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解脱

时间: 2019-09-10 | 作者:1兴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一

  “你去那里不是想自杀吧?”

  “你能不能别废话,赶紧开你的车!”

  “我带你去自杀,那我算不算杀了人,跟刽子手也没啥区别,只是把刀递给了你!”

  那并不是自杀,是解脱,死了就会解脱。

  前面这个送我去解脱的人,说话有点文绉绉的,似乎有些不情愿,这让我有点愧疚。

  我什么也没说,瘫软着靠在车窗上,车窗不停地敲着我的脑袋,当当的响,声音大小不定,声音大了也会很痛。

  如果脑袋先着地,是不是只会感觉到一秒的疼痛,甚至更短?

  “为啥想不开啊?跟我说说呗。”

  他又开口了。我没想到路上会碰见嘴很碎的人,否则我会带着针线。

  “失恋了?被渣男甩了?”

  “不是……”

  不知不觉裙子被我扣了一个洞,我突然觉得针线是自杀路上一定要带的,不仅可以缝裙子,也可以把我的嘴缝上。

  天上的星星像是在说着什么,嘴巴一张一开就闪一下,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他们连在一起,有的像狮子,有的像射手,还有的像刽子手,跟师傅一样没完没了的说。

  “你做什么的?”

  “我兜里就一百块,你要是绕远的话,我可没钱付你!”

  “没事,带你最后看看这个世界。”

  我的眼皮与他作对,遮住了在天上说话的星星,令人讨厌的是它们的光影留在我的眼皮上,闭着眼也看得见。

  车子拐了个弯,我的脑袋只离开了车窗三秒,腾空砸向了车窗,梆的一声,并没有让我解脱。

  转弯之后的车速一直很慢,像是被蜗牛拉着,把我的解脱时间拉的很远,很远,我好想痛快一点,远离这个嘈杂的世界。

  “你能快点嘛!”

  “好……那你平时做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

  “写小说……”

  “什么小说,我挺爱看小说的!说不定我还看过呢!”

  “什么都写……但你肯定没看过,就没几个人看过。”

  “你这有点厉害哦,什么都写!”

  他的关注点有些奇葩,我说的重点明明是没几个人看过!

  我没再回答,他还想说什么,张开嘴又咽了回去。

  车速让解脱飞速靠近我,这反而让我有了一种说话的欲望,似乎现在不说就没机会说了。

  “你讨厌大便吗?”我问他。

  “大便?哈哈!”

  司机笑了笑,那些笑压在他的脚上,把油门压得更低。

  “不讨厌吧,我每天都能看见它!”

  “我就很讨厌,它很臭,也不好看,看见它们我会反胃!”

  “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看不到它,它反而让你很难过,比如接下来会便秘!”

  “我的小说跟大便一样,很臭,没人喜欢看,包括我自己,甚至他们看了还会骂我拉的大便太臭了!我不想写了,写出来也是大便,别人看见也会反胃,也会被冲在马桶里,我不想写了,我甚至觉得浑身都是大便的味道,你闻到了吗?”

  他没说什么,如同闻到了大便的味道,屏住呼吸的同时闭紧了嘴,专注的开车。

  “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吧,那里我去过,比较适合跳崖,保证万无一失。”

  他的话让我愣住了,我坐正身子,迎接马上就会到来的解脱。

  “好啊!”我说。

  他笑了笑。

  二

  “你觉得你的小说像大便,我觉得我自己像大便!”

  “什么?”

  司机说了两个大便,把我从跳崖的思绪中拽回来。

  “我想你一定了解那种感觉,像是被人们抛弃了,像是社会拉出来的大便一样!”

  “对,我的小说是大便,我也是。”

  “我以前是一名老师,教语文,我喜欢上班上的一个女生,她叫赵丽丽……”

  他像写小说一样起了一个故事的开头,我的耳朵自己竖了起来。

  “当时鬼迷心窍,因为她太好看了,我以为她也喜欢我……”

  “然后呢?”

  “记得有一次植树,第一天去山上挖坑,我把她叫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想要跟她做那种事,她不干,还骂我臭流氓!我说你不是喜欢我的吗?她说不是……她只是想让我对她好一点而已,这样也许可以得到保送大学的机会……我气坏了……”

  司机把车停在了路边,路灯把没有开灯的车内照的一清二楚,他无力低下头,如同熄火的出租车。

  车里的空气突然有股要被强奸的味道,还有一把凶器的金属味,上面即将沾满我的血。

  车内的静悄悄把每一秒都拉的很长,死亡下一秒就会袭来的感觉。是死亡,不是解脱,我的手下意识的摸向车门。

  “我强奸了她,她大声喊,我就捂住她的嘴,她反抗,我就把她捆起来,完事之后我害怕了,我怕我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我怕我后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真的怕,怕到哭了出来。”

  说着司机的眼泪就掉到他的裤子上,瞬间那滴眼泪就消失了,只在裤子上留下一块深色的斑,像是一个人跳崖,摔在悬崖底一摊血。

  “我把她嘴堵上扔在山里,等学生们都走了之后,我回到山里,找了一个比较大的坑一直挖一直挖,直到挖出她那么大的地方,然后就把她放了进去……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她的样子,她害怕极了,抖成一团……”

  车门并没有开,死死的锁着,我开第二次车门时,还是一样死死的锁着,我这一坨大便似乎要被奸杀,那些不喜欢我的人,当他们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拍手叫好,然后将我遗忘,如同一名死刑犯的枪决。

  司机又停了一下,继续说。

  “我也害怕极了,最后我还是把她埋了,现在想想,也许我应该跪下来求她原谅我,才能消除我心里的罪恶……第二天,那些树种上之后,大家才发现她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她被埋在了树下……”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出租车和我和他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那是要被这个城市活埋前的安静。

  “走,带你去那个悬崖!”

  司机擦了擦眼睛说,接着引擎声突突突的响起,椅子使劲推着我的后背,风景开始变得模糊,一切都甩在身后。

  我感觉得到,将会有一个没人知道的结局,是这个世界想要的遗弃。

  三

  盘山路上没有路灯,车灯照着路两边的树,它们从远方拍向我,像是被埋起来,也像是掉下去。

  “下车吧,到了!”

  师傅把车子停下,顺着车灯指着的地方,我看到前方路边的几块大石头与天上的星星在一起,而路到那里就没了。

  “别报警,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死了。”

  “放心,我不会的!”

  司机回头冲我笑,这是他第一次回头,眼睛眯起来的慈祥让我忘了他曾是个老师。

  我的手哆嗦的伸向了门把手,它怕了。

  “你要是不想死,可以回来找我,我在这里等你,免费送你回去!”

  “我不要!”

  “也许明天你写的小说再也不臭了呢,这很有可能啊!”

  “没可能!”

  车门这一次打开了,山上的空气从门缝钻了进来,窜到我的裙子底下,像是一只冰凉的手伸了进去,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司机点上一根烟,刺鼻的味道让我赶紧下了车,很用力的关上车门,最后一次关车门,我不能再让别人小看我,嘭的一声,我希望我的脑袋也可以这样用力的撞击在石头上,速度很快,还没觉得痛苦,就解脱了。

  “如果有人替你去死呢,你会珍惜明天吗?”

  “我不是自杀,是解脱!”

  “结果不都是一样吗?”

  我没理他,走到车前。

  车灯把我的影子铺在路上,很大,大的上半身印在星空里,下半身的样子如同一坨大便,这个大便有一双腿,正在朝着悬崖走去。

  到悬崖的距离目测有一百多米,腿走的有些慢,幸好司机停的远,要不然站在悬崖边犹豫,一定会被鄙视。

  “呜~呜~”

  这时后面想起了引擎声,司机不是说等我吗,怎么这就走了,我回头看。

  随着滋滋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车子向我飞奔,我下意识的靠边躲开,司机正笑着用他夹着烟的左手向我左右摇摆,是再见的意思吗?

  出租车在我面前飞过,车胎把路上的石子远远的扔向车后,引擎的转速一直在提升,直到脱离地面还能听见加速的咆哮,那一刻感觉它会展开车门,变成翅膀,飞出地球,逃离这个世界。

  他飞了半秒,不知被什么拽了下去。

  “嘭——”

  我赶紧跑到悬崖的边上,出租车正在下面燃烧着自己,火光把周围的石头和树照的通亮,一团篝火一样。

  慌忙之中我拿出手机拨打110。

  “出租车飞到悬崖下面了!”

  “你在哪?”

  “我不知道,司机带我来的!”

  “司机呢?”

  “在出租车里!”

  我听得出来,电话另一端的那个人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像我一样。

  我杀人了?看着熊熊的篝火,我问自己。

  司机带我来解脱,否则他是不会来这里的,和他说的一样我像个刽子手把刀递给了他。

  然后杀了他!

  四

  王警官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我想去自杀,没想到他先开车跳了崖。

  他满脸的不相信把我送出警局。

  第二天王警官又找到了我,问我司机在路上说了什么。

  我说没有。

  他说司机叫王川,之前是市里第二中学的骨干教师,一直担任班主任,但不知为何九年前突然辞职了,大家都以为是因为班上丢了学生而内疚才辞职的。

  他死了,像大便一样被冲进了马桶,即使有味也闻不到。

  不知为何,我不想说。

  又不知为何,两天后,我找到王警官,司机说的话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他,这些话如同炸弹一样炸了警局。

  他们载着犯人一样开警车把我带到了悬崖的下面,周围一片绿色的杨树不停摇头,那些树有几层楼那么高,站在下面能看见满天摇晃的树叶。

  太阳狠毒,把出租车和司机晒得很黑,黑的分不清哪里是车头,哪里是车尾,如果不是他坐在车里,我根本分不清。

  “头,这怎么找啊,不能把每个树都挖出来看啊。”

  “那也得找,先去看看,想办法。”

  我这才知道他们是带着我找那个失踪的姑娘。

  走在树林里,王警官回头问我。

  “司机有没有说什么位置?具体环境?你再想想,还有什么他说的细节?”

  “他哭了,他说他当时哭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也哭了,像个孩子。”

  王警官愣在那有三秒钟,像是不相信我的话,然后回过头继续盲目的走在这片杨树林里。

  “头!这有棵树!”

  不知谁的话把王警官连人带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那棵树下有一片的野花,黄色的,蝴蝶在上面吸着花蜜,旁边整齐的摆着几块干净的石头,上面有三个烂一半的桃子,还有一碟爬满蚂蚁的坚果,树上刻着三个字:赵丽丽。

  “就是她!终于找到了!”

  王警官满脸欢笑,其他的警察更是开心。

  死了两个人,不应该是难过吗?我想不明白。

  那棵大树听说后来被砍了,还在树下面挖了十米的大坑,但是什么也没挖到,后来周围的几颗杨树也被砍了,每棵树下都挖了很大的一个坑,还是什么也没挖到。

  后来王警官没再找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最后有没有找到尸体。

  一星期后,司机的故事被我写成了短篇小说。

  发表后我坐在马桶上,大便扑通扑通的落入水里,一股臭味袭来,即使在水里,它们也能把味道散出来。

  “叮!”

  我打开手机,小说有人评论了。

  “变态!你就是变态!”

  “我怎么了?”

  我给这个完全陌生的人回复。

  “怎么了?你写的跟大便一样,不仅强奸还活埋小姑娘,你就是那变态吧!要不怎么能写出这么变态的事情?你这种人渣就不应该活着,应该跳崖的是你!”

  两条褐色的东西卧在马桶里,我有些反胃,臭味让我狠狠地按住冲水按钮。

  大便很不想被冲下去,伸手想抓住什么,它的身体很脆弱,清水把它撕裂带走,它的手却挂在马桶壁上。我又按下冲水按钮,冲不下去,我一次又一次按下,可是无论我按多少次,它的手都黏在那。

  很让我恶心。

  “叮!”手机屏幕又亮起。

  “赶紧去死吧!别再恶心这个世界了!”

  两个小时后,我手里拿着针线,穿着那条刚被缝好的裙子,站在悬崖边,望下去。

  一辆黑色的车和十个大坑,突兀的被绿色的森林包裹着。

  像是写了两个字:解脱。

文章标题: 解脱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784-0.html
文章标签:解脱

[解脱]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