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罂粟花的秋天

时间: 2019-09-10 | 作者:高兴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深秋的阳光没有夏日般那么的灼热,太阳晒在肌肤上不冷不热,满是嘲笑的感觉。就在刚才我用身上仅有的200块钱,买了续命昭魂的神粉。吸过以后无所事事的蹲在马路牙子上晒太阳,路边的花坛里开着一种酷似罂粟的花,随着斜风的节奏,肆意的摇摆着它的身体,红艳艳的花骨朵像极了心口流淌着的那摊血。

  刚好大街上路过了一群嬉笑的孩童,我突然想起我的儿子了,趁着自己还清醒给儿子拨通了电话:“宝宝,爸爸想你了,爸爸可能快死了。”这是我一惯的腔调,因为只要一说我快死了,我妈总会心疼的东挪西凑给我打钱过来,我也习惯性这样描述自己的近况。还没等我的话说完,儿子一句:“你早该死了,要死抓紧”。便挂断了我的电话。我知道这不是气话,这是我十五岁儿子的肺腑之言。他恨极了我,他恨我经常气哭他的爷爷奶奶、他恨我曾经殴打他的妈妈,他恨我因为我的存在让他从小受尽了冷眼。我不怪孩子这么骂我,我知道这些话都是家里人这些年对我无奈的表达。想想自己这一辈子,也曾像这秋日的罂粟花一样风光过、膨胀过,如今活的却像它结出的果一样,成了这大千世界里万恶的毒瘤。

  认识罂粟花的时候我还小,那时候人们叫洋烟花,我妈爱在菜园里种上几苗,等秋天花开,来装点单调的院子的,洋烟开出的花很好看,结出的花籽还要过年煮肉的时候用,说是提味。我念书以后知道了它的危害,还劝解过我妈以后不要种了。

  忘了从什么时候起我妈在没有种过,第二次和这个东西结缘是我警校毕业被分派到本地的公安局以后。那时我年轻,怀揣满腔的抱负投身到了我热爱的事业中去,抓毒贩、逮毒徒便是我经常的工作。那时抓了吸毒的人回来,单位的长辈们就偷摸悄声的让吸毒者的家属花上几千块钱把人犯给赎回去。然后就和我们这些新来的一起大吃大喝一顿,最后会还给上我们每人一两百钱让我们去买包烟抽。刚开始我是排斥去做这样的事的,可是我刚结婚妻子就怀孕了,我的工资不高,妻子是教师工资也不高,但是我们单位消费却特别高,同事之间经常请客吃饭,应酬一多让妻子很不高兴 ,很多时候我花钱请客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妻子爱面子又不好意思跟家里要,所以我们的日子过得经常捉襟见肘。因为来钱快吧,慢慢的我也不排斥这见不得光的勾当了,反而带着新来的干警也干起了这营生。

  和吸毒、贩毒的人接触久了,便再也不满足当下的挣钱方式了,贩毒们把我们当保护伞,然后给我们提干股,什么事都不用干来钱的速度却比以前翻了几倍,妻子死脑筋她天天都指责我的丧尽天良,开始和我无休止的争吵,所以我有钱也不拿回家了,开始混迹于各大夜场,开始过灯红酒绿的生活,开始了赌博、开始了吸毒,开始了我没有回头的路。不久新来的局长把局里大整顿一番,把我开除了,家里的人嫌丢人一直不像外人说我被开除的事,我虽然没了收入可是我可以跟外面的朋友借钱鬼混,家里的人碍于脸面只要我借马上就帮我还清了。

  我的窟窿越来越大,后来实在还不动了,妻子只好辞了工作,丢下刚上幼儿园的孩子带着我离开老家四处打工,我们走的时候妻子才二十七八岁,单纯的她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有怎样的艰难等着她。我们去过新疆、到过西藏,妻子想带着我到偏僻的地方远离毒品,让我重新做人。可是在中国就没有没毒品的地方,无论走到哪我都能买的到,去了一个新的地方我就会看这个地方的KTV等一些夜场在哪,然后就能顺利买到毒品。妻子一次次的带着我换地方,一次次的绝望,回回我都安慰她说以后再也不吸了,会跟她好好过日子,可回回都说话不算话。其实我是想跟她好好过日子的,看着她哭我也好受不到哪,可我就是戒不掉,毒瘾来的时候那种疼痛让我会立马把所有的誓言都抛到九霄云外。妻子为了和我戒毒,把我和她锁在出租屋里一个月一个月的不出门,白天我睡的昏天暗地的什么也不知道,妻子就在家做些手工贴补家用。毒瘾总是在晚上作祟,所以我一夜一夜的折腾,妻子就抱着我、搂着我、安慰我、给我按摩减轻痛苦,我难受的厉害,一脚就把妻子踢到了墙角,然后打她、骂她跟她要家里的钥匙要出去,妻子任由我怎么打骂都行,但是绝对不放我走,那时候妻子经常被我打的身上到处是伤,刚开始还哭,慢慢就没泪了 ,她越不哭,我就越想打,揪着妻子的头发把她的头一次次撞在墙上。妻子但凡认个输我也不会那么打她,可是她就是不妥协。打完她以后我也清醒了,会给妻子道歉,我记得她总安慰我说我病了,她要陪着我一起渡过难关,她说世上的人都抛弃我了,她不能再抛弃我了,否则我就一无所有了。在失去妻子的很多年后,每每次想起这句话,我都心揪的生疼、泪立马就来。

  我和妻子在外漂泊的几年,我爸妈一边要照顾我的孩子,一边还要寄钱给我们生活,日子过得也十分艰难,妻子能扛得住我的摧残,却受不了孩子电话里的一声声:“妈妈”。我妈怕妻子想孩子回来,就断绝了妻子和我儿子的所有联系,她老是说孩子睡了、孩子出去了,不让妻子跟孩子说话。看着妻子一遍遍翻手机里孩子的照片我也心疼,可是她从来不跟我说起。妻子的执着终于还是战胜了我的毒瘾,有大概一年的时间我没有碰过毒品,妻子的脸上笑容多了起来,她说要回家看孩子,我也想孩子,我们就商量一起回家做个小买卖,陪在孩子身边,也能减轻父母的负担。

  回家后的当天晚上我马上找到了我的旧日毒友,吸了一个畅快淋漓。妻子发现后伤心绝望和我吵了起来,我又一次对她大打出手,大舅哥多年不见妹妹来我们家看望妻子,这一幕正好被大舅哥看见。看着自己的妹妹被我打的鼻青脸肿,立马拿了菜刀要把我砍死,我一溜烟跑的几天没敢回家。我不在家的几天,妻子的家里来人了,这些年他们只知道我们在外面打工,却不知道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选择漂泊。妻子所有的委屈都瞒着家里人,他老是替我打掩护说我在外面干事业,我也吃定了她肯定怕她妈担心,不会说的,所以逍遥大胆的和一群狼狈为奸的朋友混日子去了。

  哪知妻子这次是真的绝望 了,她跟着家里人回了娘家,丈母娘听着闺女和外孙这些年受的委屈,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到法院起诉了离婚。起初我死皮赖脸的不同意,最后惹毛了大舅哥,直接报警把我抓了起来。后来我被关到了戒毒所,在戒毒所里良心发现签了《离婚协议书》把妻子放了,从此妻子成了前妻,再也没有理会过我。等我出来的时候妻子带着孩子走了,无论我怎么哀求都没有打听到妻子和孩子去了哪里。我就像一缕幽魂一样继续吸毒,为了躲避警察这个城市换到那个城市,躲在每个城市最肮脏的角落里苟且偷生的过日子。有钱了就多吸,没钱了少吸,四处打听前妻的消息。

  后来我还是从毒友那里打听到了前妻的消息,我原以为她会和孩子生活的很落魄,可是没想到离开我的前妻居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多年不见她居然比以前还年轻漂亮了很多。前妻在一家公司干销售做的风生水起,我没有恭喜她,反而奚落她这些年肯定是傍了大款才这样的。世上的男人普遍都有我这么一副臭德行,永远看不起比他强的女人。妻子不跟我争辩,只是跟孩子介绍说我是他爸爸,便带着孩子开车要走,我依旧不依不饶的准备去拦下他们。此刻多年不见面的孩子,马上跑过来用尽全身力气推了我一个踉跄,他用愤怒的眼神跟我说:“你以后再敢欺负我妈,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对我不客气”五个字虽然我经常被人们骂,可是从儿子的嘴里蹦出来还是让我没想到。我虽然敢没脸没皮的欺负这个女人,可是我怕了我的孩子,因为我终究是个父亲。前妻虽然变化很大,可是善良没变,临走时她给我留了孩子的电话号码,希望我在正常的时候可以给孩子打打电话弥补一下这么多年来孩子缺失的父爱。可是他哪里知道我却是孩子永远不想起提的伤疤。

  后来前妻结婚了,我躲在酒店不起眼的角落里偷偷看了她一中午、哭了一中午,脑子里都是多年前我们结婚时候的记忆,直到最后被酒店的保安轰走。前妻的笑容很灿烂,那个男人敦厚老实应该是个可靠的人。从酒店出来我花了身上最后的两百块钱,云里雾里我看见了这些年被我伤过的心、我看见了娇艳欲滴的罂粟花在像我招手,我看见了我即将走完的一辈子…………

文章标题: 罂粟花的秋天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787-0.html
文章标签:罂粟花  秋天

[罂粟花的秋天]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