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橡树和蒲公英

时间: 2019-10-09 | 作者:我我我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不记得我是何时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知道我将何时重新归于黄土。在遇到你之前,本以为我将这样平淡地度过漫长的一生,但是你来了,于是时间变得有意义,可是你又走了,于是寻找变成了意义。

  今年的橡子熟了,可是你在哪里?我的小蒲公英。

  人们称我橡树,把我结的果子叫做橡子。

  “嘿,老兄,今年的果子吃起来有点奇怪?”一只松鼠正蹲在我的肩头,嘴里大嚼着橡子,两个腮帮子都撑得鼓鼓的,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怎么了?有什么不一样吗?”我转头看看这位挑剔的食客。

  “就是,嗯,味道发苦,还涩,而且吃下去后觉得心里莫名的难受。你懂吗?嗯,就是那种,那种空落落的。”松鼠说道。

  “应该是思念的滋味吧,抱歉,我不知道它们都浸到果子里了。”我有些不好意思,枝干也跟着微微抖动,“但是,你知道的,它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蒲公英,就长在我的脚边,足足有七十二片细小的淡黄花瓣,就像一个小小的太阳,不过它要柔和的多……”

  “哦,让我来替你说吧”,松鼠粗鲁地打断了我,“故事的结尾就是它飞走了,跟着风飞走啦,这真是个老掉牙的故事。”

  说罢它就顺着树干窜到草地上,拖着毛茸茸的尾巴踱来踱去,摇头晃脑地念叨:“老兄,要是你的橡子可口一些,我倒是不介意假装听你再说一遍,但是现在我得去找其他的橡树了,冬天本来就是个抑郁的季节,我可不想吃难过的橡子。”

  我知道我已经说了太多遍,可是除了这个,又该说些什么……

  “不过,要是没有收集到足够的橡子的话,我还是会回来的。”松鼠跳跃着隐没在草丛中,只剩下尾巴不时冒出草尖。

  我冲它大喊:“你可真是现实!”

  “只有在冬天现实,才能在春天浪漫啊。”声音从远处草里传来,这只该死的松鼠跑得到快。

  真羡慕这只可以自由跑来跑去的混蛋。从那时起,从那个秋天起,我开始羡慕会飞的鸟,能游的鱼,羡慕天空飘动的云,甚至羡慕带走它的风。

  (二)

  远远地走来的是个人类吧,看他手舞足蹈念念有词的样子,如果不是疯子,就是一种叫做艺术家的人类吧,就像我是一种叫做橡树的植物那样。

  他越走越近,渐渐的,我可以听见他在自言自语:“……的离去,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感到震怒,这算是什么话!这是什么话!真是可恶,这一定是个疯子。他又朝我走近了一些,难道他还妄想坐在我的脚下,靠在我的树干上吗!我气愤地每一片叶子都在颤抖,就像狂风刮过时那样暴戾。他抬头望了望我,竟大模大样的坐下了,刚好就坐在我的小蒲公英曾经生活过得那片树荫上!

  “滚开,把你愚蠢的屁股挪开!”我对他怒吼,树根几乎从土中迸出,想要将他掀翻在地。但无奈我只是一棵树,我脚下的地面依旧纹丝不动。

  突然,这个人像触电一样从地上跳起来,转过头一脸惊愕地指着我大叫:“刚刚是谁在说话?有人躲在树后吗!”

  此时我也应当在心里震惊唏嘘一番,同时保持沉默,毕竟人类曾自负地与自然断绝了关系,没想到还有人能听得懂我们的语言。可是愤怒占了上风,我没好气的说:“是我,就是你面前的橡树在说话,现在请你马上离开。”

  谁知道他脸上的惊恐转为喜悦,一下子扑过来,抱住我的树干,把他乱蓬蓬的头发蹭来蹭去,兴奋地呼喊:“天哪,一棵会说话的橡树!我就知道真的存在,天哪!”

  “你聋了吗!我让你滚开!”我只想一树根把他踹飞。

  “你是树精吗?你有魔力吗?”他看起来并没有要撒手的意思。

  “不是!没有!我命令你放手!”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和他说话了。

  “我为什么要离开?”他仰着脖子看向树梢发问,他应该是以为我的脸长在那里吧。

  在这个角度,我可以透过他额前的乱发看见他的眼睛,眸子是和发色一样的漆黑。“因为……因为你……冒犯了我最爱的蒲公英。”提起小蒲公英,我的语气总是会变得温柔起来 。

  这个白痴急忙抬脚检查附近的地面和自己的鞋底,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踩到它了吗?”

  “没有,其实,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它了。”五年了,如果用斧头砍断我的身躯,你一眼就能注意到这五个圈,它们在我繁复的年轮里将会是多么醒目。

  “啊,抱歉,说到你的伤心事了。不过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个青年用手撩开挡住眼睛的头发,抱着胳膊肘说道。

  虽然没感到他抱歉的诚意,我还是问道:“你想听吗?”

  “要是你方便的话……”,他边说边在树根旁盘腿坐下。

  “那就说说吧,一棵树站久了,也挺无聊。”

  我轻轻摇动枝条,几个熟透的橡子落了下来。

  (三)

  树也是会做梦的,我有时梦见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样子,有时梦见微风吹来,它倾入我怀里的情景,但最多的还是梦到它身披洁白的丝绒,在深秋的夕阳下伫立,镀上一层橘红的光晕,就像穿着婚纱的人类新娘,我见过的,她们总是在我的树下拍照。

  那个能和我说话的青年现在正依着我的树干打盹,认识之后,他经常在午后来和我见面,像他这样乐意与树为伍的人类也许很孤独吧。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样的梦,但是一会儿等他醒了,我要拜托他一件事情……

  “蒲公英只有一年的寿命,就算它的种子飞到别处,再长出来的也不是它了!”他急得面红耳赤,用力拍打我的树干,可是就算他把我所有的橡子都晃掉了,也不能动摇一丝我的决心。

  我尽量语气和缓地又重复了一遍我的立场:“我知道,可是哪怕只是看到一点相似之处也好。总之,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

  “反正要我把你砍倒做成画板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帮忙的。”,他说罢作势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只有你能帮我,求你了。”我几近声嘶力竭。

  “我理解你的思念,可是天下有成百上千的蒲公英,你能找的过来吗?况且一年就会有一批新的蒲公英出生,再说了,我看它们都长成一个模样,就算见到了,又怎么分辨出来!”青年并不看我,只是气急败坏地一顿跺脚。

  “你有心爱的人吗?”,我盯着地面问他。

  “什么?”,他略一迟疑。

  “要是你有心爱的人的话,你就会明白,不论有多少人,你总是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她。在你们人类眼中,千千万万的蒲公英都是一样的,可是在树看来,你们自以为不同的人类又何尝不是没有太大差别。如果我爱上一个人类,那么我就能从人群里认出她,现在我爱上一株蒲公英,我就可以在花海里找到它……所以,请帮一下我吧。”我感到泪水快要从叶片中涌出。

  他缓缓地走到树下,用手抚摸树皮,拿指甲沿着上面的纹路滑行,片刻后又抬头出神地打量了我许久,最后开口说道:“今天太晚了,明天可以吗?”

  “可以,麻烦你了。”要是我僵硬的枝干可以弯曲的话,我真想俯身给他一个拥抱。

  我跟他道谢,他只是摇了摇头,丢给我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们约定好时间,就在傍晚挥手告别,看着他的身影逐渐模糊,天色渐暗,我不由得想人类真是自大又可爱的生物。

  我是一棵树,上天给予了我充裕的寿命,却又让我生来就要受到大地的禁锢。这个青年是我见过的唯一能听得懂树的语言的人,除了他,还有谁能实现我的心愿呢。

  (四)

  利刃穿过我的胸膛,溅起飞扬的木屑,嗡嗡作响的电锯啊,歌唱着痛苦的希望。我如愿以偿地被加工成画板,分发给艺术学院的孩子们,他们会到各处去写生的,我就跟随他们走遍天南海北,走遍风刮过的每一个角落。孩子们,如果在你们作画时,画板剧烈地抖个不停,请不要惊慌,那一定是因为你们面前正好有一株盛放的蒲公英。

  我的年轮停止旋转,世界却依旧大步向前,几十年就这样跑开。我现在比那些野草都要矮了,只是一棵没有树荫,没有果实的枯树桩。松鼠不再光顾,鸟儿也不来筑巢,就连青年也有很久没有来过了,人类的寿命很短的,要是他还活着的话,他那一头狮子一样的狂乱黑发也该变白了吧,看起来会像秋天的蒲公英一样,他也会被风带走吗?

  “喂,你找到它了吗?”有人在说话,我感到有人在我面前蹲下,挡住了阳光。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不清他的样子,便用干瘪的声音说道:“你是?”没有树叶枝干的残根会渐渐死去,我能察觉到自己的虚弱,我漫长的生命或许要终结了。

  “是我啊,和你说话的青年。”他说着用手轻轻拨开杂草,好让我认出他。

  我眼前的他一点儿都没有变老,但是我太累了,没有力气去惊讶。我半眯了眼睛,有气无力地说:“没有啊,我的身体分散在各处,我们见过许多蒲公英,其中的确有的很像它,但都不是它,有过喜悦,有过失落,此刻我的生命快要结束,看来没有机会继续找下去了。”

  “这么做……真的……值吗?你也许可以再活……”他低下头不安地摆弄自己的鞋带。

  我微笑着插嘴:“只有在寻找,我活着的每一天就才有意义的,不论什么时候死去,都没有遗憾了。”

  他站起身,俯视着我讲到:“你的爱没有错,可是它是一棵蒲公英啊,蒲公英的宿命就是在风中飘散,你的爱终究无法改变它是一棵蒲公英的事实,不是吗?”

  “那就是上帝的事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疲惫地闭上了双眼,“我早该看出来你不是人类,时间到了,拿走我的灵魂吧。”

  我的灵魂在他手里变作一颗种子,回到我最初来到这个世界时的模样,一切不变,唯独多了一株蒲公英的分量。

文章标题: 橡树和蒲公英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5372-0.html
文章标签:蒲公英  橡树

[橡树和蒲公英]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