母亲隆冬时节是不是常在室外活动,比如上山打柴之类的重活?”“正是。”伏庭安的语气里充满了藏不住的惊讶,“先生有治我母亲的方法?”“令慈的病像是中了寒毒所致,经年日久,寒毒入骨,施主若是信得过我,我这里有几味藏药,你拿回去给令慈煎服,瘙痒的症状应该能有所缓解,但是要彻底治愈,怕是有些难。”大喇嘛面露难色,“我尚且还记得的几个古方子里,倒是真的有可治愈入骨寒毒的,但是这药引子需得用十世的鹰条白。”作为常年和鹰打交道的驯鹰人,伏庭安真的听说过这鹰条白。鹰条白,说起来文雅,其实就是鹰拉的带白头的粪便。它可以入药,养颜去皱,据说以前慈禧脸上敷的,一味主料就是鹰条白。大喇嘛说,他要的鹰条白,是中国西藏和印度、尼泊尔的交界处,那里特有的巨鹰,而且要找到十世以上的巨鹰巢穴,用那个鹰条白才管用。据大喇嘛说,他曾看过的那个古方来自于半本残缺的古籍,这半本古籍的内容还有些神神道道的,有些方子确是治病救人的奇方,可有些方子一看就是胡说八道,这治愈寒毒的方子最后能否生效,他不敢打这个包票。这种巨鹰是西藏的神使,天葬台最顶级的送葬人,西藏大活佛,大喇嘛,死后都要把尸体献给巨鹰,让巨鹰带到佛国里,所以它的粪便最温养人,别说寒毒,就是被活活冻死的人,都能救回来。这类半传说半真实的故事,庭安小时候听他父亲母亲说过不止一次,听到自己曾经的睡前故事从眼前的大喇嘛口中说出来,庭安总是心中荡漾起别样的暖意。那故事里面振翅便可引发暴风雪的生物,总是活在传说里口口相传的生物,真的存在吗。3.“传说中的巨鹰应该是藏区最强大的生灵了,它牢牢盘踞在生物链最顶端,凶残无比,力量之大甚至能抓起牛羊飞走。但是巨鹰却通人性,会救人。它如果看到有人要冻死在雪山上,就会飞下去,用翅膀覆盖住人类,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人类,一直到救活他。”“为什么呢?”“有人说,这是因为大雪山深处有不少修行者,修行者在密宗洞里闭死关,一旦出关,便是摧天撼地,法则通天,他们庇护了巨鹰,所以巨鹰也同样庇护人类。但是,巨鹰的这份善意,也成为了它最大的弱点。因为在自然界,有许多鸟儿都喜欢搜集亮闪闪的东西,譬如乌鸦,就很喜欢搜集金沙,它们会把金沙藏在巢穴里,所以啊,在金沙比较多的地方,如果你找到一个乌鸦巢,有时候甚至能找到一大把金颗粒。不过最喜欢搜集宝贝的,还是巨鹰。而且这鹰越大,眼光越高,叼的东西也越好,它们翅膀一扇,这天地间便没有它不能去的地方,世间那些异宝奇珍,尤其是那些会反光的各种珠宝,是它们的最爱。而且这巨鹰世代居住在一个巢穴里,这个巢穴里往往积累了几代乃至几十代鹰捡来的宝物,若是真的有人能遇上这样一个巢穴,拿到那些宝物,这一辈子就吃喝不愁了。不过巨鹰巢建在万仞悬崖上,群峰之巅,人们根本不可能上去。”“那人们怎么寻宝呢?”“时间到了,该睡觉了,明天再讲。”“不嘛不嘛,阿妈给我讲完,讲完我就睡。”“有一个用命换财的法子。那个法子是,先杀一匹马,把马肚子里掏空了,人赤裸藏在马肚子里,中间用线缝上,然后让人抬到雪山上,随便扔在地上。人这时候在马肚子里装死,不发出一点声响,巨鹰看到一匹死马躺在雪原上,它就有可能把死马给抓走,丢到巢穴里,喂给刚出生的小鹰。人在鹰巢里等到巨鹰飞走了,就从马尸里出来,把金银财宝全弄到自己身上,给山下发个信号,从鹰巢里跳下来,让人们从尸体上拿走财宝。这个百试百死的法子,还是最理想的情况。更多的可能,是冻死在了马尸里,尸体和马尸凝结在一起,分都分不开;或者在飞往鹰巢的途中,马尸裂开,人掉下来,摔碎了;甚至在鹰巢里被小鹰给活活吃掉。”“啊?真恶心。”“快睡吧。”母亲的微笑逐渐模糊。    伏庭安睡沉了,手撑不住头,身子往前一倾,从幼时在床边听母亲讲故事的梦里醒了过来,前几天他将信将疑的将大喇嘛给的几副藏药给母亲熬好,自己以身试药之后,最终安心给她服下。一连几天,他母亲都在吃大喇嘛的药,这大喇嘛的确有些水平,他母亲服完药之后,身上不那么冷也不那么痒了,症状减轻了很多,而且入睡的比之前都要快。他望着母亲熟睡的脸,一如幼时母亲在床边望着熟睡的他。4.当一个人走投无路,万念俱灰之时,也许才可以理解“飞蛾扑火”这四个字的含义,就像是将要渴死之人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绿洲,在绝望的沉重的黑暗里,任何一点光芒都会成为一个人紧紧攥住的救命稻草。

文章标题: 伏庭安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139-0.html
文章标签:伏庭安

[伏庭安]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