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爸,我想像从前一样和你说说话

时间: 2019-09-11 | 作者:林浪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2019.09.08

  作者丨墨零

  主播丨林浪

  我很少向人提及我的父亲。

  我们上次见面是在今年的二月,我们最近一次畅谈是在五年前。

  16岁时一个寒冷的早晨,父亲骑着车载我去读书,我坐在他身后,感受着被护住的温暖,抬头时我看见了黑色健康的头发里若隐若现的白发,多不敢相信那是我眼里一直高大的存在。我想着自己要快快长大,快快让他们幸福。

  也是在那天的路途中,我们发生了一场小小意外,万幸我们都没事,我记得车祸发生时,父亲焦急万分地叫我的名字,我没哭,我怕我哭了会吓坏父亲。

  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这之后因为父亲的一句话,让我心中的他不再那般的高大崇敬。

  “你就装一下说你好疼 。”

  那时的我只知世界分黑白,全然不懂人性的复杂、人类的劣根性与多面性。因为这句话,我对心里那样完美无暇的父亲心生隔阂,从前有多欢喜,就有多想要逃避。

  带着对成长的敬畏与疑惑,走进了来年的二月,春天就要来了,可祖父走了。祖父走时叫我到跟前说没能看见我上大学,以后要努力要争气,一家人要团团圆圆。

  祖父临走前几天,父亲和叔伯他们就已经开始准备起了后事,我固执地认为这是对将死之人的不尊重。但我无力改变。我拿着青春的莽撞,用自己的方式反抗,并在自己的成长记忆里狠狠地记下一笔。那时的我,还看不到父亲眼里的落寞无奈。

  祸不单行是个百发百中的词,二月尾声,父亲失了工作,回到家浑噩度日。那时我只知道他脾气变得古怪又暴躁,却忘了父亲也才刚刚失去了他的父亲。

  那段日子我们一家都处在一种极度不舒适的氛围里,就像是狂风暴雨来临前的静谧压抑的乌云。这一切终于在某个我厌恶的夜晚爆发。

  父亲冲进房间,指着妈妈不停地说教,妈妈性子擅忍一直不说话,姐姐性子暴躁与父亲大吵,我胆小不敢说话,直到父亲给了姐姐一巴掌。

  那一巴掌,后来我问姐姐还记恨吗,她说她早就放下了。当时的这一巴掌让我原本胆小的心变得冷漠。这场灾难的下半场,我就像一个局外人,木然地站在一片混沌之中,冷眼旁观着另一个陌生人在眼前聒噪着,伤害着我的亲人。

  自此,是我青春里历历在目的悲伤。

  我也曾想过和从前一样地父女之间无话不淡。高考结束时,我打过一个电话给他。高考那几天我的身体心理状态都不好,最后一场考试直接昏睡在了考场。我想要告诉他,女儿真的尽力了,但是对不起,我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

  但事事岂能顺意,电话接通时我刚开口,眼泪已悬在眼边,然后我只听见一句话,“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我现在很忙,不说了。”语气里是我陌生又熟悉的厌烦。挂了电话,我忽然一点也不想哭了,也没什么好难过的了。

  这之后,从我离家上大学到今年的二月,我们已有三年未见。

  今年与父亲见面时,忽然好想和他聊聊天,但彼时的眼前人已非当年,物是人非事事休,许是长大带来的沉默,我已不再是那个能说会道叽叽喳喳的女儿。

  我看见父亲花白的头发,是藏也藏不住的衰老,但女儿还是和当初一样,想要快快让你们幸福

  音乐/许飞 - 父亲写的散文诗

  图片/《如父如子》

文章标题: 爸,我想像从前一样和你说说话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2832-0.html
文章标签:和你  说说话  想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