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那些年的日子

时间: 2019-09-11 | 作者:4开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滚!滚!我叫你滚!”女孩泣不成声的说着。

  旁边站着一个男子,保持着沉默。可能是并没有话要说,也可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吧,只是一脸略显尴尬的表情在旁边站着。

  等到女孩的哭泣声缓缓变成了呼吸声时,男子才跃跃欲试的向女孩的地方走去,可能是想去拉住女孩的手,给她以适当的安慰吧!

  却不想女孩又一次哭泣的说着:“滚!滚!别碰我!滚!”

  这让他不得不又只能在旁边站着,无奈的站着!

  林瑜雅坐在街道旁的咖啡厅里,目睹着这一幕。她似乎是在等谁!因为她的身边没有人。

  然而,像咖啡店这种地方,很少有人会自己一个人去,品尝着很香但也带有一丝苦涩的咖啡,消磨着美好的时光!

  她看着窗外的这一幕,时不时的还笑了笑。但,看得却是很专注。

  以至于有一个男人已经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上了,她却毫无感觉。

  “瑜雅,看什么呢?还时不时的在笑!”一个留有微长头发,身着西装,约莫二十岁的男孩对她说道!

  “咦!苏鑫,你什么时候来的!”林瑜雅有些惊讶的像对面的男孩问道。

  “来一会儿了,你在看什么呢?还时不时的在笑。”

  林瑜雅又向窗外望了一眼,说:“没什么!哦,对了,你家里最近怎样了?”

  “还是老样子!你呢?和你妈妈最近没吵架吧!”

  “诶!”林瑜雅一阵叹息,随后说道:“算是没有吧,最近一段时间!”

  “哦,对了。快毕业了,有什么打算吗?”

  “诶!算是还没有…吧!你呢?有什么打算了吗?”

  “我……”说着,苏鑫对着林瑜雅摇了摇头。

  说着,她们开始陷入了沉默。

  可能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题了吧!这个时候苏鑫也向林瑜雅刚刚的看向的那个窗外看了一眼。

  这时苏鑫也看见了在窗外的那对男女!此时窗外……

  “你现在还可以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女孩仍是在泣不成声的说着。

  林瑜雅在咖啡店里将这一幕看得很认真。偶也回头看了一下苏鑫,会意的笑了一笑,又看向了窗外。

  男子面露十分歉疚的表情带着将要下跪的身体说着:“事情真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其实…!”

  男子准备继续说下去,被女人一句“不是我所想的,我都亲眼看见了。不是我所想的,不是我所想的,告诉我,我能怎么去想,我能怎么想…!”仍是在泣不成声的说着。

  男人听见这句话,咽下了自己已到嘴边的话。窗外的男人和女人也陷入了沉默。

  夏至时间,天气也是阴晴不定,刚刚的晴空万里一时间已是乌云密布,笼罩着这个城市。接着天空带着满满喜意的为大地送来了雨露。不过,貌似对于窗外这对男女而言,他们并不太希望上天对他们有如此眷顾!

  窗外,此时女孩的哭泣声也渐渐停了,只一阵阵的抽噎着。男子轻轻的对着女孩说:“这雨这么大,我们还是回去吧!”

  其实,男人不是没有尊严的,也不是任意一个女孩都能对之撒娇或打闹而获得无尽的包容和理解的。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对一个女孩子做了,那就只有一个道理可以说通了,那就是这个男人是真的很在乎她,很爱她。

  窗外的男子其实是真心爱着那个女孩的。女孩也知道,但她还是无法接受别人那么轻易的就能在自己深爱的男人身上得到与自己同等的关怀与亲腻。女孩其实也在害怕,害怕自己有一天真的会失去这个男子。

  不过,此时女孩已经知道了男子是多么的在意自己,以至于他是否是真的和那个女子有暧昧,她也不想去追究太多了,唯恐适得其反。所以,在男子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女孩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男子那张在这一个小时里就憔悴了许多的脸,不由得心疼了一下,不过没露于表色。把手给了男子,接着他们淋着雨牵着手离开了这条街道。

  …………

  咖啡店里,还是那个从小就不太习惯沉默的苏鑫先开了口。“雨下得真大啊!”

  林瑜雅举着纤长的食指贴在嘴边:“嘘!听!雨的声音。”

  当然,苏鑫也知道林瑜雅在享受着这场雨,所以,立刻就保持着沉默的姿态,仔细的瞧着对面坐着的林瑜雅。

  而此刻安静又认真的林瑜雅。原来是那么美丽,苏鑫不由得的心里这样想了一下。因为雨的突然来临,天空的突然暗淡。咖啡店也随之暗淡着,虽有灯光,但仍旧是有些暗淡。苏鑫依旧仔细的在看着林瑜雅,她在听!雨的声音,听得好认真!表情也是那么的可爱。此时,苏鑫不由得心跃动了一下。

  他和林瑜雅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可谓是青梅竹马,也可以算作是彼此间无话不说的朋友。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没有发展到恋人的关系。不是因为他们对对方没什么感觉,而是太了解对方了,不知道,一下子从最要好的朋友,变成所谓的恋人关系,该怎么和对方相处。其实这么些年,林瑜雅有过男朋友,苏鑫也有过女朋友。但最终都因为各种原因,以分手而告终。

  他没想到,认识林瑜雅这么多年了,原来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苏鑫不由得又想起林瑜雅小时候的事,实在是和现在判若两人。

  ……

  “苏鑫,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苏鑫,我那个…那个,亲戚来了,命令你,马上去那个我们常去的店里给我买那个什么东西,诺,钱给你,要那个带翅膀的!”

  “哈哈哈哈,你输了吧。好了,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如我,不丢人,哈哈哈。”

  “苏鑫,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找他!”

  “哈哈哈,苏鑫,原来你这么胆小啊,哈哈哈哈!”

  苏鑫想着小时候那些事,窃窃一笑,不过并没有发出声音,仍旧是在仔细的看着林瑜雅,而林瑜雅似乎特别享受这场雨,所以并没有发觉苏鑫正在看她。约一刻钟过去了,雨停了,林瑜雅也略为可惜的叹了口气,对苏鑫说道。

  “苏鑫,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其实是很喜欢下雨天。”

  苏鑫还在想着过去和林瑜雅一起的日子,一起有过的经历。想得很是入神。以至于此时雨已停了,天空已是一片晴朗,万里蓝天白云,咖啡店里也明亮了许多,他貌似都毫无感觉。

  林瑜雅朝苏鑫眼前晃了晃自己的手,“苏鑫,苏鑫,苏鑫,”就差把手掌往他脸上扇去,当然,她也深知此时此举,甚为不妥。

  苏鑫这才顿时像是刚刚从童话的出来似的。“嗯?雨停了吗?!”

  “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叫你好几声了!”

  “是吗?你叫过我?”

  “嗯。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

  “偶尔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情。”若有所思的说着。随即又换了一种戏喜的语气说:“哦,你刚刚是说你小时候挺喜欢下雨的。对吧!你还好意思说,你那时可是把我给害惨的!”

  原本还有点小生气的林瑜雅,顿时又回到了活泼的状态。“哈哈哈,你都还记得啊!”

  “当然得记得了,其实你知道吧,我那个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将来的某一天也将你像那样整回去!”

  “呦,你还真是记性比较好啊!哈哈哈!”

  “可是,现在却再也没机会了。都长大了,再也没办法像小时候那样了。”

  “是啊,那时我们是多么的自由,无羁无绊,可现在,一切都变了,这个我们小时候所向往的大人的生活有偏差啊!”

  “是啊,不过,理想与现实不总得该有点距离吗?”两人说道这儿,会心的笑了笑!

  还是苏鑫先开了口:“刚刚看你那么仔细的听着雨的声音,看着雨落,你应该现在也还挺喜欢雨的吧!不过,不过现在我可今非昔比了,不是可以随意就可以揉捏的啦!”

  林瑜雅笑了笑,然后若有所思的说着:“其实我一直都挺喜欢雨的,但…自从来了这个城市,我反而有些开始讨厌雨了。”苏鑫听着林瑜雅的回答,看着她的表情,自是没有再言语。

  2

  这是一个艳阳天,苏鑫自昨天与林瑜雅分别,又一如既往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现在他还是一个大四的学生,正在与同学们四处找着工作。

  “诶!这已经第四家了,还是……”他的其中一个同学说,他叫孙笙。孙笙家里是做家具的,父母在商界也小有名气,不过他为什么不去自己家的公司实习,而和苏鑫们几个一起出来自己找工作,这就不得而知了。

  “是啊,这都第四家了,难道是我们能力不行,为什么面试都过不了。还是……我们要求太高了!”其中一个高高的瘦瘦的叫黎韵津的男该说。

  “不,不是我们能力不行,也不是我们的要求太高。可能是这几家公司并不需要我们所掌握能力的人才。”一个类似于小柯南的名叫柯钧的人说。他看事情通常都看得很远很透彻,平时在寝室的时候也经常对苏鑫们几个进行心理分析,也特别喜欢探案,最爱看名侦探柯南和福尔摩斯,当然也可以说他是比较喜欢装逼的一个人。

  “走吧,再看看吧!”苏鑫对他们说道。

  “走吧!走吧!”一人一声叹息的说着,接着他们就离开了这里——一栋欧式装饰风格的高楼楼下!走时都带着一丝的不舍和不甘!

  离开之后,他们几个又开始在城市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感觉天已经开始变黑了,但外界的天空仍旧是阳光明媚的。可能是心已经灰,意已经冷了吧!诶!

  离开以后,他们又兜兜转转去了几个小公司面试,最后,其他的几个都已经感觉没什么希望了,等自己准备充足一点了再来试一下吧!但苏鑫仍旧没有放弃,最后只剩他一个还在城市的街道间穿梭。

  漫漫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七八,莫不可一蹴而就,也不可一跌而不起。碰壁乃人生在世之常情,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因为外在的因素而影响着自己内在的因素。是世界容纳了我们,所以,我们算是世界的子民,所以,我们必须不断的审视自己,完善自己,当然,也要相信自己。

  所以,即使是一个人,也要好好的生活。生活给我们的压力这才刚刚开始。

  苏鑫对他们几个的离去并没有做出挽留和劝阻,因为他知道,他也没必要将自己的主观因素强加给他们几个,毕竟人都是有着自己思想的!所以,在他们几个离开后,苏鑫又开始着一次次的面试。最后,在一家4S店停了下来。他想,既然大企业没办法进去,不去就先从小企业干起来吧!也当做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于是,他进了4S店里面去面试!

  这个4S店是专做汽车销售和汽车保养的。因为他大学里面学的就是营销专业,所以,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他推开门进去,里面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他向其中一个人问道:“哦,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想问一下你们经理在吗?”那人往左边一个办公室指道:“在那边。”他道了谢之后往那办公室走了去!

  他敲了敲门,里面应声道:“请进!”他推门进去,只看见一个女人,穿着红色长裙,微长的头发,化了一点淡妆,光线里透漏着一丝清纯,又夹杂着些许成熟。向着苏鑫问道:“你是?”

  苏鑫急忙答道:“我是来面试的。”女人对他笑了笑,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苏鑫随即坐下!女人面对着他,向他问道:“你大学里是学什么的!”苏鑫向她答道:“我是学营销的!”

  “那你对营销了解多少,以前有过实践经验吗?”

  “营销,其实我觉得营销是以需求为中心吧!了解消费者需要什么,了解自己有什么。然后在市场中推开自己的知名度,广泛容纳客户的意见和建议!其次就是,调动客户的购买欲望,尽可能的让他的需求提升到一个程度,然后,使他很愿意购买我们这项产品。实践经验,这比较少,就是以前在学校参加过一个创业策划的活动,其余在校外的实践经验……”苏鑫把自己对营销的看法说了一遍。

  女人也对他有了一个好的影响,随即又问道:“那你认为我现在这个4S店怎样才能是自己的销售变得日益可见呢?”

  “我觉得其实主要有三点:第一,对员工进行绩效考核,比如业绩、能力、态度。一个企业能否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收益更加良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自员工的,这其中主要有对员工能力的分配,就是说尽可能的发掘出每一位员工的潜在实力,然后合理的运用他们的能力。还有一点就是员工的态度问题,这是很值得重视的一个问题,如果在企所有员工都能保持良好的态度,那一个企业想不强大估计都天理难容了。这个主要解决办法就在于企业文化的贯彻了!

  第二,就是关系营销了,在一定程度上与关键成员供应商、分销商、顾客,建立起长期满意关系的实践。就是要让顾客买了你的车,然后还为你的车打广告。还有与顾客进行长期的关系,比如他买了你的车,然后想要车进行保养的时候,你得给他打折或者是免费多长时间,你要知道,现在的汽车保养花费也挺大的,如果你给了他这个实惠,他就会在很多无意识之间对你的这个4S店进行宣传!供应商、分销商也是如此!

  第三,我觉得就是分工与协作了吧!对人员按照其能力进行明确的分工,然后使他们有组织纪律的进行着工作,还有就是对车进行分类,按价格、性能、车型、款型、牌子都可以,面对不同的顾客,进行不同的推荐!”

  “嗯,很好!”女人带着欣赏的眼光对苏鑫看了看。随即又说道:“那你对职位和薪资有什么要求吗?”

  “我想是一个符合我专业的职位吧!这样我也能更好的发展自己的能力。薪资的话,还真没什么要求!”

  女人起身,看着苏鑫面前的简历。苏鑫也很有眼力劲,马上对着女人说:“这是我的简历!”说着,把简历往女人面前推去!

  女人看着简历:“贵州财经大学,苏鑫!很好!这样吧,你先回去吧,等候通知!”

  “好的!”苏鑫对着女人说道!这是他才仔细的看了看女人,有一种很眼熟的感觉!然后,离开了这个4S店!

  3

  在回家的路上,苏鑫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女人为何那样眼熟,他拿出手机,准备给林瑜雅分享着今天一天的经历。

  然后,他一下子就想起了是在哪儿见过那个女人了,原来她就是那天在咖啡店外面哭泣的女孩!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顿时有了很多疑惑了,记得刚开始看见那个女人的时候,就像个孩子,哭泣的女孩。

  今天去面试,看见的是一个女人,成熟的女人!诶!不过也有那么一个理:女人的世界,实在是非男人所能理解!

  不过也正应了那句话了:女性是善变的!以前我认为只有性格,现在我明白了,外貌也可以变,形象也可以变!不过男性就不行了!

  惊讶了一会儿之后,苏鑫还是准备给林瑜雅打个电话,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想起,是一个陌生电话,他划屏接了接,里面一个温柔的女声说道:“请问是苏鑫先生吗?恭喜你,你被我们招聘了!下周一开始上班!”

  说完之后,对方挂掉了电话!苏鑫高兴了好一阵儿!然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路上走着,点一根烟,是他平时比较爱抽的硬壳遵义。

  他自感慨道:天原来真的在看啊!这个世界还是有能力着居之,无能力者避之!同时,他也在想,这个消息要不要告诉林瑜雅。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什么企业,也不是一个很好的什么公司,只是一个4S店!

  一个人在世上生存,总是有着很多的不如人意,其实是因为有着很多外在因素的影响吧!使得自己的可控性实物变得渐渐虚无!苏鑫就是如此。

  毕竟林瑜雅家的企业在全国都小有名气,对于他这一个4S店的员工会是什么看法呢?虽然作为颜氏家族的一员,苏鑫家的企业也还算做可以,但真正的掌舵人不是苏鑫的父亲,而是苏鑫的外公,所以,此时也有有点自卑!感慨这人生,可笑,可笑啊!

  就在他感慨这人生与纠结是否要给林瑜雅打电话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了一个喝醉酒女人,此时已经是夜里八点了,因为他去面试完了之后,是一路走着回家的,所以,不知不觉的天就已经黑了,不是不愿意打车,而是根本没钱打车。因为他这个月的零花钱已经快没了,所以,他……

  他刚开始并没在意,也许就是一个刚失恋的女人在借酒消愁呢!不过,越走进他越感觉有一种熟悉,他低头看了看,似若一个人的身影,女人一个翻身,他看清了正脸,是林瑜雅!他急忙的扶起林瑜雅。却不想林瑜雅借着酒劲说道:“去***,敢打我。从小到你你们就爱打我,这次我犯什么错了,就打我,哼,打我!打我我就喝酒,我我我我喝死你们!哈哈哈!”说着准备将酒瓶口对着嘴,这是被苏鑫一把拖过酒瓶,喝道:“别喝了,到时他们没被你喝死,你就把自己给喝死了!”

  “你给我,我要喝酒,你谁啊?把酒给我!给我!给不给,不给我打你!”

  “来呀,你打我吧!你能打到我吗?你”

  “我要喝酒,给我…”说着想要往苏鑫手里抓去,苏鑫一个转身,然后把酒瓶里的酒全给倒了,然后再把酒瓶子给了林瑜雅。

  林瑜雅将瓶口对着嘴,扬了扬头,发现已经没酒了,然后又开始着一阵乱疯!苏鑫只得无奈的陪着,不过,他也很高兴,很愿意陪着她!

  忙活了很长时间,此时的林瑜雅已经睡着了,躺在路边的草坪上,苏鑫也跟着躺下,静静的看着她,月亮的光线照射在这个大地,夜里林瑜雅朦胧的可爱脸庞又一次触动着苏鑫的内心!一小会儿后,苏鑫架起沉睡的林瑜雅在最近的一个宾馆里住了下来!

  苏鑫拿湿毛巾给林瑜雅擦脸,不禁细细的打量起这个姑娘来。长长的睫毛微微扑闪,白皙的脸蛋在酒精的作用下泛起了粉红,还嘟着樱桃般的殷红小嘴,在暖黄色灯光的渲染下更显得平静,祥和。只是,她睡梦中还蹙起的眉,怎么都抚不平似的,惹得苏鑫心里一阵怜惜。他轻轻俯下身,压着汹涌的心绪,小心翼翼又无比认真的吻上了她额上那个淡淡的‘川’,一下又一下。

  又是新的一天,依旧是一个大晴天,因为才早上七点就有一丝光线照射在窗沿上,苏鑫这一夜都在陪着林瑜雅。现在他正在外面买着他和林瑜雅需要吃的早餐,也顺便把昨天林瑜雅酒醉后拿去干洗的衣服拿回来。因为林瑜雅出来喝酒就那一套衣服。不过,干洗衣服和开房间的钱都是从林瑜雅钱包里拿的!诶!也算是活得有点悲催吧!

  林瑜雅被窗外的光线刺醒了,虽然早上的阳光不大,但是透过窗帘一条缝隙穿入眼角,也不免得有些刺眼!林瑜雅艰难的睁开双眼,环顾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自己正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她急忙拉住被角,在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

  “昨晚…昨晚刚开始我爸打了我,然后我就哭着跑了出来……喝酒,对,喝酒。后来我喝醉了,好像有一个人在对我说着‘什么,他们没被我喝死,我就把自己给喝死了!’”她坐在床头慢慢的回忆着,拍打着自己的头!

  然后,她又接着在想,是谁呢?最后,现在,我是怎么来这儿的?是谁带我来这儿的!正在她仔细在想的时候,苏鑫推开门拿着衣服和早餐说:“你醒了,好点了吗?头还疼吗?”

  林瑜雅一阵惊讶:“苏鑫?你怎么在这儿?这是哪儿?”

  “这是宾馆里,你昨天喝醉了,我刚好路过,然后就带你来这儿了!”

  “那……我这衣服……”

  “是我帮你换的,不,是我请酒店女服务员帮你换的!”

  “不用刻意强调,是你换的就承认吧!我的身体你肯定全都看完了吧!哼!”苏鑫一阵冤枉,因为昨夜的他,的确是请酒店女服务员帮你林瑜雅换着衣服。

  看着苏鑫有些冤枉的脸,林瑜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说着一句:“把衣服给我吧!你个流氓!”苏鑫道:“我不是!”

  “你都把我全身给看了,而且还是在我喝醉酒的时候,真不知道昨夜你有没有做过……的事!还有现在,你把衣服给我了,都还不出去,是不是还想再看一遍。”苏鑫又是一阵沉默!好一会儿了才说:“Believe is not,反正帮你换衣服的人,不是我。还有,叫谁小流氓呢!”然后有点小生气的提着早餐出了林瑜雅睡觉的房间!林瑜雅也在心里笑骂了一句:“大流氓!”不过,她也没去在意到底是谁帮她换了衣服,也许真的是酒店服务员帮她换的呢,但谁有能说得清楚呢!

  从小到大,苏鑫作为林瑜雅唯一要好的异性朋友,在一起同时生活了十几年。虽说大学这几年没有时常在一起,不过他们彼此的关系还是比一般的人要亲密一些。苏鑫可是见证着林瑜雅一点一点的成长的。所以,林瑜雅并没有深究这件事,当然也没有要责怪或者讨厌苏鑫的意思!

  4

  不一会儿,林瑜雅就换好了衣服,还是昨天的那一套,不过衣服上的酒味变成了熏衣香!然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来到了主客厅。这时她的气色已经好多了,头也不是很疼了,进入客厅,就说着:“苏小流氓,早餐都有些什么吃的啊?”

  苏鑫苦笑道:“林先生,叫谁小流氓呢!再说,以你的性格,还在乎昨晚是谁帮你换的衣服!再说了,帮你换衣服的也不是我啊!”

  林瑜雅疑问着说:“我的性格?什么性格!?”

  苏鑫略带调侃和戏喜的说:“嗯!这个嘛!用语言其实不太好言说的!就是那个什么……什么…什么来着!哦!对了,你不想是个女人!”

  听完这句话,林瑜雅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戮的光:“你确定!”

  苏鑫急忙闪躲着林瑜雅的眼睛!跳到后面,给林瑜雅捏着肩说道:“林先生,息怒息怒!来来来,你最喝的牛奶,最喜欢的面包!”

  林瑜雅蔑视了一下苏鑫了说:“嗯!不错,小鑫子,还知道本宫喜欢的东西。”

  苏鑫不由得又一阵苦笑:“小鑫子,好久没叫过了吧,这个称呼!”林瑜雅也是一阵感叹:“是啊,还是小时候看《还珠格格》的时候给你叫的名字,这一晃都快十年了!”

  “是啊,都快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以前的天真烂漫都让现实给磨平了棱角,迷迷糊糊看不清未来的方向了!”林瑜雅听完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然后各自吃着早餐。

  在快要吃完早餐的时候,苏鑫向林瑜雅问着:“瑜雅,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昨天?昨天我看你一个人喝得晕头转向的,还有说着是谁打你?”

  林瑜雅摇了摇头叹息着道:“诶!还是被你给看见了,哈哈哈,小鑫子!”

  苏鑫又一次严肃着说:“认真点。别闹!”

  林瑜雅再次摇摇头叹息着,沉默一阵后才说:“昨天是我爸打的我,是因为我哥的事情。明明是我哥犯的错,他为何要打我,还说是我不称职……”说着哭了起来。苏鑫也急忙的去搂住林瑜雅,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但是没有言语,因为林瑜雅家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典型的重男轻女。所以,他也知道他这次应该是错了,是不该问的!他后悔的给了自己一巴掌!林瑜雅抽噎着道:“苏鑫,你干嘛!”

  苏鑫大声着说:“是我的错,我不该问你为什么喝酒的,我明知道你会伤心的。”

  林瑜雅拉着苏鑫抽噎着说:“不怪你,你不问我,我也会说的,我想找个人发泄发泄,也许发泄完了之后就会好多了!”苏鑫沉默的看着林瑜雅。过了一阵后,对林瑜雅说:“要不,我们去河边发泄发泄吧!”林瑜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

  准备了一些酒,林瑜雅和苏鑫打了个车来到了城市郊区的一条河边,这条河平时有很多人在这里钓鱼的,不过,今天却没有几个人在这里。

  苏鑫向林瑜雅递了一罐啤酒:“现在是什么心情?”林瑜雅可爱的说着:“有你真好!”苏鑫一下子懵圈了!调侃道:“林先生,这像你吗?”林瑜雅给了苏鑫一个眼神,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苏鑫耐不住的问了一句:“那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还准备回家吗?”

  林瑜雅此时也淡然了许多,无所谓的说:“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去学校吧,暂时不回家了!不想看见他们那副面孔!”苏鑫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过了一阵后,林瑜雅向苏鑫问着一句:“你昨天去干什么了,怎么会在那里碰见我!不过,也幸亏是你,要不然我可能就已经……或者现在可能还在那个路边睡着的呢!”

  “我昨天其实是去找工作去了,然后想打给电话给你的!不过后来在路边看见一个酒醉的女子,我走进一看,就看见了你!”说完之后又带着一种责备的说:“你说你干嘛要一个人晚上跑出来去喝酒呢?万一遇到个坏人可怎么办呢?是不是!”林瑜雅听着苏鑫的责备没有说什么,只嘟了嘟嘴。过一阵儿后又才问道:“那…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还可以吧!兜兜转转之后,一家4S店!做营销。”苏鑫难以启齿的说。林瑜雅没在说什么,因为他知道他此时是有点自卑的!只是举着手里的啤酒对着苏鑫说:“来,干一个,加油!”苏鑫也迎着林瑜雅的步伐:“来,干!”

  几罐啤酒下肚,他们各自都在抱怨着自己的不快之事,苏鑫说:“去他妈着不如意的人生,为何人和人之间要有差距。他们为什么就可以顺顺利利,而我就为何要过着这***不顺意的人生!”

  林瑜雅:“别人家的女儿都是宝贝,而我呢?我在你们眼中是什么,是什么?是野孩子吧!哈哈哈哈!”

  苏鑫:“吼……”林瑜雅也跟着:“啊……”几乎都把自己声音达到了一个极限!然后各自躺在了河边草坪上!二人对眼会心的笑了一笑!

  苏鑫看了看表说:“已经十二点了,你饿吗?”林瑜雅摇了摇头。然后,有看着彼此笑了笑望向着天空,不过阳光太刺眼,他们用着一片绿叶挡在着自己的脸上,感受着阳光的沐浴。不过感受感受着,苏鑫就睡着了,因为昨夜他照顾着林瑜雅,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休息,所以,此时的他躺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而林瑜雅也并没有去打扰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他。

  不知不觉就过去三个小时了,苏鑫才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林瑜雅正坐在自己的旁边。苏鑫半睁眼的问着林瑜雅:“现在几点了,我睡过去多久了!”

  林瑜雅回答着说:“三点了!我饿了!”苏鑫拍了拍自己的头,用河水使自己清醒了一些后说:“走吧,我们去吃饭!”说完陪着个笑脸!

  兜兜转转,大约四点的时候,他们来到了林瑜雅所在学校门口。在学校旁边一个小市场吃了一顿自助火锅后,苏鑫陪着林瑜雅到达了她雅宿舍楼下,然后,又开始走着回去的路了!约莫在七点的时候,苏鑫才回到自己的宿舍。不过,此时的宿舍却一个人都没有。当然,苏鑫也没有去问他们去哪儿了,只是做着一个汽车营销活动策划案,然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睡觉了!

  5

  又是新的一天,今天是苏鑫去上班的第一天,早上六点的他就起床开始进行着洗漱,换了个发型,配上一身休闲的着装,向着4S店走去。

  到达4S店以后,换了一身工作服,开始对着电脑进行着第一天的工作,其实他自己也非常迷茫,这个4S店主要是怎样进行营销的,还有自己昨夜所制定的营销方案是否有用。

  事实证明,理想和现实还是有距离的,所以,即使是有着很好专业知识的苏鑫,刚开始进入工作的时候,一头雾水。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觉得有着一颗爱学习的心。所以,他一直在观察着同事们,学习经验,同时也在想着自己的营销方案如何改进,如何应用到实际。但还是因为实践能力有些欠缺,所以,在一些事情上还是完成得不如想象!

  不过,他并没有感觉到这是件坏事,反而,对于他而言,这种锻炼很有必要,现实的种种,也需要时间和经历来清楚认识!所以,苏鑫很认真的在学习和经历着!

  忙了一上午,他们开始着自己的午餐,午餐由公司统一提供,所以,他们可以不紧不慢的享受着食物带给味蕾的刺激和食物本身具有的原汁味!

  这个4S店一天工作时间为八小时,所以,在进食完午餐后,苏鑫他们仍有一小部分时间用来休息。

  吃完午饭后约莫休息了半小时之后,苏鑫又开始着汽车营销工作,今天一上午总共来了五个看车的人。

  当然,苏鑫一个也没去接待,而是在一旁学习着,看着店里的同事们是如何进行营销的,同时他也在学习过程中完善着自己的汽车营销方案和计划。

  就在苏鑫下午又开始学习的时候,店里来了一个女孩,像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黝黑纤直的长发及腰,黑色的皮衣透露着一股难以接触的气质。

  走进来,苏鑫看见一个同事过去,因为距离较远,苏鑫并没有听清,她们在交谈什么内容,只看见同事刚开始做着一些礼仪性的动作,之后,看见同事用食指向着总经理办公室指去。

  苏鑫并没有看太久,因为此时的他还要多学习学习实践经验,完善自己的经历。

  所以,此时的他一直在做着自己的笔记和心里默记营销中的一些技巧,其实他也知道,主要是要弄清楚消费者的需求和心理。

  可理论知识应用到实践里还是需要一定的磨合,否则再完善的理论和再丰富的知识也充其量能算做是纸上谈兵,没有任何实质性存在的意义!

  毕竟工商学和艺术、哲学、语言学之类的东西还是有着明显性的一些区别的!

  没过多久,苏鑫就看见刚刚进来的那个女孩换上了和其她女同事一样的工作服。

  苏鑫在心里默述了一句:“原来她是来找工作的啊!”

  不过,也只是心里默述了一句话而已,又开始着自己的工作。

  这个公司女员工比较多,所以,苏鑫也感觉自己的压力比较大,因为公司是以业绩论工资的。

  这个女孩是比较外向的,才刚开始换上工作服,就和其他同事打成一片了,这点让苏鑫感觉到自愧不如,同时也改变了第一眼看见这个女孩的认知,原来她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触的,可能是自己比较拙见了吧!

  时间总是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上班第一天总是会有着难以述说的激动和对事物讨厌或喜欢的第一感官,对苏鑫来说,这个4S店可能就是自己的第一个工作地方了吧!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不会在这里长久的待下去,毕竟他的梦想可不仅仅是找份工作度过余生的。

  下午来看车买车的人也不是很多,但送车来保养和维修的却不少,不过,这也让苏鑫学到了很多。

  当然,他也知道了那个女孩的名字,并和她有过小小的交谈,这个店里可能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也就只有那个女孩了。

  女孩名叫秋怡,性格外向开朗,容易接触,不过第一次看见她你可能会觉得她很高傲,这可能和她本身所具有的气质有关吧!

  当然,她美丽的外貌也可能会让你忍不住会多看几眼,但又不敢多看。

  这是苏鑫对秋怡总结出来的印象,当然,也只是他自己心中的所想,当然,这并不是重点。不过,也让他对消费者有了一点更深的认识!

  闲散了一天,其实也不能说是闲散,而是这个4S店本就有着这样一种感觉,有人来看车保养车,就去接待一下,适当宣传一下,没人来就干坐着。

  这等感觉,勉强算是闲散了吧!不过,对于苏鑫而言,此闲散也并非无所事事,而是外在给人的感觉是闲散,其实内含玄机,毕竟营销这一行业,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不过,一个企业或公司或集团缺少了营销,那就可能说是发展不起来,因为,离开营销,企业就像是一个没有市场到处游走的孩子,没有方向感。方向感都没有了,何来发展而言呢!

  下班时间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到来,女孩又换上了她那件黑色皮衣,依然透露着一股难以接触的感觉,不过,当你接触过了此类人之后。

  你会发现,其实他(她)并非如此!大家相互告慰了一下,就开始各自回家了,此时,苏鑫也看见了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正向着店内走来,苏鑫眉头轻皱了一下,因为此时店里同事们都已经离去了,只剩下着老板、秋怡和自己。

  不过,也暗自高兴了一下,自己可能有机会实践一下了,并且还不会众所周知。但已然是他想错了,这个男子是来接老板回家的。

  男子迈着正直的步伐,这种气息,让人感觉从自己的身旁过一下,就可以让你心里颤抖一下,或许,这就是所谓大将之才自有气息吧!苏鑫在心里感想着,他自己其实也曾经在心里想过无数次自己的气息,不过,最终还是因为底气或者说是底蕴不足,而自甘自己不是那类人。

  男子笑声说道:“陈总,下班了吗?”陈总,我们老板最喜欢别人对她的称呼,因为她感觉这样才能配得上她的高贵雅致。

  陈总回了他一个笑容,随即说道:“快了。还有一点点事。”

  男子也并不着急,耐心的在等待着,不过,也没过多久,陈总就忙完了手头的事,对男子笑声说:“走吧!”

  走出办公室,就看见苏鑫和秋怡还在店里,而此时店里也只剩下了苏鑫和秋怡。

  看见苏鑫和秋怡后,陈总笑着对他们说:“你们怎么还没走呢?”

  见苏鑫沉默着没有说话,秋怡忙着应道:“陈总,我们以为这位男子是来看车的,所以……”

  陈总点点头笑了笑,说道:“哦,真是个尽职的小女孩啊!不过,他并不是来看车的。”

  苏鑫和秋怡相互看了一眼,自是没有再言语。

  陈总见苏鑫和秋怡都没有说话,笑着对他们说道:“哦!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宋总,以后会和他们集团有很多的业务往来,所以,需要长接触的。还有,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想他还是可以对你们略显一些绵薄之力的。”

  苏鑫笑着点了点头,说:“陈总有心了!”

  因为他知道这句话隐含着:“你应该不会在我这个小店待上多久的,日后发展好了,请记住我!”

  陈总也没在意苏鑫的话语,因为,在第一次看见苏鑫的时候,她就感觉苏鑫骨子里透露着一股大将之气,当然,也只是她的感觉而已,也可能是她从事营销行业以来见过太多太多的人的缘故吧!

  同时也是因为苏鑫对专业知识的掌握给了她对现代大学生的一些转变吧!

  总之,不管如此,她还是觉得苏鑫应该不会在自己的小店里待上很久。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苏鑫会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或投资者也说不准。

  见苏鑫说此话,陈总仍是笑着说道:“小伙子,我很看好你。”

  便有转头说道:“宋梓,你过来。”男子依然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苏鑫们交谈的地方走去,走到陈总旁边,没有任何言语。

  随后向着苏鑫和秋怡说道:“这位是宋总,日后若是有需要,可以联系他,我想他应该可能给你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然后,宋总拿出两张名片,让苏鑫和秋怡收下,苏鑫和秋怡相互看了一眼,收下了宋总的名片。然后,四人一起离开了4S店。

  走到店门口的时候,陈总向苏鑫和秋怡说道:“你们家住哪儿?”

  苏鑫应道:“我现在准备回学校去。”

  秋怡也回道:“我也准备回学校了。”

  陈总有些疑问的表情,然后对秋怡和苏鑫说:“正好,我们也正好经过那条路,一起走吧。”

  苏鑫和秋怡也没在多做推辞,然后四人一起上了车,在车上进行着一些小小交谈。

  没过多久,苏鑫和秋怡就到了学校,而宋梓和陈总离家还有一段距离,他们简单的言谈几句之后,就又继续行驶在城市街道。

  而此时苏鑫也惊讶着,原来她和我是同一所学校的。当然,此等惊讶,并没有表现在脸上,之后,他们也相互简单言谈几句后,各自回宿舍了。

  6

  话说苏鑫和秋怡相互言谈了几句后,各自回寝了,而陈总和宋梓还驰车在归家的路途中。

  陈总全名陈铭钰,是重庆大学的一名经济学博士,毕业后回到家乡贵州独立创业,凭着自己对当时市场、当时国情、消费者心理、经济领域投资、管理的职能的高度把握,她成功的创立了一家自己的企业(公司),并且在最近两年里,销售一度上升,业绩也一度变好,4S店是她公司旗下的一个营销领域,而苏鑫去工作的那个地方,也正是她最看重的一个营销。

  繁华的都市,连深夜都不是那么的安静祥和,每一个孤独的夜,人们总爱独自走在这个有些孤独的夜,哪怕是如此吵闹,内心也渴望寻求一份宁静。

  这个夜,很安静,安静得让人感觉有些害怕。宋梓和陈铭钰在这路道中穿行着。还是陈铭钰先开口说了话:“宋梓。对不起,那天是我太激动了,我看见你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一时没控制得住。”

  宋梓回应道:“都过去了,没事儿了。对了,那个苏鑫,你真那么看好他吗?我觉得他很一般啊。”

  “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在雨中吗?那个时候苏鑫也在,坐在那家咖啡馆里,和林总的千金。”

  “那你……”

  “没事儿,我心中有数。若是他真有能力,在4S店那么干着,也挺不错。但他有一个毛病,就是比较善说辞,语言还不够精炼。但作为现在大学生,也算是不错了。”

  “哦哦,好吧!不过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一定要告诉我。”

  “嗯嗯。会的,好好开车吧!”

  “好嘞,到家了我也想好好开车。”

  他们会心一笑,没有接着聊下去。

  这个时代,这个城市。孤独的人总晚回家,行走在路上的人,内心都需要一份安慰吧!

  第二天一早,苏鑫照常去上班,在学校门口碰巧遇上了秋怡,各自看了对方一眼,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

  来到工作的地方,发现今天没有开业,而在门口也一个人都没有,除了苏鑫和秋怡。这时他们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秋怡说:“苏鑫,你给陈总打个电话试试。”

  苏鑫没有犹豫,随即拨通了陈总的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作为只在那里工作几天的苏鑫,没有接着再打,毕竟上一层次的电话,下一层次除了汇报工作以外,是不能够随便打的。

  看着目前这个状况,苏鑫没有慌张,只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或许与他多年以前所做的那个梦如出一辙。

  或许一切都是天注定,或许一切都在冥冥之中自由安排。

  电话接通,响了几声,没有人接。只隐约听见:“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还有一句英文,说得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等待的日子总是漫长的,才过去不到半个小时,他们都感觉等不了了,这无果的结局,这么一直等着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他们商量着,进入了一家餐馆。

  这是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餐馆,他们俩各自点了一些小菜,边吃边等着,毕竟才刚上班一天,第二天就不到的确有点那个什么了,尤其是对于还是大四学生的他们。

  就餐的环境的确很不错,在别人的眼中,他们可真像一对恋爱中的情侣。

  就在这时,有这么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苏鑫,你今天不是在上班吗?”

  苏鑫一回头,有点像被吓了一跳,原来是林瑜雅。

  苏鑫急忙回道:“这位是我的同事兼校友,秋怡,今天我们一起从学校来到工作的地方,发现没开门,于是,就一起来边吃边等了。”

  林瑜雅对着秋怡说:“我叫林瑜雅,是苏鑫的好伙伴。”

  秋怡起声笑着应道:“幸会。”

  接着他们坐在一起吃着这顿餐(早餐已过,午餐未到)。

  接着林瑜雅告诉了他们一个新闻,说是昨天夜里出了一起车祸,车里一男一女当场死去,连急救车都没上。

  经过调查,得出结论是:疲劳驾驶,关于他们的身份,还正在调查中。

  秋怡和苏鑫都很认真的听着这个故事,或许他们心中都有着这样一个想法:会不会死去的就是宋总和陈总……

文章标题: 那些年的日子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813-0.html
文章标签:日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