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灵魂气球

时间: 2019-10-09 | 作者:4们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转校的第一天,我便被靠窗的一个女孩吸引了注意力。她手上缠着一只粉色的气球。她上课带着那只气球,下课上厕所时也要带着它。听同学讲,她与那个气球形影不离。

  老师特地叮嘱我,不要动她的气球。隔壁桌戴眼镜的白净男生说她神经有问题,但是有个有钱的老爹,才能在这里读书。

  这所中学确实不好进,尤其是从普通中学往这里转,我父亲托了关系才把我送进来。但班里有这样一个女孩,大家对关系生宽容了许多。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有了一起上下学的朋友,加入了一起议论哪个女生最漂亮的圈子,但我还没和她说过话。

  她坐在靠窗的第三排,气球慵懒地贴在窗边,不会挡到后面人的视线。而我坐在教室的正中间,一个需要正对老师,开不得任何小差的尴尬位置。

  我想至少应该和她打声招呼。

  她穿着和我一样的校服,除了裙子。留着黑色的齐耳短发,眼珠像冰箱里冻好的小蓝莓。

  “早上好,我是转校生白路,叫我小白就好……”

  “你在转校的当天说过了。”她打断了我的自我介绍,眼睛一直盯着课堂笔记,从未侧移。

  “诶,那天我是在向大家自我介绍。”

  “对啊,我也在大家里面啊,还是说我不算其中一员,劳烦你要单独向我再介绍一遍?”她语速很快,我说一句话的功夫她能说两倍长,咬字还特别清楚,像是在读记好的笔记。我开始紧张了,其他同学都看着我傻傻地站着,我才意识到,只是一场赌上我好不容易架构好的人际关系的冒险。

  “没……没有,只是还没和你说过话……姑且……打个招呼。”

  她轻轻挑了下眉毛,这回她正眼看我了。如果她笑起来一定很好看,现在审视我的样子像班主任。“是吗?那很简单地说一句早上好就可以,再加上我的名字。哎呀,难道白路同学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过来和我打招呼吗,那至少应该先问我叫什么吧。真是失败呢,都来一个月了还不认识最显眼的女生的名字。”

  她的确是最显眼的,万幸,我知道她的名字。

  “早上好,黑小可。”一丝惊讶出现在少女的脸庞,这回是我的胜利。她的姓太少见了,让人印象深刻。上课铃结束了这场由于打招呼而引发的大战,为什么称作大战?因为我的同桌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见黑小可说这么多话。第二多是朗读课文。她语速真的太快了,咬字还清楚,老师很快就会让下一个来读。

  这给我一种错觉,让我以为我是青春小说的男主角,是她眼里的那个他。处在青春期的男生啊,总会因为一点细节就浮想联翩,哦,女生应该也是这样。怀抱着这种爱情的错觉,放学时分,我没有跟往日一样跟着哥们走,而是悄悄跟着她。

  “跟踪狂?”走到一段僻静的小巷时,她停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发现的?从你出校门就知道了。黑小可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爸爸的警卫可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了。

  这句话斩断了各种奇思妙想的展开,也许巷口就有两个穿西装的彪形大汉堵着我,毫无疑问,形势对我不利。结结巴巴的解释,只会让我一败涂地。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一直带着气球?”我流利地说出埋藏已久的疑问,没有一丝迟疑,让她觉得仿佛这是关乎世界存亡的关键一问。

  她转过身来,空气仿佛凝成一块一块的,搭在我的肩上。拽着气球,背着黑色双肩包的少女,现在正对着我,就像格斗游戏开战前摆pose一样。

  你是诚心诚意地发问吗?是的,我抿着嘴点头。那我也会告诉你真相,你也必须毫不怀疑的相信,无论真相有多么荒谬,不可思议。等我再次点头后,黑小可回答了我:

  “这个气球里,装着我的灵魂。”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有关于诚心诚意的宣誓逼着我相信这一天方夜谭般的真相。

  “可以让我看看吗?”她默许我靠近,用气球那一端侧对着我。粉红色的气球里确实装着东西,黑色的粉状沉淀物,装在气球的底部。我觉得灵魂应该是无色无味的气体,或者超越气体的存在,而不是像灰尘的固体颗粒。气球绳是结实的尼龙绳,上面还打着结,手腕上有几道浅浅的勒痕。气球像是一只瘦骨嶙峋的爪,抓在她的左手腕上,好像不是她抓着气球,而是气球抓着她不放。

  “如果松开气球会怎么样?”

  “灵魂会解放,然后肉体倒下,也就是死去。除非你很快再绑回来。”

  “那个结是断掉重系的吗?”

  “是的,一个外班的男生故意拿剪刀剪断的,我当场就晕死过去了,可把他吓坏了,重新绑回来后我才醒过来,之后就没人敢动我的气球了。”她的神情有几分得意,毫不在意自己与死神擦肩而过。

  “为什么会把灵魂装在气球里?”

  “因为它不愿意待在身体里,它想要的这幅身体满足不了它,所以要关在气球里,再用绳子绑着。很难理解吧,对你来说。”

  “多少理解一点……人总是不满足于现状,才会有动力继续前进。”

  “但你还不需要带着气球。”她拽了拽气球,绳子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会断掉。

  “是有怎样大的欲望,才让它如此排斥现实。”

  “秘密。”黑小可白了我一眼,提醒窥探秘密是一件失礼的事。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望着她的背影,我在想,除了那个气球,她看起来真的是个正常女孩,或者说,没有那个气球,她会很正常的交到朋友,过很正常的生活吧。

  我和黑小可成了朋友。

  她喜欢推理小说,还有各种鬼怪故事,我不喜欢看书,看的恐怖片倒不少,和她能谈的很多。一个同名的书和电影,她会很认真地告诉我电影里没有的细节,而我会把装着电影的U盘借给她。这一切都是在放学后进行的,白天我们形同陌路,同桌还会因搭讪失败而安慰我,告诉我好女孩多得是。

  我对黑小可有好感,但没有达到想和她牵手,接吻,梦里的暧昧对象也不是她。驱使我和她做朋友的多半是好奇心,我甚至萌生了将她的气球剪断的邪恶想法,比剪掉肩带还要恶劣。如果她真的只是装的,会不会在我突然剪掉之后惊讶地看着我,然后低头掩饰尴尬,然后我扶着她不让她摔倒。坏透了。我没有剪过任何东西,除了纸和线头。

  有一天她课间找到我,同学们都去上体育课了,我以为她疯了,想假装不认识她,希望她不是在找我,只是眼神对上了。

  我们没上成体育课,一同请了假。她坐在桌子上晃着腿,气球在吊灯下晃来晃去,我担心它一下爆掉,结束这场荒谬的闹剧。我仍旧不相信她的话,惊悚电影看多了,反而让我更加坚信这个世界是纯洁的,没有一丝带有幻想的杂色。

  “我找到同类了。”

  “说的你好像不是人一样……和你一样绑着气球的人吗?真的吗?在哪,男的女的,你们谈过话吗,还是只是见过!不是吧,你们可以组一个气球症候群了。”

  “女的,高一,在第十二中学。”她瞪了我一眼,嫌弃我过剩的好奇心。令人伤心的是,认识的越久,她说话越来越少了。她的解释倒是让人暖心,说语速快只是想尽快结束无聊的交谈,就像吃东西一样,好吃的就要慢慢品。

  “哦,是学姐啊。那你们有谈话吗?”

  “当然。她可是带着气球在操场上跑步,听说是学校的运动员。”

  “不是吧,那运动会的时候总不能带着气球跑吧。”

  “她可以摘下来。”黑小可眼中划过一丝妒忌,“因为那个气球里不是她的灵魂,是她已故朋友的。她说那是她初中认识的闺蜜,死于一场车祸,而她希望能一起上高中,就没放走她的灵魂。”

  “等一下,那她是怎么得到灵魂的,就用气球装一下那么简单吗?”就像捉鱼一样,看准时机一下网住。

  “她说那里有个卖气球的爷爷,给了她一颗气球。谁知道呢,反正她坚信那个气球里有闺蜜的灵魂。如果是真的话,那她比我还要惨一点,因为如果气球不小心破掉,她肯定会突然一愣,然后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好像个神经病一样。而我就不同了,我会毫无感觉地死掉。”

  “她有说在哪个地方发生的车祸吗?”

  “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你的气球还是蛮大的嘛。”黑小可把人比作气球吊起来的木偶,大脑就是气球,智力与想象力是里面的气,越丰富就飞得越高。她说的有几分道理,电影里砍头都会让头在空中飞一段时间,还会特意放慢镜头,就好像断线的气球一样。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需要用这个气球的?”

  “让我想想……应该是三岁的时候吧。”

  “那么小就对现实世界失去信心了吗……”

  “你才是,都活这么大了还对这个世界充满希望,蠢蠢蠢蠢蠢蠢蠢死了。”黑小可不会刻意卖萌,她只是觉得我值得用七个蠢来形容,顺便抹除了之前对我的赞赏。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还是有蛮多值得留恋的东西的,炸鸡,汉堡,电影票,桌球游戏,还有……”

  “还有什么?”黑小可期待地看着我,我却不肯再吐一个字。

  “那就先给你一百个炸鸡汉堡,再让你看一周的恐怖电影,玩三天桌球,然后你就会对人间失去兴趣,对吧?”

  “再来一百个黑小可才行。”

  什么?她眨了眨眼睛。别说这种让人困扰的话啊,笨蛋。放心吧,我只是对你很有兴趣而已,可能一百个里每一个都能说出不同的毒舌话语。

  放学老地方等你,我们一起去那个路口。她说完回到了座位上,戴上耳机与世隔绝。而我开始祈祷时间过得快些,连青春教育课都变得索然无味,我不想知道如何处理男女关系,我只想知道气球怎么装灵魂。下了课后,我收了书包便冲了出去,黑小可倒是不紧不慢,她一般都是后几个离开教室的,她也不可能从人堆里挤出去。我早早到了小巷子,心急如焚,等了半个多小时她才来。走吧。她走在前面带路。走的那么慢天都要黑了,我提醒她。不远的,她又白了我一眼。我们穿过好几个街道,到了闹市区的一个狭小的丁字路口。她说到了。我环顾四周也没找到卖气球的,只有一个小报亭。

  “省省吧,都8102年了,怎么可能还有卖气球的。”小孩人手一台小苹果,气球只会出现在遥远的景区内。

  “不,你看这个报亭的侧边,那个挂钩就是用来挂气球的,没有错的。她说车祸就是在这个报亭前,当时这里还有气球卖。”黑小可走到报亭前,里面是个带着圆墨镜,穿着灰长褂的老头。请问什么时候这里有气球卖?

  “你得等到下周一了。最近气球很抢手啊,刚到货就会卖光。”

  “怎么可能?”我大声质疑道,看了一眼黑小可的气球,有些不坚定了。“真的吗?”

  “小女孩,你的气球不是在我这里买的,没想到这行当也有竞争啊。”老头嘿嘿一笑,想伸手去摸她的气球。黑小可本能往后一缩,往我这里靠了靠。老头看向了我,慢条斯理地回答了我的疑问。

  “当然是真的,这年头生活条件那么好,都吃的胖胖的。身体那么重,灵魂就不想要待着了,得用气球拴着。”

  “买气球的人,都是将灵魂装进去吗?既然不想要自己的躯体……为什么又要用气球拴住呢?”

  “他们潜在的自我排斥这个世界,但表面上他们还是希望正常活下去。”

  “胡说!”

  “白路……你说过你相信我的……”黑小可委屈地看着我,我大错特错了,毕竟亲口承认了此等荒诞假说,在其他人面前,理性不合时宜地爆发了。

  “我证明给你看。”老头拿出一把钳子,轻轻夹住气球的绳,夹住的瞬间黑小可两眼一白,瘫倒在我的怀里——如果我稍微慢一点她就直接倒在地上了,她瘫倒的同时气球从钳子中间脱开,她又突然睁眼了。

  如果这真的是演的话,需要绝佳的观察力与临场反应,或者需要很高的默契,毫无疑问这几点条件他们都不具备。老头又夹了两次,夹住的期间无论怎么动她都没有反应,挠痒痒,吹耳朵,她都毫无反应。松开夹子后,这种举动又会引起她很大的反应。

  我脸上多了一耳光,以及在众目睽睽下,变态流氓的称号。

  “是真的……真的是灵魂气球。”我的理智崩塌了,黑小可恢复了平静,她看我的目光里竟有几分怜悯,就好像带着气球才是正常人,没有气球的人才得了病。

  “你的灵魂还安分的很,在你知道真相之前是这样。可现在,它可是越来越不稳定了,也许有一天,你就得来找我要气球了,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就给你预留一个吧。对了,小姑娘,能告诉我卖给你气球的人长什么样吗?”

  我拉着黑小可的手逃了。

  你打算怎么做?今后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带着气球,正如你说的气球症候群。到时候可就不算异类了。黑小可笑着说。

  “你的本我还是不想死的,对吧,那潜在的自我,为什么会想着出窍呢?就算是潜意识,多少也能说出来点什么吧。”

  “那是我的秘密。”她昂起头,像只骄傲的母鹿。

  “告诉我!”

  “不过是声音大一点的祈求,连威胁都算不上。白路同学,如果你一定想知道的话,最好有些实质性的威胁,不过就算你打我,恐怕也得不到想要的秘密。因为我的事情,不是为了满足你好奇心的养料。”

  “不是好奇心!这是你的事情!”我无力地呐喊着。

  “那又与你何干呢?我只是觉得你有趣,才和你谈一些有趣的话题,现在你开始纠缠不清,我们的微小友谊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她飞速地说完之后扬长而去。彻底决裂了。我和她为期四十一天的友谊。我最后又喊了一句,你是因为还有牵挂的人吧,父母,同学,男朋友什么的。她似乎听到了,又好像没有,只是停下来看了一会儿头顶上的梧桐,又拽着气球继续走着。

  我望着她越走越远,树杈挡着我的视线,一会儿看见粉色气球,一会儿又看见她的黑色背包。我猜她可能真的是在演戏,走在树下可得把气球收起来,以免被树枝划破。不管是不是假的,我只知道,那气球像是一只瘦骨嶙峋的爪,抓在她的左手腕上,好像不是她抓着气球,而是气球抓着她不放。

  此后我再也没见过黑小可,很快传来了她转学的消息。至于什么时候,转到哪里,我都不知道。我不再看恐怖电影,科幻也被我拒之门外,因为我怕时间久了,我的潜在自我也会想着破壳而出,那时候我就需要一只气球了。

文章标题: 灵魂气球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5381-0.html
文章标签:气球  灵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