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风片片飞扬

时间: 2019-10-09 | 作者:4们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这天,连也和一个同学在路上说笑着,经过她家附近的一个人才市场,一眼看见一个俊朗的身形站在那里,似乎在说些什么,连也一边说一边盯着,待那个男孩转过身来,她就不知羞耻地对他笑了一笑,笑容如夏风中盛开的茉莉一般,那男孩也回笑一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还带了些拘谨。

  连也刚读大一,尚未想过工作,但从那以后,她每次经过那个人才市场,都要往里面看一看,找一找,仿佛,曾经看到的,是一个魔幻的身影。

  她并没有在人才市场再次看到他,倒是在菜市场又有一次相逢,连也在本地上学,她去找她妈妈,刚好看见这个男孩手里提着两袋萝卜,一袋包菜,正在那里买香菇,她听见他说了一句:“香菇这么贵啊?”忍不住轻轻地笑,心里想:“男孩还会搞价?”一边又看他的脸,那男孩似乎感觉到她,侧过脸来瞧见她乌黑的眼睛,笑了一下,温柔的感觉立即在空气中泛滥,连也忽然感觉羞涩想要躲开,但一种异样的东西死死地拽着她怎么也逃不开,他的笑容青涩而温柔,透着异性的美感,连也觉得自己从没瞧见过那么好看的脸,窒息间,听见他开口说:“好像在哪儿见过你,你住哪儿?”连也结结巴巴地告诉他,还是想逃离现场,但是对方似乎很喜欢和她说话,匆匆付款买了原价香菇之后,他连续不断地和她说着话,问她学校,专业,等等等等,连也不暇思索地回答着,眼皮死死地盯着地面,巴望对方听不见自己已经飙升到360的心跳。对话终于在半小时后结束了,连也到家,她尽量语气轻快地跟对方说了一句“再见”,就返回家门,带上门之后,又走向窗边,想再看他一眼,却没有再看见他了。

  那个男孩叫苏幕,他早就走了,他回家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帮助妈妈做家务,要兼职挣上大学的钱,还要在网上查资料帮妈妈打官司。他妈妈被骗欠人家很多钱,每天奔走在法院和律师事务所之间,无暇其他。只是可怜了苏幕曾经娇生惯养,如今却累得如狗一般。

  苏幕找不到好的兼职,兼职两个字看起来很美,找起来却很难,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只能在大街上举牌。阳光正灿烂,苏幕举着某房地产的牌子,别扭地想起那个很羞涩的女孩,他很喜欢她苹果般的小脸,和玲珑有致的身材,她的头发微微带一点卷,光泽迷人,笑容更透着小女孩说不出的浪漫感。苏幕想追求她,内心却很为难,自己这境况,是要人家女孩来同情的吗?

  苏幕一向性格开朗,今天却有些忧郁,举牌后回家之前,他又绕去了女孩的学校,学校不大,他很快找到了她应该在的教学楼,望着高耸的楼顶,和明蓝的天空背景,他感到些微的眩晕,胳膊累得有点疼痛,心却似乎更疼。疲惫中,能找到一片温柔,多像沙漠里看到绿洲,怎样的痛苦难言,也要,轻柔微笑,温暖你心头。苏幕静静地想完,拭去眼中不知何时出现的小泪滴,转身离去。

  之后的时光,苏幕刻意地讨好着女孩,给她听好听的歌曲,送她十块钱的小猫咪,还学会了自制手工皂给她洗脸用。女孩小心翼翼地收着他的礼物,专注地听着那些歌曲,细心地养着那只小猫咪,一脸幸福。

  班里的男生和女生很快知道连也有了一个男朋友,公开场合很大声地开着她的玩笑:“连也,什么时候喝喜酒呀?”“不如下个月就把事儿办了吧?”连也总是一脸羞涩地低头不语。

  苏幕从来没有说起他爱她,只是看见她时,眼中一闪而过明媚的喜悦,深深地影响着她,令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变得甜蜜起来,她的脸上,常常挂满笑意,说话的声音里,透着醉人的甜。

  两个人常常去公园,苏幕总能抽出时间。绿色的树叶在夏风中哗啦啦地响,像唱着关于阳光和雨露的歌谣。连也觉得自己极度幸福,在他身边整个躯体都是柔软的。但这天她轻轻地拽起了长裙,脱去厚袜子,给他看自己的右脚趾,苏幕清楚地看见她的右脚大脚趾并不存在,其他脚趾也有不同程度的缺损。不知为什么,苏幕竟感到一阵惊喜,还好你是缺损的?他淡定地笑:“辗住了吧,我给你找方子治。”“已经留疤了,恐怕没法恢复了。”“没事,我们再试试。”女孩迅速地转过头去,泪水大颗地掉落在草坪上。因为这只脚,她受过不少的嘲笑,也得到不少的同情,这一次,她看到幻想多年,让人想起“永恒”的爱情。“怎么了?”苏幕关切地问,眼神掠过,看到她脸上的泪水,也不知怎么了,他忽然轻轻地抱住了她,她头发上的清香萦绕着她,他用手指拭去她的眼泪,在风中喃喃自语:“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再等等。”

  那之后苏幕遵守了自己的诺言,经常在网上或书上找些秘方之类的照着给她治疗,每当她的右脚敷上那些中草药膏的时候,他就会把耳机塞到她的耳朵里,让她听那些好听的歌曲,她脸上幸福的表情感染者苏幕,让他也感觉满心幸福。

  过了几个月,妈妈的官司又败诉了,证据不足。苏幕灰心失意,又在兼职给人送东西的过程中不小心把人瓷器打碎了,赔了一千块钱。真是祸不单行,苏幕气极了,坐在家里闷闷不乐,课也没去上,妈妈对手的嘲笑弄得他头脑发昏,老板的训斥更让他心头刺痛,想想自己累死累活却换来这结果,他忍不住失声痛哭,跑到窗边就想跳下去。他家窗户临街,是六楼,看人已经非常模糊,但他还是看见,自己的温柔与幸福小心翼翼地从路面上过去,一瞬间,许多明媚的蝴蝶在心里飞转,扬起无数爱意缠绵,他忽然想留下来,陪她度过,前面许多的流年。连也本来想直接上他家,后来又想第一次登门,总得带些礼物,所以她走过马路到对面,想给他买点什么。

  相聚很是欢喜,苏幕甚至开了一瓶啤酒,连也不惯苦味,只喝了一点,等于一瓶都是苏幕下肚了。他给她做了好几道菜,平常时蔬,在他手下似乎也变得格外美味,连也吃得很开心,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吃过饭之后,苏幕提出去附近的小山上玩,连也答应了。虽然是小山,两人爬上去也有些疲惫,喘着气坐在草地上,手里还拎着装食物的袋子。山上草间的野花一小片一小片的,也不知是露水还是什么在花瓣上或草叶上闪烁星星点点,灼热的气流在风里穿梭,苏幕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有些兴奋地想:“治疗了这几个月,连也应该好点了吧?”于是他让连也快步走走给他看看,连也有说过不能跑步的。连也告诉他:“我已经完全恢复了,不信你看!”她说着就跑开了,在草地上快速地跑了一圈又一圈,苏幕听见她银铃般的欢笑,看着她的动作,以为她真的完全恢复了,也感到一阵快乐,他跑上去扶她,却看见她的脸上有很多的眼泪,她怔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说:“是脚还有点疼,我一直比较怕疼,一小点疼痛,眼泪就下来了。”苏幕感到很尴尬,他轻轻地抱住她,却不自觉地用力,眼泪像决堤的小河,在脸上尽情地流淌着,他多想跟对方说我是真的爱你,以后不会再让你受伤了,却只是抱得更紧。

  山顶上的风,帆一样充满力量感,竟然,吹了太多的眼泪之后,又吹开了两人脸上幸福的花朵,清甜的微笑,执着的眼神,映射在山间,明艳如杜鹃。

  这之后苏幕更加的努力,拼命地帮助妈妈完成最后一次上诉,兼职也格外用心,甚至,连煮饭做菜都更认真了些。对女朋友,他依然如昨,只是他不知道,女朋友的心情,正在一天天地变坏。

  连也的家人不知从哪知道了她的恋情,一致反对,说苏幕只是一个穷学生,将来一准分手,各飞西东。他们气急败坏,担心自家的女儿耽误前程。尤其是她那个一心想升官的爸爸,满脑子封建思想,总担心他们在一起会出什么事情,还认为自己女儿有残疾,那小子不知看上她什么,说不定是自家的钱?他一门心思地想叫他俩分手,语重心长地跟连也说了几次,说苏幕家也不是很有钱,嫁过去要受苦,再说都是学生,毕业之后分手的可能性很大,连苏幕的脸,他都不喜欢,说那男生长得太帅恐怕靠不住。连也假装听进去,每次都说我很快和他分,但过后就当没那回事,爸爸的话只是耳边风。

  一来二去的,家人终于忍不住了,妈妈迫于压力,苦口婆心地跟她讲:“闺女啊,不是妈不让你跟他谈,只是你一个女孩子家,上哪儿挣那么多钱往他家赔啊?他妈妈欠人家几十万,你一辈子能省下多少?”“他家有欠款?”连也惊诧。“你还不知道啊,你这孩子就是心眼实,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呢!他苏幕自然不肯告诉你,将来你俩一结婚,你就会知道你有多糟心了,欠债的人人家看不起呀!……”后面的话连也没心思听了,只想赶紧结束,好去哄那个每天在她面前装笑脸的苏幕开心。

  最后的几句,又是劝连也分手,连也答应着:“我这就去”,一边去穿外套,然后补点淡妆,接着就匆匆走出门去。一路上,有时她会小跑一阵,好像去太晚了她情哥会忧郁身亡。走过一条大路的时候,绿灯快过去了,连也快步跑着,忘记脚痛,却在路中间突然摔倒,痛楚让她起不了身,这时,远处一辆醉驾车正好冲了过来,打她小小的身体上轧了过去。巨大的痛楚中,连也晕了过去。醒来在医院急救室里,头脑依然晕眩,洁白的天花板上和墙壁上一大片连着的暗影漂浮,她感觉有点恶心,想吐,身体上的疼痛刚刚又感觉到,似乎能压倒一切,勉强撑了一会儿,她又晕过去了。

  这个时候,苏幕正和她的妈妈争执:“我只是想看看她,真的没别的意思。”“你看什么看?我闺女是因为你被撞倒的,你还要再看看?”“我们在一起很久了……”“哟,你诳我闺女很久了?!你好意思啊你!怎么从来没在我们家见过你啊?是你不敢吧?怕我们一家识破吧?我可告诉你啊,我知道你们家欠了钱—以后少找我女儿,你就找个捡垃圾的就可以啦!”苏幕没有告诉她自己之所以不来她们家正是因为欠钱,却不是她的那种想法,他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阿姨,我真的没别的意思,连也在里面,救她要紧,我这里还有一笔钱,可以帮点忙。”“我们家不欠你的钱!我的闺女我自己会救!你赶紧滚,别让我再看见你!”苏幕犹豫着,眼睛里又有眼泪在涌动,但他勉强地忍耐着,跟连也的妈妈告辞,去找了主治医师同办公室的一个医生。他问这个医生:“我是连也的男朋友,请问连也的伤需要多少钱?”“大概150多万吧,还不带后期救治。”“我刚刚借了20万元钱,可以给她救治用吗?”“借的钱啊?借的钱不太好吧?不过也可以,你可以到那边去交费。”苏幕去那边交钱,却看见连也的妈妈哭着从急救室那边过来,走廊上一个身影站起来,应该是她的父亲,苏幕清楚地听见连也的妈妈跟那个男人说:“我们的连也,她走了……”连也的妈妈呜呜地哭泣着,苏幕觉得整个地球都停止了转动。呼吸停止了半分钟,他终于醒过来神,想去问连也的妈妈腿却没有动,他直接跑去急救室了。连也的尸体刚刚被抬出来,苏幕忽然有心跳停止的感觉,他跑过去仔仔细细地看着她的脸,脸上已经罩上了死亡的冰冷气息,但不影响他看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和嘴。

  连也的妈妈也走了过来,步履匆忙而凌乱,一眼看见苏幕,用力推搡他一把,苏幕有点站不住,很快稳住身体之后,他接着看。连也的妈妈气坏了,喋喋不休地辱骂着,只是苏幕再也听不见,他一门心思地盯着那张脸。

  后来,苏幕在外面一如既往地微笑,回到家里却常常独自哭泣。他经常做梦梦到她,每次都以为是真实的。“看见你,像看见痴缠的梦境,梦境里蔷薇的花朵,仿佛就在你头上戴着,我伸手去摸,却触到,冰冷的空气。眼泪不可遏止地滴下来,我了解这只是个幻想,可是全身都希望它是真的。真的从未想过,有一天你真的不在……”苏幕平常不写日记,却在她离开之后,没完没了地用文字表达着。

  又过了几个月,妈妈的官司终于打赢了,他们家的生活恢复到2年前,苏幕和妈妈搬家了,站在新家的地板上,苏幕落寞地看着桌子上的灰尘,无力去擦。他默默地执行妈妈的命令,拿东西,整理,等等。

  做完了一切,他缓缓地躺在床上,听着歌曲,眼泪又来了。他听到一句歌词:“不要神的光环,只要你的平凡”,他想,连也是唯一一个给我这样感觉的吧。她走后,哀痛常常铺满心,浸湿眼,他记得她小巧的身体,柔软的触感,似乎,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还有一双带着感情的眼。如果能重新拥有她,他想,这世上一切,他都可以放弃,只要,他和她,永远在一起。苏幕转身在本上写道:“多希望携你手共赴所有往后岁月,只你一人,也可以。即使我拥有一切,却唯独失去你,这世界,也是一片黑暗吧!美丽的爱情里,没有谁,能全身而退……”

文章标题: 风片片飞扬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5374-0.html
文章标签:飞扬

[风片片飞扬]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