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上火

时间: 2019-09-10 | 作者:来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一阵铃声把正在熟睡的小杨吵醒,小杨左手在枕边摸索着手机,好不容易拿到眼前,看到屏幕上“陈副所长”几个大字,当下便明白自己今天的假期要黄了。

  “喂,陈副。”小杨有气无力的说到。

  “小杨啊,昨天夜里,你们辖区两个小年轻喝醉酒打架被带到所里来了,今天所里有安保任务,这两个年轻人实在没人处理了,你能回来处理一下吗?改天再另外安排时间给你补休。”陈副在电话那头心急火燎的说。

  “可是,陈副,我今天要带我女儿去打预防针呀,已经拖了好几天了,好不容易有个周末… …”

  “小杨啊,你听我说,现在才七点半,打预防针正常要一个小时左右,你十点前到所里怎么样?”陈副打断小杨的话,语气里透露出一股不容商量的着急。

  “那好吧,我现在就出门带我女儿去打针。”小杨强压着不满,勉强答应了陈副的“请求”。

  小杨看着身边熟睡的女儿,知道这会儿把她叫醒肯定免不了一阵哭闹,可是没办法,老婆这两天带着二宝回了娘家,要下午才能回来。警令如山,小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轻轻拍醒了女儿,果不其然,原本起床气就重的女儿这下哭闹得比平日更凶了。小杨望着眼前的混乱,摇了摇头,眼神里充满了无奈。

  二、

  老李和老陈望着抛锚的大货车发愣,他俩各自心里有数,这批货是肯定没办法准时送达了。

  这车海鲜原计划于今日上午8时从城里出发,晚上十点到达江西交货。这全是昨天深夜渔民们打捞上来的海鲜,用滋溜滋溜冒着白雾的冰块裹着。可货才刚装完,李师傅方向盘向左打死,半个车身刚切到路中间,车子就熄火了,怎么点都发动不起来了。李师傅当即就联系了汽修厂,可是大周末的,汽修厂要中午才上班,这把李师傅急的。

  货车抛锚的位置正是街道卫生院门口,平日里本就车来车往,赶上今天是周末,来看病的人比平日里多上了几倍。李师傅和搭档老陈俩人蹲在车头边上,百无聊赖的抽烟叹气。车身把半边路都堵上了,过往车辆只能从一边的车道缓缓挤出,两车交汇时全靠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气势决出胜负。不出一小会,整条路便堵得水泄不通。路过的驾驶员们纷纷向李师傅投来愤怒的目光。

  这时,有一辆好不容易从单车道挤过来的本田CRV,驾驶座的窗户缓缓摇下,驾驶员是一个30左右的中年男子,眉头紧锁,神情严肃,不由分说便指着老李破口大骂:“你***有病啊?装货不会把车子停好?堵在路中干什么?”

  老李本就一肚子火,被人这么一骂,哪里还受得了,当下还口:“你他妈才有病,操***一大早嘴巴这么臭。”

  本田车驾驶员不干了,下了车,狠狠的把车门一摔,左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明晃晃的警官证,右手指着老李:“我警告你,五分钟内立即把车子移开,否则我让交警来把你车子扣了!”

  老李看到对方是便衣警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把委屈往肚子里吞。

  三、

  已是上午九点多,这家位于街道卫生院的沙县小吃店里来了两个黝黑的男子,吴大娘看这俩人是头一次来自己店里,便热情的招呼到:“两位大哥,看看吃点什么?咱店里的扁食皮薄馅儿多,保证好吃。”

  这俩人没怎么搭理吴大娘,各自看着眼前的菜单,其中那位年纪较长的男子说到:“老李啊,你也别气了,大不了待会儿咱去派出所投诉他,刚才我可看清了他的警号。这顿算我请了,老板,两份扁食、两份拌面,再来两份小笼包。”

  “好嘞,两位大哥稍等哈。”

  吴大娘转身回到厨房忙活,扁食刚下锅,手机便响了,吴大娘擦了擦被面粉抹白了的手,看着手机上的号码,是一个尾数为110的座机,吴大娘接起电话:“你好,沙县小吃!”

  “喂,你好,请问是吴丽春吗?”

  “我是吴丽春,请问你是谁?”

  “我是城东派出所的,你儿子陈小天昨天晚上喝了酒把人打了,伤不是很重,但是我估计要赔点钱,办案民警十点会来所里做调解,你有空的话过来一下。”

  “诶,好,我、我这就过去。”吴大娘心里七上八下的,这小天平日里乖巧地很,从来不是惹事的主,会跟人打架必定是因为被欺负到头上了。吴大娘越想越烦,只想赶紧把这单生意做了然后关门去派出所。

  一根烟光景,吴大娘就将做好的食物端到桌上,这俩个老大哥看来是饿坏了,不一会热便把眼前的食物一扫而光。吴大娘本以为俩人会立即离开,可是没想到他俩反倒背靠起椅子抽起了烟,一副悠哉的样子让心急的吴大娘急得直跺脚。

  眼看两位老师傅烟抽完了,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吴大娘便走上前去,说到:“两位大哥,商量个事,要不咱把帐先结了吧?”

  老李一听这话,还以为是吴大娘怕他们不给钱,将屁股往后一推,右手拍了下桌子,力气大道仿佛都能听到骨头迸裂的声音:“你***是怕我们不给钱是吧?看不起我们是吧?我今天真的是倒了大霉了,怎么一大早尽遇到这些狗眼看人低的!”

  吴大娘知道自己理亏,一时语塞,不再说话。

  老陈见状,连忙把账结了,拉着火冒三丈的老李离开了沙县小吃。

  四、

  每到周末,派出所就有如菜市场般人声鼎沸。

  小杨在调解室内,两个害他周末报销了的小年轻分坐桌子两边,双方的家长也在旁陪同。酒后闹事,俩人都有错,前因已无什么可论了,只需看谁把人伤得重谁就赔钱。陈小天的母亲此时正低声下气的给对方道歉。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头上缠了好几层纱布,眼睛看都不看吴大娘一眼,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妈,你看看他的态度,算了吧,这钱我也不赔了,你也不用道歉了,大不了我就进去关几天!”杨小天摆出大不了鱼死网破的模样。

  “你行啊杨小天,就你这个态度,我看你也不用赔钱了,我倒宁愿警察把你关进去,让你名声臭掉!”那个受伤更重的小年轻寸步不让。

  小杨看着眼前的两个还在赌气的年轻人,无奈的摊了摊手,说不定今天他就要被耗在这儿了。这时,门被推开了。陈副所长领着两个中年男子来到调解室内,小杨一看,正是早上在卫生所门口和他发生争执的那两个货车司机。

  “没错,领导,我要投诉的就是这个人,一大早嘴里跟吃了炸药一样,就这个态度还做什么人民警察?”老李认出小杨后,趾高气扬的说到,仿佛要将憋了一早上的怒火全都倾泻而出。

  小杨直勾勾的盯着老李,正准备回嘴,余光看到陈副眯着眼睛,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先别说话,小杨把快要吐出来的话又吞了回去。

  “咦,你们不是早上来我店里吃早点的两位大哥吗?”此时,吴大娘率先开口了,“唉,对不起呀两位大哥,早上我因为有急事,要急着出门,所以对你们讲话急了一点,实在对不住了呀。”吴大娘看着眼前这两位为生活而奔波,皮肤都被晒黑了的汉子,面带歉意的说到。

  老李听完吴大娘的话,反而不好意思了,早上明明是他自己不对,反而是吴大娘先向他道歉,老李挠了挠头,对吴大娘说到:“大妹子,早上我也有不对,是我口气太差了,我也像你道个歉。”

  陈副所长毕竟老练,听完这俩人的对话,对于前因后果心里也猜得八九不离十了。于是他以此为契机,开口说到:“李师傅呀,你看看,人都会犯错,我们的民警小杨也不例外,这个事情我身为他的领导,有很大的责任。今天是周末,小杨原本是要带他女儿去打预防针的,结果呢,昨田夜里,这个吴大娘的儿子跟人打架,我们民警小杨今天不得不放弃周末休息,过来做调解,我相信,他当时也一定是因为要急着回来加班,所以才会对你态度那么不好的。”

  “是啊,这位师傅,我早上讲话口气确实不好,当时我急着要给我女儿打预防针然后来加班,看到路都被你的车堵住了,还以为你们是故意停在路中间装货呢,所以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在这里,我当着群众的面,向两位师傅道个歉。这个事确实是我不对。”小杨接过陈副所长的话茬,对着两位货车司机诚恳地说到。

  老李听完小杨诚挚的道歉,也不计较了,说:“唉,你们领导说得没错,人都有着急的时候,我收回我刚才的投诉!”说完,两位货车司机径直离开了调解室。

  小杨对着两个年轻人接着说到:“你们两个小年轻,看到没有,这可是活生生的一堂课呀,只要是人,都会犯错,我相信你们肯定都有自己动手的理由,但是既然动手了,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像我早上不分青红皂白骂了刚才两位师傅,我也承担了这个错误,向他们道了歉,现在,轮到你们俩了。”

  两位年轻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比起刚才,都已经缓和了许多。

  小杨心里暗喜:这起调解,成了!

文章标题: 上火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794-0.html
文章标签:上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