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疾驰而过的地铁

时间: 2019-03-12 | 作者:6489494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程小树的肚子已经8个月大了。圆滚滚的,像个皮球。下班回家的周城皓带着一身酒气,一脚揣在程小树的肚子上,啐了一声,“啊呸!你这个贱货有什么资格怀我的孩子?!”程小树捂着肚子痛得呼救。看她脸上流露出无奈、痛苦又悲伤欲绝的神情,周城皓倒觉得痛快。任凭地上血流成河,周城皓看都不看一眼就回了自己房间。宿醉的后果,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一出门就被客厅的斑斑血迹吓了一跳。昨晚上的画面像是放电影般在脑子里走马观花地过。他记得自己喝醉了,回家的路上又想起之前的事,愤怒不已狠狠踹了程小树一脚。事实上,应该是真的。一出房门周城皓就被隔壁的牛大爷拎着衣领拽去了医院,硬拉着跪在地上。躺在床上穿着病号服的程小树很是平静,好似流了孩子的人,不是她。“人没事已经是万幸,不过孩子没了,都是你这个畜生做的好事!”牛大爷气不过,抬腿踹了周城皓两脚。对于周城皓和程小树夫妻俩关系不和,已经是街坊邻居皆知的事情。程小树性格温柔,恬静,反观周城皓则是脾气火爆,邻居们都劝他你有个好老婆,应该要好好珍惜,对于这些话周城皓向来不放在心上。“牛大爷让您费心了,我已经没事了,您也别难为我老公了。”病床上的程小树嗓音还是有些虚弱。“唉……小树啊,你就是脾气太好了,孩子都8个月了,就这么没了,你不心疼?”自己的骨血。怎么能不心疼?程小树看了一眼被迫跪在地上一脸不情愿的周城皓,眸光染上几分楚痛,“可是,我爱他。”太爱了,竟然连责备一句都不肯。2、程小树流了产,元气大伤,医生不让出院,呆在医院的这一个月,周城皓一次都没来过。每天查房的护士都看不下去,有一天忍不住替程小树打抱不平,“你这什么老公啊,你流产这么长时间也不见他露个面。”程小树笑着道,“他工作忙。”程小树出院那天,自己去办理的出院手续。路过花店,买了一束桔梗花。花香清透,这是程小树最喜欢的花。只因花语是“永恒的爱”。回到家,就接到周城皓打来的电话。那端声音凉凉的有些轻蔑,“你还活着吧?”程小树敛下眉眼,轻轻地“嗯”了一声。“我桌子上有份文件忘记拿了,你给我送过来。”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周城皓现在是一家公司销售部的经理,落下文件是常有的事情,每一次都是程小树给他送过去。可能是因为心里总觉得家里有个人在,落下文件也会有人过来送,所以才愈发肆无忌惮。通常情况下从家到公司,坐计程车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这都半个多小时了,程小树还没过来。周城皓刚想打电话催促,冷不丁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挂了电话之后他手都在发抖,指尖冰冰凉,随而却像个疯子般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怎么可能,程小树怎么可能死了哈哈哈!”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自己浑然不觉。3、程小树是真的死了。在来时的路上出了车祸,计程车同一辆疾驰而过的大卡车相撞。司机和程小树两个人当场身亡。丧事是几个邻居凑钱给程小树办的,周城皓这个做丈夫的,面都没露。街坊邻居都在议论,说周城皓是个负心汉。可再也没人见过周城皓。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又是一年秋风起。霜叶齐飞,清晨的寒露浓重,墓地的碑面上白茫茫的一片。一束紫色的桔梗花放在其中一块墓碑前。胡子邋遢的男人,从口袋摸索出烟盒点了根烟,两指夹烟,含着冷风,吸了口烟,又缓缓吐出。猩红的光亮忽明忽暗。青白色的烟圈滚落到墓碑的照片上。照片上的女人,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皮肤白净,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依稀还是眉清目秀的姿态。仍然记得,六岁那年,扎着两个牛角辫的姑娘扯着他的衣袖,奶声奶气跟在他屁股后头道,“城皓哥哥,我喜欢你呀……”他嗤之以鼻,“我不喜欢你。”十六岁那年,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姑娘,眉眼已经长开,红着脸递给他一封情书,“周城皓,我还是很喜欢你……”他继续嗤之以鼻,“程小树,要我说多少遍,我不喜欢你!”二十六岁那年,他被父母逼迫着同心爱的姑娘分手,又被逼着娶了程小树。婚礼的那天她穿着洁白婚纱,于光景明灭间挽着他的手臂一字一句在神父面前宣誓,“周城皓,我爱你。”他仍旧嗤之以鼻,并未给她任何承诺。三十六岁那年,她出车祸永远离开了人世。人人都说,程小树贤惠,温柔,大方,淑女,娶了程小树是他的福气。周城皓却常常在想,如果没有当初的结合,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的悲剧?想了好久,他想不出答案……心里有个很强烈的念头在叫嚣着,只是他自己不愿承认。狠狠地吸了两口烟,将烟头摁灭。升腾的烟雾,在冷风中,最终化为了清寂。4、橘红色的车灯伴随着鸣笛声渐行渐近。周城皓就那么站在马路中央,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动不动。被车撞飞的那一刻,他的心里突然觉得安详,好似得到了某种解脱。小的时候,他喜欢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有个红着脸的小丫头总喜欢偷偷在他睡着的时候亲他的脸,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喜欢你,周城皓。”结了婚之后,也总喜欢在他睡着时亲亲他的脸,同小时候那般,带着羞涩在他耳边小声道,“我爱你,周城皓。”一遍又一遍,日复一日。就这么在他耳边,循环了三十多年的日日夜夜。她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都知道。曾经有人对他说,爱一个人之后一定能一夜梦醒不觉遥。那么现在他要长眠了。

文章标题: 疾驰而过的地铁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148-0.html
文章标签:疾驰  而过  地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