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阿拉伯夜晚

时间: 2019-09-11 | 作者:逆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从前有一位穷苦的小伙子,他叫优努斯。他穷得只剩下一件遮住身体的衣服和一双草鞋,尽管如此,他却依然乐观地说道:“我拥有最美好的东西,那就是我身上的衣服和鞋子,我敢说,全世界没有人会穿着同样的服装在街上走路,因此,我是最特别的人!”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喜欢自欺欺人的家伙很难活下去,但是,他有养活自己的办法,那就是到垃圾堆里挑拣能吃的东西,每次捡到一块被吃剩的面包或者烂苹果,他都会跪下来祈祷:“感谢真主对我的恩赐!”

  有一次,他来到垃圾堆里翻捡了半天,突然见到一块破旧的毯子,对于这块既不能用来吃喝,又不能穿在身上的东西,本来没打算去捡,可是,他见到了毛毯上面绣着胡巴勒(阿拉伯神话中的众神之主)的图案,引起了注意。

  “哦,是谁将绣着神的毯子丢在这样肮脏的地方!”优努斯惊叹息着将这块毯子捡起来,并仔细地欣赏着上面的图案。

  只见图案上掌管着占卜和神事的胡巴勒那断裂的右手掌被装上金色的手掌,“天呀,这正是主神的象征!”优努斯将这件毯子披在了身上。

  他轻轻一跳,竟然全身飞腾而起,接着,越飞越高,他的眼前浮现着天光云影,万顷波涛,他惊叫着,飞翔着,在天空里像一只乱撞的飞鸟,只见眼前出现了一片茫茫沙漠,沙漠上有七八个头上缠着白布的阿拉伯商人和一头倒下的骆驼。这群阿拉伯商人实际上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强盗,他们都是游牧的贝都因人(阿拉伯游牧民族),本来过着驱赶羊群逐水而居的生活,后来成为了“香料之路”和“丝绸之路”上的强盗,专门偷袭印度、波斯、罗马等商队,劫夺大量的香料、金银和丝绸。

  由于遭到仇家的袭击,这伙强盗好不容易逃到这里,仅剩下八个人,唯一的一头骆驼也死去了。

  他们正在争论手中的骆驼尿应该如何分配,对于贝都因人而言,骆驼尿是难得的宝贝,用它洗澡可以抵抗蚊虫叮咬,成年男女将它当作最好的洗发水(现实中亦如此,有据可查),而且,它还是魔鬼的克星!

  强盗头子扎希德说道:“我们有两大桶骆驼尿,怎么分配都有点不够呀,让我好好想想办法。”

  正在这时候,尤努斯裹着飞毯从天而降,一头撞到沙丘上,一名强盗被吓坏了,致使他失手扔掉了一桶骆驼尿。

  看到骆驼尿壶倒在地上,黄色的尿液流进沙丘,扎希德愤怒地吼叫道:“抓住这个混蛋,他必须赔偿我们的损失!”说罢,拔出弯月刀架在尤努斯的脖子上。

  长着大胡子的强盗木里克说道:“老大,这家伙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伙人用刀架着自己的脖子,又见了他们的穿着打扮,尤努斯明白自己遇见强盗了,为了活命,他信口胡编道:“我是主神胡巴勒的使者,因为迷失了方向来到这里的。”

  “什么,你是胡巴勒的使者,哼,我可不相信。”强盗头子扎希德说道。

  木里克说道:“老大,还是谨慎为妙,我们是亲眼见到他从天而降的。”

  “那好吧,为了验证你没有说谎,你就把那头死去的骆驼复活,反正你是主神胡巴勒的使者,应该有这种本领的。”扎希德说道。

  尤努斯惊道:“不,不,不,按照神明的指示,死去的任何人、动物,他们的灵魂都要去真主面前接受审判,然而去往地狱或者乐园,不可以将其召唤回来的。”

  “那好,退而求其次,你把你刚才撞翻后洒到地上的骆驼尿,重新变回来吧,让这个尿壶重新充满骆驼尿,这才能证明你是神的使者。”扎希德说道。

  尤努斯接过尿壶后,说道:“可以,不过神的使者在作法之时,凡人们都要闭上眼睛,不得窥视。”

  强盗木里克虔诚地双掌合十道:“那是当然,我等凡人自当闭上眼睛,怎敢窥探使者作法。”于是,八个强盗全部闭上了眼睛。

  尤努斯见到他们都闭上眼睛后,便拿起尿壶转过身去,亲自往尿壶里洒了一泡尿,知道尿壶满了为止,他转过身说道:“好了,我已经作法,让骆驼尿重新溢满这个壶。”

  扎希德睁开眼来,阴笑道:“好个神的使者呀,现在,我命令你亲口喝下这壶尿!”

  木里克大惊失色地说道:“老大,你怎么能对神的使者不敬!”

  “笨蛋,我刚才是假装闭着眼睛,偷看到这家伙往壶里撒尿,却骗我们说施展法术变出骆驼尿!”扎希德说道。

  尤努斯故作惊讶地说道:“原来你偷看我施展法术,怪不得你会说我往壶里撒尿,那是因为你的不敬,使你的眼前出现幻觉。”

  面对强词夺理的尤努斯,扎希德火冒三丈,他命令属下冲上去把他乱刀分尸。

  可是,强盗们却犹豫再三,他们不知道尤努斯到底是不是主神的使者,便都拿着刀,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尤努斯说道:“想验证我是不是神的使者很容易,使者是会飞的,而凡人不会飞,让我飞起来给你们看看!”

  于是,尤努斯后退几步,把飞毯披在身上,扎希德怒吼道:“不要让这个骗子跑掉!”便挺着刀追来。

  可是,他的手下们却担忧尤努斯是神的使者,生怕他的行为惹恼了神明,于是,他们纷纷来阻拦扎希德进攻尤努斯。

  就这样,尤努斯顺利的利用飞毯跳起来,飞到了空中,在从强盗们的头顶掠过时,他顺手带走了强盗们仅剩的一壶骆驼尿!

  扎希德眼睁睁地看着尤努斯逃跑了,气愤之余拿起刀来乱砍,一口气杀掉了手下的六个强盗,木里克跪地求饶道:“老大,我发誓会帮助你找到刚才那个骗子,请你不要杀我!”

  扎希德不希望一个手下都没有,便放过了他。

  二、阿依莎

  朱古拉城堡就像沙漠中幻化出的仙境,古意悠然的城堡和飞翔在沙漠绿洲上的飞鸟,让人仿佛穿越到美丽的仙境。

  一走进古堡,就可以看见一条碧绿清澈的运河蜿蜒其中,阿拉伯风情的木船悠闲地穿行其中,和海鸟逗趣,河桥接连两岸,岸边满是茂密的棕榈树和椰枣树。

  城堡的主人叫穆罕默德瓦哈姆,是名震天下的大富豪,他拥有自己的领地、军队和臣民,俨然成为一地之主。

  瓦哈姆的女儿穆罕默德阿依莎已经成年,为了给女儿寻觅如意郎君,瓦哈姆发布命令道:“我拥有全世界最贵重的珍奇异宝,哪个年轻男子能拿得出让我觉得耳目一新的珍宝,他就拥有了迎娶我女儿的资格!”

  消息公布后,来自天南海北的无数少年郎争先恐后地拿着神奇的宝物来见瓦哈姆,梦想着迎娶美丽富有的阿依莎。

  然而,无论这些年轻人们拿出怎样的珍宝,在瓦哈姆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小玩意,看着无数年轻人的黯然离去,他也在忧虑地想:“难道天下没有真诚的小伙子,拿着真正的宝物来娶我的女儿吗?”

  话说尤努斯从强盗头子扎希德的刀下逃生,并夺走了他唯一的一壶骆驼尿后飞到空中,在蓝天上盘旋良久,逐渐学会了控制方向。

  他从空中一眼望见这片沙漠绿洲里的古堡,只见古堡的最上层是一处突出的镶满了花环的平台,一位美貌的阿拉伯少女正在平台上凭栏远眺,那婀娜的身姿和美颜的脸庞令人心醉。

  尤努斯立刻披着飞毯来到了古堡的平台上,平台上的少女正是阿依莎,她吓了一跳,不过瞬间就镇定下来,笑着问道:“你是准备来迎娶我的人吗?”

  尤努斯虽然有些糊涂,不过面对这样迷人的姑娘,他只好顺着说道:“是,啊,是的。”

  阿依莎说道:“你出现的方式还蛮特别的,那好吧,与众不同的小伙子,你有什么特别的宝贝吗,最好是我爸爸所不曾拥有过的。”

  “特别的宝贝,啊,我有!”尤努斯想起了从扎希德手中抢来的骆驼尿,他想:“这应该算是特别的宝贝了。”

  于是,他从怀中取出了尿壶,打开壶嘴后,里面的骆驼尿的腥臭味就飘出来了。

  “这是什么?”

  “这是送给你的宝物,骆驼尿。”

  “天哪,你说什么,居然拿着畜生的尿液来戏弄我,还说是送给我的礼物,你真是胆大妄为!”阿依莎说道。

  尤努斯辩解称:“我听见游牧的贝都因人说的,骆驼尿可以用来洗澡,倒在头发上,可以使头发柔顺并且防止蚊虫叮咬,不信,你可以试试。”说罢,他将一壶骆驼尿倾倒在阿依莎的头上。尿液顺着她的头发浸湿了全身。

  阿依莎哭喊道:“救命呀,有个精神病跑到我的房间里侮辱我!”

  尤努斯不明所以,慌张地说道:“姑娘,你别喊呀,我是为了你好!”

  可是,不一会,一群士兵就推开了她的房门,冲进了平台,他们拿着长毛冲向尤努斯。

  尤努斯害怕极了,情急之下,他解开身上披着的飞毯用力一抖,一股疾风吹来,这些士兵们立足不稳,被吹得倒退了好几十步,接下来,他将飞毯披在身上,用力一跳,飞向了空中……

  三、亡之灵

  尤努斯生怕被城堡里的士兵捉住,他想:“我明明是好意,把贝都因人的宝贝,一整壶骆驼尿都倒在她头上,她竟然认为我是在侮辱她,如果她喊来的士兵抓住我,一定会处死我的!”

  他披着飞毯翱翔在蔚蓝的天空,此时,太阳慢慢地下山了,一轮弯月太天幕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忽然间,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来:“放下我,你这个混蛋,你信不信,我的父亲会把你砍碎了,喂鹰的!”

  尤努斯低头向自己的身后看去,只见飞毯的后延上挂着个少女,她正是阿依莎。

  原来,尤努斯挥舞飞毯击退城堡上赶来的士兵后,急忙卷起飞毯跃入空中,竟然不小心把阿依莎也卷进了飞毯里,飞入空中,此刻,阿依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便开始大声的吵闹。

  “天哪,原来你在我的飞毯里,你千万要抓紧飞毯,如果你一松手就会掉下去,粉身碎骨!”尤努斯警告道。

  “我要告诉我的父亲,你这个恶棍!”

  “你的父亲是谁?”

  “你竟然连我父亲都不知道,他就是穆罕默德瓦哈姆!”

  “哦,原来你是朱古拉城堡主的女儿!”

  阿依莎大吵大闹,非要尤努斯放下自己不可,甚至用手去拉扯尤努斯。

  尤努斯在天空中竭尽全力控制着飞毯的飞行方向,此刻,被阿依莎用力拉扯,顿时失去了方向。“喂,你别拉着我的手,我们快要掉下去啦!”“我不管,要死就一起死!”

  就这样,两个人在天上拉拉扯扯,飞毯完全失去了方向,径直朝地面的沙漠栽下去。

  只听“噗咚”一声,尤努斯和阿依莎裹着飞毯掉进了一个装着蓝色的水的容器里。

  “天哪,这是在哪里?”阿依莎惊叫道。

  “不要在嚷了,刚才就怪你,我们才会摔下来,我感觉我们好像掉进了某个大瓶子里。”尤努斯说道。

  没错,这两人的确掉进了瓶子里,而且是掉进了魔鬼的瓶子里。

  就在两人在天空里争吵拉扯之时,沙漠上出现了两只魔鬼,一个叫亡之灵,一个叫风之魂,他们正在那里打赌,亡之灵说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因为我是丝绸之路上,无数亡灵汇聚成的魔鬼,看那万里黄沙,听那驼铃声声,死去的商人们却再也回不到家乡,而我正是他们,他们正是我。”

  风之魂说道:“我们打个赌好了,假如在三天之内有人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就不算最孤独的人。”

  “哈哈,我是亡灵,哪里会有人能紧接我呀,我们就打赌好了,如果我输了,甘愿向你供奉美酒琼浆。”

  “好的,一言为定!”

  哪知道,亡之灵刚说完话,尤努斯和阿依莎就从天而降,直接跌进了他手中所持的魔法瓶中。

  风之魂哈哈大笑,说道:“还用三天,三秒钟后就有人来到你的面前,而且跳进了你的魔法瓶,你输的太快了!”

  亡之灵勃然大怒,他转身离开风之魂后,踏着丝绸之路上的黄沙朝前走去。

  尤努斯在瓶子里惊恐地叫喊道:“喂,拿着瓶子的人,我们在你的瓶子里,麻烦你把我们倒出来好不好!”

  亡之灵对着瓶子大声吼道:“混蛋,是你们还得我打赌输了,是你们害得我要向风之魂进贡,向他献媚,我要走到沙漠的最深处,把你们埋在黄沙里面,永世不得超生!”

  “等等呀,我亲爱的魔鬼,我是胡巴勒的使者,你不可对我不敬!”尤努斯信口说道。

  “哼,我是丝绸之路上的亡魂,当我们无数商人客死他乡时,胡巴勒怎么没有给我们指引。”亡之灵说着话,继续向沙漠中迈进。

  “喂,你不要把我埋进沙漠,那样的话,我再也见不到父亲穆罕默德瓦哈姆,再也回不到美丽的家乡朱古拉城堡了!”阿依莎哭着哀求道。

  魔鬼哈哈大笑,说道:“原来你是堡主瓦哈姆的女儿呀,太棒了,我听说你的父亲正在为了你的婚事,征求全天下能拿出珍奇异宝的男子,声称拥有特殊珍宝的人才配拥有你,真是个财迷的父亲。”

  尤努斯趁机说道:“你打赌输了,是不是要向风之魂进贡呀,这件事好办,只要你用阿依莎做人质,要挟朱古拉城堡的主人瓦哈姆,他为了女儿可以给你无数财宝,这样,你就可以送给风之魂,兑现打赌的承诺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我这就把阿依莎从瓶子里倒出来,用她来交换金银财宝。”亡之灵说道。

  阿依莎愤怒地对尤努斯道:“想不到你这个混蛋,竟然出卖我!”

  尤努斯赶忙竖起食指,轻声道:“不是这样的,你身上的骆驼尿还没干呢,快点拧你的长发和长袍,把尿液挤出来滴进尿壶里。”说罢,他取出了尿壶放在面前。

  “你要做什么?”

  “贝都因人讲过,骆驼尿可以降伏魔鬼,待会亡之灵会把你放出去,你就将这壶里的骆驼尿洒向他!”

  “我不敢。”

  “我相信你,穆罕默德瓦哈姆的女儿是无比英勇的!”

  不知为何,阿依莎从尤努斯的眼神里获得了力量,她点点头后,将头发和长袍上的尿液都拧进尿壶,然后,她手持尿壶爬到了魔法瓶的瓶口处,大声叫道:“我就在瓶口处!”

  亡之灵手持魔法瓶,向外轻轻一倒,阿依莎就掉到了他那巨大的手掌心里。

  “真是个美丽的姑娘,用你可以换取不少财宝呀!”亡之灵说道。

  阿依莎坐在他的手掌心里,说道:“你是丝绸之路上无数亡灵的化身吗,可以让我近距离地看看你吗,尊敬的魔鬼!”

  “当然可以。”亡之灵把脸凑近手掌上的阿依莎,他也很想仔细看看这位朱古拉堡主的女儿。

  突然间,阿依莎扬起手中的尿壶,将尿液倒在亡之灵的脸上,亡之灵惨叫一声,巨大的身躯跌倒在地,阿依莎趁机跳到地上,捡起了魔法瓶,用力地倾倒,却无法把里面的尤努斯倒出来。

  她拿着尿壶对准了亡之灵,说道:“你赶快把尤努斯放出来,不然我把剩下的骆驼尿全部倒在你身上!”

  亡之灵十分害怕,他只好依言将魔法瓶里的尤努斯倒了出来,其实,阿依莎手中的尿壶早已经空了。

  尤努斯感激地看着阿依莎,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带你回到你的城堡去吧!”

  阿依莎也十分感谢尤努斯,说道:“都怪我,连累你也掉进了魔鬼的瓶子里,要不是你,我今后永远都看不见我的父亲了。”

  尤努斯披上飞毯,带着阿依莎腾空而起,向美丽的朱古拉城堡飞去。

  四、凶恶的扎希德

  尤努斯带着阿依莎乘飞毯回到了朱古拉城堡。

  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整个城堡再不是那个绿洲中的翡翠明珠,古堡上爬满了绿色的枯藤,残垣断壁取代了富丽堂皇的美景,蜘蛛在古堡的每个阁楼上尽情地织网,猴子肆无忌惮地在楼顶和窗口跳着,爬着,蛇和老鼠占领了整个城堡。

  在城堡群落中央的狭长过道里,许多商人赶着骆驼从此经过,通往其他商埠。这些服饰各异的人中有埃及人,罗马人和迦太基人。

  这时候,一名贝都因人突然举着鞭子高呼:“我要宣布对这里享有主权,因为我是这里的征服者!”此人正是强盗头子扎希德。

  说罢,他就开始指挥着自己的手下霸占这个城堡,并对其他通商经过的旅客收取过路费。

  阿依莎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她不明白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父亲和城堡里原先那些人都哪里去了!

  尤努斯找到城堡中的一位商人进行询问,终于了解到真相,原来,他和阿依莎掉进了亡之灵的魔法瓶里后,瓶中一天就等于世间过了一年,所以,当他们从瓶子中逃出来时,人世间已经过了一年半。

  在这一年半里,堡主瓦哈姆率领全城的士兵外出寻找阿依莎,在走进茫茫沙漠之后,他们遇见了强盗头子扎希德和他的手下木里克。

  这两个丝绸之路上的强盗经过一年的发展,聚集了数以百计的手下,组成了专事抢劫的军队,他们眼见瓦哈姆的卫队携带这么多金银财宝,怎能放过这大好机会。

  于是,扎希德命令木里克率领人马冲出去袭击了瓦哈姆和他的卫队,虽然卫队经过了顽强抵抗,也杀死许多强盗,不过终究全军覆没,瓦哈姆战败身死,尸体被仍在沙漠上不知所踪。

  扎希德抢劫成功后,又来到朱古拉城堡,率领军队将城堡洗劫一空,再放一把火,把城堡烧毁,扬长而去,由于沙漠中没找到更好的落脚之地,便再次回到朱古拉城堡,霸占这里,将其作为来往客商的驿站,并收取费用。

  了解到这一切后,阿依莎悲痛万分,她向尤努斯说:“我的一切都毁了,已经无法活下去!”

  在关键时刻,尤努斯给了她活下去的理由,他说道:“你的城堡还在,我还在,你要为了这一切活下去,首先,我们必须找到扎希德,有他在,丝绸之路上永不太平!”

  阿依莎同意他的意见,两人一同去找朱古拉神庙内的先知尼古拉,向他请教击败扎希德的办法。

  谁知,尼古拉见了阿依莎后,一见钟情,称:“我可以帮助你们降服扎希德,不过,条件是阿依莎必须嫁给我。”

  “不,这绝不可以!”阿依莎说道。

  “如果,我可以令你的父亲复活,把朱古拉城堡重新还给你呢?”尼古拉问道。

  阿依莎犹豫半晌后,答应道:“如果是这样,我就答应你的请求。”

  尤努斯望着美丽的阿依莎,心中十分痛苦。

  在谈好了条件后,尼古拉说道:“扎希德全身浸泡过圣水,因此刀枪不入,只有肚脐才是他的唯一弱点,不仅如此,他的睡房里始终摆着一块巨大的大理石,这块石头就是他的妻子。

  数年前,他的妻子因为不忠于他,而被他请来巫师作法,将妻子变成了大理石,后来他又后悔了,可是,那名巫师却已经死去,世间便无人能恢复他妻子的真身,因此,扎希德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把这块大理石放在自己的床上,每天跟石头睡在一起。”

  尤努斯问道:“先知,你的意思是要我躲进大理石里面,待扎希德靠近时,袭击他的肚脐吗?”

  “我只为你提供信息,办法你自己去想!”尼古拉说道。

  于是,尤努斯亲自乘着飞毯,飞进了扎希德的卧室,果然见到他的床上放着一块大理石,他直接在大理石的上面涂上了毒药,然后躲藏在床底下。

  到了晚上,扎希德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直接倒在床上,搂着大理石说道:“我亲爱的妻子,只有当你变成了石头,我才觉得你是我真正的爱人,再也不会辜负我了!”

  突然,他惊叫着跳起来,他感觉到自己中了毒,这时候,躲在床下的尤努斯跳出来,一剑刺中了他的肚脐,扎希德怪叫着倒在了地上。

  五、阿拉伯之夜

  尤努斯携阿依莎之手来找先知尼古拉,告诉他:“扎希德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下一步该如何恢复瓦哈姆的生命?”

  尼古拉望着神灯里飘出的渺渺炊烟,说道:“瓦哈姆实际上没有死,他在遭到扎希德军队袭击的时候,重伤倒下,此时,恰好遇到了沙漠中的死神——亡之灵。这个魔鬼把他当做丝绸之路上的亡魂带走了,要找回瓦哈姆,你们要去求求亡之灵,不过,他是魔鬼,没有任何人可以接近他。”

  尤努斯和阿依莎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在想:“亡之灵曾经遭受过二人的整治,再想接近他可不容易了。”

  但是,尤努斯还是高高兴兴的说:“好的,既然知道瓦哈姆在亡之灵的手里就够了。”

  离开了先知尼古拉后,阿依莎焦急地问尤努斯有什么好办法,尤努斯说道:“还记得亡之灵和风之魂打得赌吗,亡之灵赌输了,要永远以珍宝和美酒向风之魂进贡,所以,我们去找风之魂想办法。”

  “找风之魂有什么用,要怎样和他说呢?”阿依莎问道。

  “风之魂是个喜欢美女的魔鬼,他住在沙漠中风沙最大的地方,只要你出现在那里,他一定会出现,到时候我来向他求情。”尤努斯说道。

  就这样,两人一同走到了沙漠里风沙最大的地方,见到了美女阿依莎,风之魂果然出现了。

  尤努斯对这只魔鬼说道:“亡之灵掳走了朱古拉城堡的主人瓦哈姆,所以,我们想请求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风之魂问道。

  “你不是和亡之灵打过赌吗,结果他输了,答应你,要永远向你进贡,我们向请求你以放弃这项债权为条件,让亡之灵释放瓦哈姆,让他回到他的女儿身边。”尤努斯说道。

  “哈哈,好呀,原来如此,我可以帮你们这个忙,不过,事成之后,这位美丽的姑娘必须嫁给我!”风之魂说道。

  “好的,她叫阿依莎,是瓦哈姆的女儿,举世无双的美少女,如果你能按照我们说的做,让亡之灵放了瓦哈姆,阿依莎就会嫁给你。”尤努斯说道。

  阿依莎虽然心中十分生气,认为尤努斯在用自己做筹码,不过如能救了父亲,什么条件她都愿意答应。

  就这样,风之魂去找到了亡之灵,并以放弃打赌赌赢后的债权为条件,让他放了瓦哈姆。

  瓦哈姆重新回到了阿依莎的身边,父女二人相拥而泣,尤努斯则展开了飞毯,说道:“快抓住我,飞回城堡里去!”三个人转眼间腾空而起,飞往朱古拉城堡,风之魂见状气得要命,他以为阿依莎要违约,便起身化作一阵龙卷风紧紧跟随灾后。

  此时,夜色已深,一轮弯月挂在天边,月亮的下沿正好对应在城堡的顶端,看起来美轮美奂。

  尤努斯带着瓦哈姆和阿依莎来到了朱古拉城堡的最顶端后,风之魂也追到他们的面前,狰狞地问道:“怎么,向违约吗,世上没有人可以对魔鬼违约的!”

  “不是我们违约,而是,还有一个誓言要去承诺,我们的阿依莎要依约嫁给另一个人。”尤努斯说道。

  “没错,阿依莎要嫁给我,我们的约定在你们的约定之前就进行了!”只见先知尼古拉飞到了城堡的顶端。

  风之魂十分恼怒,说道:“约定不分先后,都是合法的!”

  先知尼古拉说道:“那就看看我们谁是最强的,谁才有资格娶阿依莎!”于是,尼古拉和风之魂作法打斗起来。

  他们一个是魔鬼,一个是有法术的先知,打起来不分胜负,五百个回合下来,还是不分胜负,于是,他们一直打,打到了日出,又打到了日落,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瓦哈姆重新回到了朱古拉城堡,他重新组建商队,赚取资金,成立卫队,修建城堡,朱古拉城堡又恢复了往昔的繁荣,不但如此,在阿依莎的建议下,城堡又多了一项功能,那便是作为丝绸之路上来往客商的免费驿站,为这些旅途劳顿的商队提供沙漠绿洲里的水喝食物。

  在瓦哈姆的建议下,阿依莎嫁给了尤努斯,那么,风之魂和尼古拉呢,时间过去了几百年,他们现在还在打架呢,依然胜负未分……

文章标题: 阿拉伯夜晚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830-0.html
文章标签:阿拉伯  夜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