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败露

时间: 2019-10-09 | 作者:我我我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刘坤要去接老婆下班的时候对语轩说:“宝贝,老公先走了,下班了早点回家,乖乖的”语轩带着不乐意说:“好,知道了”

  刘坤和语轩在一个地方上班,工种不同,下班时间也不一样,语轩要按部就班的上,刘坤只上上午,下午上班就单单只是为了陪语轩,可是每天刘坤走的时候语轩都不开心,因为刘坤风语无阻的准时接送老婆上下班,快给语轩怄死了,可是语轩就是放不下。

  从第一天上班和第一次见面,心跳的就像以前没心一样,那感觉就像忽然打通了任督二脉,对恋爱这回事一下开了窍,无论是皮囊,还是言谈举止,语轩感觉刘坤就像是专为自已定制的一样。

  所以没几天就天雷勾地火的乌山云雨了。更别提那点事的契合,语轩没恋爱过,没经过男人,没有对比却也能感知自已的身体,每一次刘坤都能让语轩疯狂然后求着欢好,再然后飘上云宵。

  2

  语轩生的极好看,大大的眼睛,瓜子脸,睫毛特别长,小巧的嘴,唇形却圆润又厚实,细腰,丰臀,小而紧实挺拔的胸,穿运动装朝气逼人,穿旗袍妖娆妩媚。可长成这样的语轩硬是三十大几了还没把自已嫁出去,追语轩的人很多,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追着追着就被语轩给变成了兄弟……

  语轩的性格特别爷们,不作做,不矫情,也因为单身,朋友们吃饭都喜欢叫上语轩,每次吃饭,语轩能从第一个动筷子吃到最后一个放筷子,酒更是不必说,谁让喝都喝,反正语轩觉的喝不死人。

  也因为一直单身,性格又直,语轩的直,直到就连和刘坤的苟合语轩也没瞒任何亲近的人,谁问何时结婚 ,语轩就会说:“别提这茬,我就一三儿,谁也都别劝,劝了也白劝,想骂回家自已偷摸骂去。”

  语轩一直单身,以为自已对男人无感,直到认识刘坤,自从语轩和刘坤苟且以后,语轩就渐渐淡出了圈子,不为其它,只为刘坤不喜欢,不放心,总说语轩每天和一帮男男女女的喝酒成何体统,要是光男的就更是不高兴。

  语轩因为这么多年就撞见一个让自已荷尔蒙暴棚的,也就这么屈服了,偶尔也会趁刘坤回家了偷偷出去,可是县城这么小,被刘坤撞见好几次,每次都生大气,更且的认怂了。

  3

  语轩嫁到外地的闺蜜回娘家,叫语轩出来吃饭,说人都叫好了,有十几好人,告诉了语轩地点,语轩中午下了班就打车过去了,到了打电话才知道别人都还没来。

  语轩就坐在大厅等大家,看见一男一女前后错开着上了通往楼上客房的电梯,电梯门关上的瞬间,语轩惊觉,那个女的好像刘坤手机屏幕上的女人。掏出手机给刘坤打了电话,接通了却觉的自已冒失,万一看错了呢?听见刘坤的声音语轩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刘坤又打过来,刚好饭也吃完了,语轩就说刚打电话想让刘坤来接,但又怕刘坤不方便就挂了,刘坤说:“没事,宝贝,你大姐去她妈家吃饭了(刘坤一直在语轩面前把自己的老婆称作你大姐)老公去接你。”

  刘坤到了酒店门口看见男男女女那么多人,脸色就沉了下来,开车的都自己走了,就几个女人坐了刘坤的车,刘坤挨个给送了回去,语轩看的出刘坤在车上和闺蜜说话的敷衍。

  到了家门口,刘坤没熄火,语轩问刘坤:“老公你生气了?”刘坤点了烟不说话。语轩说:“老公,别生气了,就是娟儿从那么老远回来了,约饭,你说我能不去吗?”刘坤说:“你总有理由,这个来了,那个要走,都是男男女女去吃饭喝酒的理由”

  话刚说完,刘坤的手机响,语轩看见那老婆那两个字,自然禁声,两年了早都默契了。听见刘坤说:“老婆,我去接你,然后送你上班,我到了给你打电话,你再下楼,哦,你己经下来了呀,那等等,马上”语轩拉开车门看看时间没回家,打了车去上班。

  4

  晚上下班前语轩接到同学的电话让去吃饭,说晚上一块吃饭,语轩问了都有谁,听见好多名字,可都是男的,语轩犹豫着要不要去,那边同学说:“我说语轩,这两年你是咋变成这样了,以前不是天天我们一块吃饭一块玩吗?这是介意都是男的了,可谁把你当过女的。就那男的,怎么就把我们的女汗子给套牢了,哪天带出来给大家瞧瞧,有何过人之处。”

  语轩去了同学的饭局,好巧不巧的看见刘坤就在邻桌,刘坤身边戴着生日帽的女人,桌子上的大蛋糕和大捧的鲜花辣了语轩的眼睛。

  看着那一桌自已也都见过的刘坤的朋友还有刘坤的老婆孩子妈,语轩停了几秒,站到给自已留的位上,拿起一满杯的白酒,直接干了说:“我来迟了,先干为敬”语轩话音落,那桌的好多人也都转头看着语轩,语轩感觉的到,就是不愿回头。

  和好久没见的同学,压着吃醋,难过,忌妒,生气,抖着手,颤着音拼了一夜的酒,没注意或者是假装不注意刘坤他们何时走的。

  手机响了几次语轩任由他响,不去看不去接,被同学送回楼下,看见刘坤的车停在门口,拉了车门上车,刘坤盯了语轩好久,说:“你都怎么答应我的,怎么就不能自己乖乖在家,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跟风尘女有何区别。”

  语轩望着前方黑黑的夜,没有月亮,云很沉,像要下雨的样子说:“风尘女这个词也挺好,传说风尘女都美,这个夸奖我认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坤说:“你这个态度还让我说什么”“你想要什么态度?低头认错,写检讨,我没错,你可以每天带着她去吃吃喝喝,我就得在家安安份份,我没你带,自然有人带,不是看不惯我这风尘女,那分了好了。”语轩说着抽出刘坤的烟给自已点上。

  刘坤抢过烟给扔出窗外。说:“分就分吧,我要的是安安份份的女人,像你大姐那样的,除了我带着都不会出去,连女同学,闺蜜的饭局也不去,我不回家,她就回她妈家吃饭,。”语轩转过头盯着刘坤笑:“呵呵,对啊,安安份份的你家里有,何况安不安份我自已知道,好走,不送。”

  语轩下了车,甩了甩头发,对着天空骂,去***安份,安份都不知道是个什么鬼,有多少貌似安份的女人背着老公做着不耻的事,老娘守着处子之身等你却被风尘了。语轩像踩着棉花一样的走,却把背挺的无敌直,硬是走出了王者风范。

  5

  那晚后两人一直冷着,忍着,谁也不理谁,上班也尽量不往一块凑。几天后的中午,语轩接到发小的弟弟打来的电话说:“姐,咱们一块坐坐,小刚想开个烤肉拌饭的小店,想听听大伙的意见,我们的姐都没在,你来给参谋参谋。”语轩说:“好,没问题,有想法总是好的,明天见了说。”

  第二天中午语轩去和小兄弟们坐着聊了一中午,挺开心的,看着发小的弟弟都有目标有了奋斗想法了,挺欣慰的,大家伙给出了好多主意,店怎么装,地址怎么选,客源怎么拉。各自能出什么力。

  就着些许的啤酒都谈论的差不多,要走的时候,语轩去厕所,蹲着刷手机,听见隔壁坑里的一个女人一直在打电话,开始没在意,到后面听到,说他今天值班,昨天接了孩子了,语斩一下来的精神,凝神倾听,……

  语轩听着挂了电话,也起身出去对着镜子洗手。刘坤微信问语轩在哪儿?语轩说马上到家,刘坤回:“宝贝别生气了,老公一会就过去了,”语轩看着微信发呆,打车回了家,刘坤一会敲门,自然是一室欢好,云开月明。

  语轩知道自已对刘坤没有免疫力,可那天刘坤说的话还是膈应人。刘坤哪儿哪儿都好,就是这一点,语轩总想,刘坤是不是穿越回来的,古代的三从四德他可是记了个真,语轩的性子,语轩的拼酒,刘坤都不喜欢,甚至是反感。大概刘坤只喜欢语轩这张脸和这幅身子吧。

  不舍归不舍,一而再再而三的因为语轩的朋友因为语轩的饭局生气,难听的话说了没多少,过后也哄过,到现在在一起两年了,都不哄了,因为每次一提就又是一次吵,每次冷过后再见面两人都默契的就把先前的不快自动过滤了。

  语轩也想过再不和朋友喝酒,也做到过,可是语轩乖乖在家自已孤独又煎熬的时候,刘坤是带着他老婆在赶一个又一个的酒局,有时候喝多了,车到了地库会给语轩打电话,说想说念,可语轩听到的重点只有一个,又带着老婆去吃饭,简直形影不离,更何况还有刘坤不打电话的时候,总在刘坤朋友的朋友圈看见刘坤带着他老婆。

  6

  晚上回了家,躺在床上刷着手机等刘坤,快九点的时候刘坤打来电话,让语轩下楼说带语轩吃饭,每次刘坤晚上来都是要带语轩去吃饭,语轩习惯了,所以刘坤来的晚上,语轩都不吃饭的等刘坤。

  语轩下了楼对刘坤说:“老公,咱俩走着去吧,先到公园转转,再到公园的门口吃点串可好?”刘坤犹豫了下说:“好,听宝贝的,其实老公不想走,但是为了陪宝贝,老公豁出去了。”

  两人牵着手,踏着夏天的夜风,听着知了的叫声和蛙鸣声,说着情话,语轩觉的很甜很甜,头顶星空,身边有垂柳,鼻端有花香草香,还有公园小河水流过淡淡的泥土的味道,想着,要是能一直这么着该多好,要是你有我那么爱你该多好。期间还让刘坤背了一小会。

  出了公园,去吃串,碰上语轩的一伙男同学,非吵着让坐一块,语轩就拉着刘坤坐过去,又喝了些酒,同学们一直在说语轩这两年的别扭,也和刘坤说别把语轩管的那么严,我们要能下的去手早都下了,能等到现在,语轩看着刘坤脸色一点一点变坏,却还是一杯接一杯的喝,也由着早喝大了的同学们去瞎说。在大家听来都是年少时的笑话,可刘坤听着就变了味。

  终于,刘坤起身对语轩说:“你走不走?”语轩诧异说:“老公,你要走吗?要去哪?”刘坤说:“那你们喝吧,不早了,我回家了。”

  语轩看着刘坤走了,也不再喝酒了,语轩在等手机响,在赌刘坤会不会给自已个台阶下,也在犹豫要不要给刘坤个真像,可是等了好久也没等到,语轩告别了同学,打了车往回家走,心里有后悔,便给刘坤打了电话,可是刘坤按断了。

  到了家门口看看没有刘坤的车,语轩失望又带着释然,可是心里还是难过,语轩没回家又打车去了刘坤的小区,找到记忆中刘坤说过的楼栋按了记忆中刘坤说过的电梯层数,在消防通道的角落里站着,听见里面的咆哮声,喵见有个男人狼狈的离去,语轩走消防通道下楼。

  7

  对,语轩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不是语轩的预谋,是在中午厕所后,语轩故意对着镜子洗手,看到了那个打电话的女人,正是刘坤口中安安份份的大姐,语轩听见她说:“晚上他值班,今天不到外面了,不安全,等他走了我给你打电话,你直接来我家,放心,他不会回来,每次说值班,还不知道去哪儿值了,这么些年那么些风吹草动,他换了一茬又一茬,我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

  语轩想过告诉刘坤,就像第一次看见她和别人吃饭想告诉刘坤一样,可是语轩最终没有,因为知道刘坤不会信。

  上一次吵架,语轩明白了,刘坤根本不爱自己,从来没信过自已,包括自己的处女之身,语轩爱刘坤,宁愿忍了小三儿的身份,宁愿被招之极来挥之极去,却也换不来个刘坤的信任。

  大概是到手的太快太容易,刘坤从没信过语轩是处之之身,就连第一次见红,刘坤问的都是你来事了还是刚完?语轩从没解释,因为语轩知道刘坤从一开始就没认为语轩是处,语轩跟他好是因为爱,所以,说什么都多余。

  语轩知道自己多余,也没想怎么着,在一起也就是为了耗费自己赚了三十几年的荷尔蒙,耗费自认为的恋爱,等耗费尽了语轩自然会离开。

  语轩知道自已错,只是年龄大了,不想那么委屈自已,不想自已的第一次是将就,哪怕是错误,哪怕是消耗,语轩也想来一次随心的欢好,好像那句大街小巷的再不疯狂就老了,就是写给语轩的……

  刘坤每周固定有两天值班都是来语轩这,今天刚好是,语轩知道同学们晚上去那儿喝酒,所以故意带刘坤过去,知道刘坤会生气,会回家,也赌会撞见,中间后悔过,怕刘坤难堪,电话打出去刘坤没接,结局就已注定。

  8

  语轩准备辞职,远离刘坤,不去面对那份难堪,也不给双方再续的机会,对刘坤没恨,也会很快不爱,至于刘坤,语轩不想去想,不想去管也管不了,谁让他带着古代的枷锁看人,谁让他骂语轩骂的那么狠,维护老婆却维护的那么好,女人的忌妒是最可怕的,只是怕刘坤以后更不会去信任女人了。

  语轩不知道自己做的对错,好了两年,除了偶尔过节的小礼物,语轩没要过刘坤的钱,更从来没有在知道刘坤在家,而给刘坤打过电话,语轩要的从来只是那点偷摸的爱,给的也是完整的爱,可得到的除了不被信任,不被爱,还是漫长的孤寂。

  语轩从来不是刘坤招惹的第一个女人,更不会是最后一个,语轩知道,刘坤的老婆更知道,刘坤的老婆可能是为了找平衡,也可能是基于报复才找的人,语轩不去想那么多了,人生很长,语轩给自已从这份感情里脱出来,也狠狠打了刘坤的脸。

  人啊,不能带着眼镜看人,更不能以为洲官放了火,百姓绝不会点灯,每个人的人心被伤透后,总会要找出口和平衡,现实社会,诱惑那么多,自已的老婆不疼,自有别人疼,感情婚姻都需要忠诚和守护,不是一味伤害,当然,也不是都的去报复,但是当你做了错误的选择,总有一天得面对得分时的难堪。

文章标题: 败露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5390-0.html
文章标签:败露

[败露]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