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秘方

时间: 2019-09-10 | 作者:4开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经过这场风波, 那家店的生意更好了。

  有次送货时, 我路过那里, 站在门外看了看, 等待的顾客排成了长龙。

  意料之中的事, 前几天他还在电视台的美食专栏里接受了采访, 对着镜头侃侃而谈。

  “生意如此兴隆, 请问您有没有开分店的打算呢?”记者问。

  “暂时没有。我们的酱料是秘方调制的, 我的精力只能应付目前的规模, 在找到可靠的人之前, 不敢贸然扩大规模。只有这样, 才能保证品质, 做到对顾客负责。”

  很会说话, 和见我时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

  当记者问他开店的起因时, 他露出了伤感的神情。

  “以前我好逸恶劳, 女朋友受不了, 和我分手了。现在我想用自己的行动, 证明给她看, 希望她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想到这里, 我的嘴角微微上扬, 这番话的真伪我不知道, 但足以吸引很多年轻女性成为忠实顾客。

  排队的人里, 确实有很多年轻女孩。

  我想了想, 加入了排队的大军, 过了将近四十分钟才进了店。

  “带走还是在这里吃?”店员还是一个人, 态度也没什么改善。

  “带走。”

  他手脚麻利地把我点的餐装进方便盒里, 套上塑料袋递了过来。我向后厨的窗口望了眼, 没看到那家伙的身影。

  刚走出店门, 我被人拍了下肩膀, 扭头一看, 是上次和我一起坐出租车的女孩。

  “你也喜欢上这里的食物了?”她俏皮地笑着。“有点吧。”我含糊道, 看着她手里也拎着食盒, “你怎么没在店里吃?”

  “人太挤了, 吃不安稳。”她嘟起了嘴, “看来还得找个人少的时间, 坐下来慢慢吃, 总觉得带回去的食物没有在店里吃有感觉呢。”

  “有道理。”我礼节性地笑笑, 与她道别。

  TAKE.8

  我正在不紧不慢地啃鸡翅, 那家伙不期而至。

  “味道怎么样?”他看了眼饭桌。

  “嗯……还不错。”

  “其实你想说很一般吧。”他微微一笑, “味道这种东西很主观, 有时大家都说好, 明明自己不太喜欢, 也会觉得好。不过你显然不是这种人。”

  “你来这里不是为了做售后调查的吧?”

  他收敛了笑容:“我要买一种布。”

  “布?”

  “埃及的一种白色蜡布, 当地的特产, 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就能弄到。”

  “要用这个装饰店面?”

  “送礼。”他顿了顿, “送给那个传授我铁板烧秘方的人。”

  我没有问是谁, 问了他恐怕也不会说。

  “这东西吃多了真的没问题吗?”我指指鸡翅。

  他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的笑容:“油腻的东西最好还是别吃太多, 肥胖症什么的, 你懂。”

  我哼了一声:“那种布我知道, 你要多少?”

  “一匹。”

  “没问题, 十天之后来取货。”

  “这次要麻烦你送货了, ”他说, “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

  他转身要出门, 我叫住了他。

  “对了, 我得提醒你一下, 用那种布送人似乎不太好。”

  “为什么?”

  “古埃及人是用它来包裹尸体的, 在制成木乃伊之前。”

  “我知道。”他深深地看着我, “没关系。”

  TAKE.9

  印花布如期到货, 我给那家伙打了电话, 问他什么时候方便收货。

  “今晚八点送到我家。”他告诉我了一个地址, 那地方位于市郊。

  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我才找到他的家, 那是栋位于山脚下的平房。我敲开门, 他把我让进客厅, 接过布看了看, 点点头, 表示很满意。“今天休息?”我打量了一下客厅, 布置和他的长相一样平淡无奇。

  “是啊, 提前关门了, 最近太累, 偶尔也想偷个懒。”

  他把钱交给我, 我点清数目, 没有马上离开。

  “还有什么事吗?”他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我想洗个澡, 早点休息。”

  “事情倒是有一件。”我慢慢地坐在沙发上, “关于免责声明。”

  “免责声明?”

  “虽然是默认的规则, 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还是说出来更清楚。”我干咳了几声, “我卖给顾客他们需要的东西, 除了保证货物是真材实料之外, 顾客用来做什么, 我一概不问。”

  “所以我才会找你。”

  “不过我还有另一条原则。我知道有些顾客买些奇怪的东西是为了寻找刺激, 所以我必须保证提供的货物不会闹出人命, 否则大家都担待不起。”

  “我买的东西, 好像没有那么危险吧?”他似笑非笑地问。

  “我不确定。”我沉着脸, ”所以才要和你把话讲清楚。”

  “你说吧。”

  “坦率地讲, 我从一开始就怀疑你做了什么手脚, 才会让生意这么好。因为世上再美味的东西, 也不会让人吃上瘾。我亲自尝试了, 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后来你的店被检查, 也没发现任何不妥, 尽管我还在怀疑, 可是完全想不通。”

  “那是因为我什么手脚都没做。”

  “但是我现在想通了。”

  “哦?”

  “问题出在铁板上。”我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扔在茶几上, “我让朋友调查了一下那家东南亚的工厂, 他们生产的铁板里磷的含量特别高。”

  他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

  “食材没问题, 配料没问题, 你的秘方就是铁板。磷是有毒的东西, 食物在滚烫的铁板上烤熟时, 会沾染上微量的磷, 人吃之后虽然不会出现中毒的症状, 但是身体会将这些微量的毒物排出, 排毒后产生的快感也是人体的正常反应, 时间久了, 就会上瘾, 忍不住去吃, 从理论上讲, 和吸烟成瘾是一个道理。当然, 你的办法更迅速、更隐蔽。”

  卫生部门检查的重点是食材和配料, 对于餐具只会检测细菌数量是否超标, 铁板的成分绝对是个盲点。而且检查的时候正值生意冷清, 没有客人, 完全不必担心会露馅。

  “我没说错吧?”

  他沉默着。

  “虽然对身体有害, 但不至于闹出人命, 按理说我不该管。”我冷冷地说, “但是牵扯的人太多, 万一出了事, 恐怕就会牵连到我。”

  “直说吧, 你的目的是什么?”

  “把那些铁板还给我, 你去哪里找替代品我不管, 我只是不想和这件事有任何关系。”

  “你还真是够谨慎的。”

  “人在江湖, 安全第一。”

  “好, 我答应你, 不过你会失望的。”他的表情意味深长, “你看起来是个聪明人, 可我不认为你能从铁板含磷量特别高这一点, 就能分析出这么多, 是有人给你提了醒吧?”

  我的眉毛不禁跳了一下。

  “你的目的实现了, 可以走了吧?明早去店里取东西就行。”

  我站起身, 一言不发地离开了。TAKE.10

  回家后, 我给他的介绍人, 那位老主顾打了个电话。

  若不是他打电话提醒我, 我确实想不通这么多。

  “为了赚钱而动歪脑筋, 真是件可悲的事。”他在电话里感慨道, “我这老同学虽然成绩一般, 但化学很好。前一阵子他店里发生的事我都知道, 联想到最初他要我帮忙找个能弄来各种货物的人, 我就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儿。”

  “你也很厉害, 居然能看破。”

  “因为那个原理还是我告诉他的嘛。”

  这位老主顾的舅舅是个厨师, 曾经用类似的办法招揽顾客, 最后东窗事发, 身陷囹圄。

  “幸好及时发现了。”我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是啊, 这也算是我对老朋友尽了心意, 希望他能悬崖勒马。”

  TAKE.11

  第二天早晨, 我如约去了店里, 取回了那些铁板。

  那家伙不在, 店员接待的我。

  “你们老板哪里去了?”

  “去订做新的餐具了。”店员一边帮我把铁板装进出租车的后备箱, 一边没好气地回答。

  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卖给收废品的似乎不太妥当, 最好还是找个地方扔掉, 比如附近的江河。

  转念一想, 为了谨慎起见, 还是拿去化验一下吧。

  找了个合理的借口, 我拜托一位熟人帮我分析这些铁板的成分, 可是化验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很普通的铁板, 没任何异常。”他说。

  “磷的含量如何?”

  “我说了没任何异常啊。”

  这是怎么回事?

  我给那家伙打了电话, 质问他是不是做了手脚。

  “喂, 一夜之间, 我能做什么手脚?”他冷笑道, “我当时告诉你会失望的。”

  “那么那些含磷量很高的铁板呢?”

  “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我完全不知道。”他忽然装起了傻, “对了, 如果你还是认为我店里的铁板有问题, 欢迎随时买回去检查, 我绝对配合。”

  难道是我弄错了?铁板没有问题?

  我给那位老主顾打了电话, 告诉了他事情的始末。

  “怎么会这样?”他的惊讶程度一点不比我小, “……那我就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我挂上电话, 忍不住爆了句粗口。TAKE.12

  那家店的生意持续火爆, 只是我不再关注。

  我以为那家伙再也不会在我面前出现了, 可是冬至那天, 他又打来了电话。

  “有时间的话, 来店里和我吃顿饭?”

  “咱们好像还没到一起吃饭的程度吧?”

  “别生气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过了这两天, 店就关张了。我也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为什么?”

  “想知道的话就过来吧。”

  我心怀疑虑地去了那家店, 发现他所言不虚, 已经停止营业, 店员也不见了。

  他请我坐下, 去后厨忙活了一会儿, 端上了两盘热气腾腾的铁板烧。

  “吃吧, 以后就再也吃不到了。”他笑得有些伤感, “对外人, 我说自己要急流勇退, 去外地发展别的事业, 但这种说法你肯定不信。”

  “那就说点我信的。”

  “你相信努力就会成功吗?”他示意我边吃边聊。

  “我相信不努力肯定不会成功。”

  “有些事努力了也未必会成功。”他夹了一筷子鱿鱼片放进嘴里狠狠地咀嚼着, “比如人心, 比如感情。”

  我静静地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在电视节目里, 说了关于女朋友的事, 那些话半真半假吧。不是因为我好逸恶劳她才离开的, 而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更好的人。猜猜看, 是谁?”

  他的眼神似乎在提示什么, 我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那位老主顾的面孔。

  “没错, 就是我的那位老同学。”他笑了, “我用了五年时间, 靠耐心和感情, 把我那位原本性格刁蛮的女朋友培养成了温柔体贴的人, 然后被他抢走了。”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这种事, 没办法。”

  “没错, 感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 勉强不得。我不恨他。”

  “那你现在为什么要结束生意?”

  “我想把她再抢回来, 可惜失败了, 所以我觉得这一切都没了意义。”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但我知道他找我来一定有别的事要讲。

  两个人闷不做声地吃完了铁板烧, 他又开了口:“觉得味道怎么样?”

  “还是那样。”

  “你还真是不留情面。”他苦笑了一下, 递给我一张餐巾纸, “擦擦嘴。”

  “不用, 我有手帕。”

  “这年头还真有随身带手帕的人啊。不过听我一次又如何?”

  我的心头忽然一动, 遵从了他的话, 用餐巾纸擦了嘴。过了几分钟, 一股温暖的气息从体内升起, 全身微微发热, 嘴里食物残余的味道变得很香, 令人回味。

  奇怪,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餐巾纸?

  “还记得那一百盒染发膏吧。”他说, “你要是调查一下的话, 会发现这种染发膏的砷含量超标严重。我把它提炼了出来, 给店里的餐巾纸蒸了个桑拿。你猜对了客人上瘾的原理, 却猜错了手法。这才是我的秘方。”

  原来如此!

  “抱歉, 我没想故意耍你, 我只是想耍耍我的老同学。”他笑得很灿烂, 眼神里却蕴含着深深的悲哀, “我不想再被他抢走任何东西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愿意。”

  “好理由。”我站了起来, “那么, 我该走了。”

  “不送, 后会无期。”

  TAKE.13

  两天后, 那位老主顾兴致勃勃地来了电话。

  “我想买点装饰品。”他说, “异域风情的就好, 你给我列个清单, 我选。”

  “好的。你又买新房了?”

  “不是, 我那位老同学要去外地发展了, 把店面和住宅都低价卖给了我, 我想装饰一下重新开张。能快点吗?”

  “我手头有点现货, 带过去给你看看?”

  “明天吧, 今晚我要去他家看看, 办一下交接手续。”

  我应允了, 挂了电话后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店面也就算了, 那家伙就算胸襟再宽广, 也不至于把自己的住宅都卖给情敌吧?

  “我不想再被他抢走任何东西了……”

  想到他的那句话, 我完全无法理解他为何要言行不一。

  晚饭后, 我心神不宁, 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行, 我得去看看!

  平时一直被抑制的好奇心陡然翻腾, 我无法克制, 出了家门叫了辆出租车, 向那家伙的家奔去。

  到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我来到那座平房前时, 发现那位老主顾正在敲门, 我远远地看着, 不希望自己被发现。

  等了一会儿没人开门, 只见他推了一下门, 门自己开了, 他便走了进去。

  见他进了屋子, 我弯下腰, 小跑着来到平房后面, 在山坡上找了个隐蔽的位置向里张望:灯开着, 窗帘没有拉, 老主顾在客厅里转了几圈, 张嘴喊了几声, 推开卧室的门, 里边也没人。

  平房尽头还有一间屋子, 没有开灯, 漆黑一片, 大概是卫生间。

  老主顾挠了挠头, 似乎惊诧于那家伙为何不在。他和我想到了一起, 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他点亮了灯, 看了眼地面, 身形忽然变得有些僵硬。

  与此同时我也看清了地面的东西, 也是吃惊不小。

  一个白色的, 鼓鼓囊囊的像是个巨大的蝉蛹似的东西, 平躺在乌黑的铁板上。

  这是什么玩意?!

  我悄悄地来到窗根前, 这次看得更清楚了, 那东西一人高, 被白布裹住, 外边闪闪发光, 应该是包了层类似保鲜膜的东西。在它的中间, 放了张纸条, 上边似乎写了什么东西, 可惜看不清楚。

  老主顾也看不清楚, 于是他弯下腰想要拿起纸条。

  纸条是拿下来了, 但是纸条背后的保鲜膜似乎格外脆弱, 被弄破了。与此同时, 一道诡异的绿色火光在破口处燃烧了起来。

  就在老主顾发愣的间隙, 火焰飞速扩散, 不消片刻便吞噬了那个白布包裹的东西。老主顾回过神后像是想要逃走, 但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发青, 双手捂住喉咙, 满脸痛苦, 他踉踉跄跄地从卧室跑到客厅, 忽然摔倒在地, 像是一条被打捞上岸的鱼, 痛苦地扑腾了几下身体, 双腿一蹬便不动了。

  这时白布已经被烧尽, 里边的东西露了出来。

  是一个人!他的眼睛耳朵嘴巴都在向外冒着火, 宛如炼狱中燃烧的鬼魂!

  是那家伙, 没错, 就是他!

  他的身体上冒起了浓烟, 一股奇怪的味道从窗缝里渗了出来, 那是汽油味和一种难以形容的臭味的混合 …… 是磷燃烧的味道!

  我赶紧捂住口鼻, 这种毒烟要是闻多了, 我也会和老主顾一样下场。

  我明白了!那家伙把自己裹在涂满汽油的白色蜡布里, 保鲜膜的一侧涂上胶, 在上边打个滚就可以包裹住, 然后打碎身上的白磷瓶子, 这样保险膜一旦被撕开, 白磷自燃, 引燃汽油, 火势便一发不可收拾, 直至把他烧尽。

  如此痛苦的死亡方式, 而且死后躯体也会灰飞烟灭, 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残忍!

  “我再也不想被他抢走任何东西了……”

  老主顾给我打电话, 提示铁板可能有问题时, 我怀疑过他的动机, 怀疑他是否想利用我查清真相, 从而敲诈勒索。联想到那家伙的这句话, 我可以肯定, 在发现无法挽回女朋友的感情后, 以绝望的心情面对这个还要试图抢走自己店铺的老同学, 他心中的火焰恐怕比屋子里正在燃烧的更加疯狂。

  从一开始他就做了这个不成功便同归于尽的准备。脸上的伤痕应该就是做试验时被飞溅的白磷烫到的。

  死也要拉着他一起走!就算没毒死他, 那块含磷量超高的铁板也会隐藏住白磷燃烧的痕迹, 也可以解释浓烟中的磷成分。

  尸体是不会自行燃烧的, 只有杀人凶手才会焚尸灭迹。

  那家伙做得够绝, 对自己, 对仇人都不留任何后路。

  这才是他的秘方, 由仇恨写就的秘方, 可怜又可恨的秘方!

文章标题: 秘方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801-0.html
文章标签:秘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