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星星会说话

时间: 2019-10-09 | 作者:6么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李铿然转到溪九口中学一个月了。这日放学后,李铿然甩着书包,晃晃悠悠的走在早已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嗯,今天倒是适合去盘口玩,只是,没有这个讨厌鬼跟着就好了……

  不声不响地走进靠近校门的一片小树林,等了两分钟,还不见身后有任何动静,李铿然挂着笑:“再不说我就要走罗?”又静了半晌,李铿然失去了耐心,提脚准备离开,却听见一声微弱的呼喊,“李同学……”,李铿然转过身,一身白裙的女孩站在三米外,头发柔顺垂至肩头,脸庞酡红,女生将放在身后的双手伸向李铿然,“李同学,我……我很喜欢你,你能和我做朋友吗?”李铿然直接无视女生手上的东西,慢慢走进,或许是感受到了喜欢之人的靠近,女生的呼吸渐渐加重,脸上的红愈加鲜艳。走到女生面前站定,依旧是漫不经心的笑容,“你喜欢我?”女生急忙点头,“可是,你不知道我最讨厌白色吗?”女生一愣,随之不可置信的抬头,入眼的是那一双让无数女生倾倒的眼睛,只是,里面却没有了平日里散着的温柔的光。

  “还有,我的女朋友是姜明月。”

  “可是……”女生想说什么,李铿然已转身离去。

  可是你每日都穿白色的衣服,可是你从未说过有喜欢的女生,可是姜学姐明明有男友了,不是你啊……

  双手捧着的盒子掉落在地上,看着辛苦折了一个月的星星洒满一地,女生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李铿然……”第一眼看见就喜欢的人啊。

  2

  李铿然到班上时,高二1班的门口围着许多人,看到他来,大家不自觉的让着道,班里人更多,叽叽喳喳的人围了几个圈,夏东见同桌进来,赶紧从其中一个圈挤出来,“李铿然,李铿然!”李铿然走到位置上,放下书包,“嗯?怎么了。”

  “你今天来的稍晚,错过了一场好戏!”夏东一脸兴奋。

  “什么好戏?”

  “大天才搞出来的好戏!”夏冬努努嘴。

  李铿然看向夏东指的方向,那是整个教室最里面的角落,孤独的一张桌子,上面放满了理科书籍,课桌的主人头发脏乱,穿着干净却极其皱的校服,脸色蜡黄,最令人注目的,就是那双毫无神采的眼睛。他就是夏东所说的大天才,明朗。

  转到学校后,凭着俊朗的外貌以及衣着中隐隐透出的不凡家世,再加之性格友好,李铿然可以说在溪九口中学如鱼得水,不过一个月,俨然已成了风云人物。然而,与李铿然交好的人中并不包括另一风云人物——明朗。明朗这个人,不仅是溪九口中学,整个郢市所有学校的师生都知道他。他身上的荣誉很多,数学天才,全国物理大赛一等奖等等。李铿然刚转到这个学校时,也是有与明朗结交的心思的,只是明朗性格古怪,并不接受。

  夏冬一手钩住李铿然的脖子,笑嘻嘻的说:“不知道大天才的脑袋怎么想的,今天早上一来,就抱着一个模型飞机跑到天台,那飞机从天台上飞下来,一直放着《小星星》,飞到一半还吊着个竖幅,上面写着‘明月是最亮的星星!’”夏冬一脸意犹未尽,“今天可是姜明月的生日啊,没想到啊没想到,大天才还这么浪漫,那帮女生今天都要喊破嗓子了!”

  李铿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人抱着一个模型飞机傻傻的笑。小星星么……呵,李铿然回过神,拉开脖子上夏冬的手,取出了书包里的书本。

  浪漫又如何?天才,只不过是个傻子而已。

  李铿然喜欢姜明月的事迅速传遍了整个学校,高二一班作为事件男主的日常所在地自是极为热闹,哪怕已经上了课,底下依然不时冒出私语之声。

  “李铿然,你真的喜欢明月学姐?”夏冬第四十三次问道。

  “是,怎么了。”李铿然第一次正面回应。

  “可是,可是明月学姐已经有男友了,你也知道,他男友是……”

  “我知道她男友是明朗,可是那又怎么样,明朗现在那样子还配得上她吗?”

  夏冬脸色一变,明朗现在虽然精神失常,可是溪九口的同学依然很尊敬他,没有人因为他现在的样子而嘲笑过他。“铿然,明朗和明月学姐在一起很久了,明朗现在虽然……但是在明月学姐心中,明朗是不可替代的!

  李铿然却不以为然,“你又不是她,你怎么知道她心里怎么想?”

  夏冬还想说些什么,李铿然却已转头听课去了。

  明朗,姜明月,李铿然三个人的名字联系起来的影响力是很大的,这一整天都没有男生找李铿然打球,也没有女生跑来问题。李铿然等人走完后开始打扫卫生,今天该他值日。

  “李铿然,是吗?”值日做到一半,李铿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以为又是像昨天一样要告白的女生,转过身,却是姜明月。

  李铿然正准备微笑,却发现来的不止姜明月,还有明朗。

  “是我。”

  “我是姜明月。”姜明月做完自我介绍便不再说话,只是眼睛紧紧盯着李铿然。

  “然后?”

  “我以为,说喜欢的我的人,看到我来找他,会很开心。”

  李铿然看向明朗,“如果我喜欢的人没有带着他的男朋友来找我,我会很开心。”

  姜明月牵住明朗的手,恰恰挡住李铿然的视线,“今天来,是想请你出面,解释一下那些传闻,毕竟那些也不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

  姜明月看着李铿然不说话。

  “为了他?”为了他,想要我出面解释?

  姜明月回头看着一直在玩模型飞机的明朗,温柔的笑着,“明朗虽然不懂那些传闻的意思,可我也不想他受委屈,这件事议论的人很多,很多同学都对明朗指指点点,明朗不知道怎么表达,可我知道,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转头看向李铿然,姜明月已收了笑,“总之,麻烦你了。”说完,带着明朗离开。

  李铿然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女生轻轻的对男生说着什么,时而轻笑,男生虽然表情迷茫,但也偶尔应答一声,看着这一幕,李铿然说不清心里什么滋味。

  “解释?怎么解释,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李铿然喃喃道。

  3

  李父打来电话,通知李铿然周六晚上参加家庭聚餐。是的,是通知。李铿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子的关系变得水深火热。父母离异多年,父亲两年前结识了一个女子,这次所谓的家庭聚餐,怕也是要通知自己什么事吧。

  周六晚上,李铿然如约到达被通知的餐厅,只是进入包间后,除了父亲和那位女子,还有一个人,那人低着头玩着魔方,正是明朗。

  最近真的遇见很多次啊。

  “铿然,你来了,快进来坐。”杜春丽见到李铿然进来,感紧起身招呼。

  李铿然坐到明朗对面,看着明朗玩魔方。魔方是四进制,在明朗的手中不断变幻,不一会便拼好,明朗又将其打乱,重新再拼,如此反复,不厌其烦

  李铿然不回答自己,杜春丽也不在意,见他看着明朗,赶紧笑着说,“铿然,这是我的儿子,叫明朗,对了,你们是一个学校的吧?”

  “嗯。”

  李父道:“铿然,既然你和明朗一个学校,那以后要好好相处,正好,我打算把明朗接到家里来。明朗比你大,以后就是你哥。”

  “你和杜阿姨在一起,我管不了,可是他,要他做我哥不可能,他可不配!”李铿然漠然的说道。

  李父一听这话,顿时火大,“不配?明朗多聪明,得过那么多奖项,你呢?”

  李铿然看着父亲为明朗辩护的样子,不由想起一个月在一家餐厅里不小心看到父亲,杜春丽,明朗一起吃饭的样子,即使明朗痴傻,父亲也是悉心为他夹菜,他却从没这样对过自己。而现在,一样在吃饭,自己的父亲在为一个傻子辩护,他们,多像一家人啊。

  “聪明?是啊,聪明的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了。”李铿然嘲讽道。

  此话一出,整个房间顿时静下来,李父愣着不说话,目光呆滞不知在想什么,杜春丽表情哀伤,眼神充满痛苦与后悔。除了不知世事的明朗依旧玩着魔方,完全不知周围的人因他而引起一场战争,空气中充满了尴尬。

  李铿然知道自己说出的话未免过分,也不想在这毫不属于自己的地方久留,拎着书包离开了房间。

  心情不爽,也不想回家。李铿然想了想,决定去盘口。

  盘口是一家酒吧。李父平常很忙,照顾李铿然的时间不多,为了弥补对孩子的亏欠,总是给很多零花钱。李铿然不记得第一次来是什么时候了,最开始只是喝酒,外貌虽然不错,但毕竟年龄小,也不引人注目,时间久了,一个不大的孩子却出手阔错,还是引起了不少注意。渐渐的,酒吧里认识李铿然的人就多了。

  常驻盘口的刘三伟一看到李铿然立马迎上来,“哟,小李哥,你这好些日子不来了,干嘛呢你?”

  “呵,跟你有什么关系?”

  刘三伟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恼,“对了,李哥前两天问我你呢,好像找你有什么事,哟,说曹操曹操到,”刘三伟昂昂下巴,“李哥来了。”

  来人李哥全名李强,是盘口所谓的罩场子的。此时一身黑色皮衣,显然是看到了多日不见的李铿然,寻了过来。

  “小李啊,挺多天不见你的。”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支烟,递给李铿然。

  李铿然摆摆手,“听说你找我。”

  李强嘿嘿一笑,“就是上次跟你说的那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略微沉吟,决定实话实说,“李哥,你也知道,我就是一学生,你说的那事吧,不太好,你还是找别人吧。”怕李强继续纠缠,李铿然找吧台小哥要了瓶酒,找熟悉的人去了。

  李强沉着脸看着李铿然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狞笑,“哼,小子,这可不是你不想就不想的!”

  4

  李铿然回家的时候已是深夜,然而家里并非空荡荡。

  “他怎么会在这里!”声音冷漠的似乎没有感情。

  李父道,“你杜阿姨要出差一段时间,担心明朗没人照顾,我就把他接过来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照顾人呢。”

  忽略李铿然语气中的嘲讽,李父看着儿子看似面无表情,却眼眶微红的脸,闻着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叹了口气,“我去给你煮碗面。”

  绕过一地的积木,走到那坐在地上的身影面前站定。似是因为被光挡住,明朗抬头看了一眼,见是李铿然,傻傻的笑了笑,又低下头继续拼积木。

  李铿然半蹲下来,看着明朗乌黑的头顶,可能是沉迷于积木,明朗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一副纯真的模样。完全不知有一个人因为自己的存在而痛苦。

  “明朗,你凭什么?”

  酒喝多了,头疼得很,李铿然趴在床上睡觉,日上三竿,仍然不想起来,直到听见客厅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实在是忍受不了,走出房间,盯着制造噪音的罪魁祸首。而罪魁祸首本身并没有自觉自己的行为给别人带来了困扰,依旧忙于手中事物。

  “你在干什么?”许是因为刚起,声音有些沙哑。

  静默了一会,明朗终于反应过来刚才的问题是问自己的,“我,房子。”说完指了指地上一堆瘫倒的积木。李铿然想了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在用积木搭房子,而刚刚的声音是积木倒塌的声音。

  鬼使神差的,李铿然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搭房子?”

  明朗这次反应很快,柔柔一笑,“给星星。”

  星星?李铿然皱眉,想接着问,却又感觉到自己的态度,松了眉头,不再管他,回屋去洗漱。

  等再回到客厅的时候,明朗的积木已经微微成型,不得不承认,明朗很聪明,他所搭的房子和李铿然曾经在杂志上看到的一个名校的建筑系学生获奖的作品模型不相上下 。而明朗,才十七岁。

  李铿然打开电视,百般无聊的换着台,和自己讨厌许久的人同一个屋檐下,感觉真是奇怪啊。

  阳光从窗户透过射在地板上,少年坐在地板上,手中玩转着积木,神情专注而安详。另一个少年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眼神却很飘忽,不知在想什么。一幅世事安好的模样。

  姜明月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原本低头搭积木的明朗似乎有什么感应,笑着抬头,“明月,你来了。”

  姜明月点点头,见李铿然愣着,解释说,“门没锁,我就进来了。听杜妈妈说明朗搬到这里,我来看看他。”

  李铿然默不作声。

  “明朗他,很难和别人同处一室。”和你待在一起,却毫不反感。

  李铿然转头看了看明朗,忽然感觉很烦躁。“我出去买东西。”

  “我和你一起吧,正好,我有话和你说。”姜明月叫住他。

  两个人走在街上,姜明月今天穿了一件鹅黄色的长裙,很漂亮。和姜明月走在一起,李铿然幻想过多次,但是唯一现实的这一次,却并不令人高兴。

  “怎么,和我单独出来,不怕你的明朗‘感觉’不高兴?”

  “明朗他,好像很喜欢你。”并没有回答他,姜明月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什么?”

  姜明月却再次转换话题,“你知道明朗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吗?”

  李铿然愣了下,摇摇头。

  “明朗以前很正常,他很聪明,非常厉害。无论是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是邻里长辈,都对他赞不绝口。他还有个妹妹,他们兄妹的感情很好,有时候连我都嫉妒。杜妈妈和明叔叔关系一直不太好,经常吵架,特别是两年前,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明朗那时候正忙着参加一个全国性的物理大赛,对这些事无暇分心。倒是他妹妹,受到了很大影响。”

  李铿然从不知道明朗还有个妹妹,也没有听李父提起过,本来不耐烦的心情也平静下来,想继续听下去。姜明月的语气却越来越低沉,神色也很伤感。

  “父母吵架离婚,哥哥心寄学习,没有人倾诉,谁也不知道她当时的心理有多压抑,有多害怕。可能是为了表达对父母的不满吧,她不去上学,整天和一些小混混去网吧,迪厅。最后,出事了。”

  李铿然的心陡然一揪,“什么事?”

  “那天,明朗得了大赛的冠军,想着要和妹妹分享喜悦,却在家附近的巷子里,看见她,正在被人施暴。”姜明月停了下来,似乎想要平复一下心情。“明朗他的头被铁棍打了一下,他的妹妹,在他面前,当场死亡。”

  “明朗一直觉得,妹妹的死亡是因为自己的疏忽。那之后,明朗的精神就有些不稳定了。明朗也是怪明叔叔和杜妈妈的吧,所以生病后,再也认不出他们。明叔叔和杜妈妈也因为这件事情,离了婚。李铿然,”姜明月看向他,“不论你是不是因为杜妈妈的原因不喜欢明朗,但你要知道,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李铿然的话被一通电话打断了。

  赶到盘口的时候,明朗被一群人围住,表情茫然而无措。看见李铿然,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

  “李强,你这是什么意思?”李铿然喘着粗气。

  李强拿着一根木棍,敲了敲桌子,盯着李铿然笑,“小李啊,我这不是找不到你吗,只好找你哥哥了。”

  “他可不是我哥哥。”

  李强并不慌乱,“也是,谁愿意承认自己有个傻子哥哥啊。”一番话说得众人都笑起来。

  李铿然眯着眼,“李强,你最好别乱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不可能。”

  “不可能?”李强拿着棍子直接甩向明朗,“你他妈跟我说不可能?”

  看见明朗被打的一缩,李铿然握紧了拳头。“你那事可是犯法的,你当我傻,和你做那些勾当!”

  每间娱乐场所总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李强管着盘口,也接了些‘生意’。他卖给客人的是一种可以让人兴奋的药,具体是什么,李铿然也不知道。李强见他有钱又是学生好忽悠,不只一次把主意打到他身上。李铿然虽然叛逆,却也从没想过违法,自然不同意。一来二去,不但没答应,还毁了李强几场‘生意’。李强最近手头紧,估计也是被逼急了,想教训一下李铿然,强迫他答应,但李铿然聪明,硬是没被逮到。现在倒不知怎么回事,李强抓了明朗。

  “行,你可以不答应,但是你毁了老子的生意,可不能白白算了!”李强狞笑着,招呼着一群人朝李铿然扑来。李铿然学过几年跆拳道,身手不错,可再怎么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不一会变落了下乘。

  明朗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身体发抖,脑海中不时闪现一些场面。

  “哥哥,救我……”

  “星星,星星!”明朗抱着头,表情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状似疯魔。余光中瞥见一根铁棍砸向李铿然,明朗不由自主的扑上去,“不要!”

  众人似乎被这场景吓了一跳,一人说道,“李,李哥,这要是,要是闹出人命了可不得了。”

  李强咽了咽口水,心里不是很甘心,但是看着眼前一滩血,也有点发怵,“走,快走!”

  慌乱的脚步声渐渐离去,一时间,偌大的酒吧寂静无声。李铿然仰面躺在地板上,双眼望着天花板,手紧紧的捂住肩颈上的头。眼泪顺着脸滴到地板上,一切都模糊了。好像听见了警笛声,又像是声声惊呼。还有明朗扑过来后,趴在他身上的低喃。

  “星星,不怕,哥哥保护你。”

  5

  李铿然第一次见到姜明月,是在初二的夏天。那个时候,李铿然不是溪九口中学的学生,而是在与溪九口在城市另一端遥遥相望的关南中学。那是一次市里的演讲比赛,决赛地点就是关南中学。李铿然和姜明月都是那场决赛的选手。李铿然从没想过自己会输。所以当他看着一身白裙,笑容明媚的姜明月在台上边发表获奖词边对他笑时,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动的厉害,他想,自己恋爱了。

  李铿然开始穿白色衣服,就好像那个穿着白裙的女孩子一直在自己身边,时间长了,就成了习惯。

  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姜明月的笑不是给他的,而是给坐在他后面,来看姜明月比赛的明朗。

  李铿然一直都知道明朗,他的名气实在太大,不过当时他比自己高一个年级,所以在许多赛事上两人并没有见过。第一次见明朗,是在一家餐厅里,父亲亲切的给他夹菜,嘘寒问暖,他却面无表情低着头。应该是那时开始讨厌的吧,自己渴望的东西别人却不屑一顾。后来转学了,终于见到心心念念的姜明月,她却已经有男友。她的男友,是那个父亲很关心的,传说中的大天才,明朗。已经精神失常的明朗。

  李铿然转学时,很多人不理解。城南中学并不比溪九口中学差,李铿然的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兄弟抱着李铿然不舍,李铿然笑着安慰,“等着吧,我去给你们找个嫂子。”

  可是,那年对着他笑的女孩子是别人的了,那个人还是抢了自己父亲的傻子。

  从那天起,李铿然讨厌起白色,因为看见白色,就想起那年夏天穿着白裙笑容妍妍的女孩子。

  李铿然回到学校学习,课间看着教室里角落里空荡荡的桌子发呆。身边夏冬啰嗦不停,“哎,明朗什么时候才回来呀,怎么又生病了呢,哎,铿然,你说他这次生病会不会又要留级啊,以前叫他学长,以后不会叫他学弟吧……”

  明朗……李铿然捂住耳朵。

  那天被打后不久,姜明月终于带着警察赶来,明朗被铁棍打在后脑,至今昏迷不醒。

  李强等人被抓了起来,现在还在拘留当中,李铿然也终于知道了为何那日明朗会被他们抓到。原来,那日李铿然和姜明月出门不久,明朗看见了姜明月掉在李家的钥匙,跟着追出来,却被一直守在附近的李强等人拦住。李强问他,和李铿然什么关系,他说,哥哥。

  出院那天,李铿然找到姜明月。

  “明朗的妹妹叫什么?”

  “明星。”

  “明星?”李铿然灵光一现,“那天你生日,明朗的模型飞机唱的《小星星》……”

  姜明月看向昏睡的明朗,“我和明星是同一天生日。在不清醒的明朗的世界里,我和明星,应该是他最重要的人吧。”

  所以,会说‘明月是最亮的星星'。

  李铿然低眸,“那天,他昏迷前和我说,‘星星,不怕,哥哥保护你。'”

  姜明月一愣,眼里染笑,“现在,还有你了。”

  现在,你也是他很重要的人了。

  晚上回到家,李父在书房里工作,李铿然看着客厅里明朗散落的积木,抬脚去书房。

  “啊,铿然,你回来啦。”

  灯光底下,李父坐着,从李铿然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李父头顶的几根白发,看着父亲疲惫的眉眼,第一次觉得,父亲老了。

  “铿然,我想和你杜阿姨把证领了,你知道,明朗现在需要更好的照顾……”李父的语气小心翼翼。

  “爸,”李铿然打断父亲的话。

  李父被儿子的称呼晃了下神,“什,什么?”好久没听见孩子喊自己‘爸'了。

  “当年,明朗父母离婚,是不是因为你?”李铿然记得,两年前,听李父司机说过,有段时间,李父频频与一女子约会。李铿然想知道,明朗父母离婚的原因,是不是自己的父亲,如果是……

  李父的面色变了又变,最后暗叹一声,“铿然 ,我和你杜阿姨认识多年,却是在她离婚后才慢慢发展的。当年她婚姻不顺,明朗父亲对她不好,她向我寻求帮助找律师,我听了她的事,我是鼓励她找律师的……”

  李铿然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李父虽不是明朗父母感情的第三者,却支持他们的离婚,甚至可以说,因为有了他的支持,杜阿姨才会下定决心离婚,也导致了明星反抗……所以,李父对明朗的好,不仅因为杜阿姨,更多的,恐怕是愧疚……

  “爸,和杜阿姨结婚吧,把明朗接到家里来。”

  6

  李铿然接到电话赶到医院时,明朗正在医院的草地上晒太阳。脑袋包的像个木乃伊。

  明朗似有感觉,回过头来,眼神清亮,笑容温暖。“铿然……”

  李铿然推着明朗回病房,明朗并没有恢复,不过医生说假以时日,明朗不是没有复原的可能。到了病房门口,李铿然看到病房里的人一愣,来人似乎也很惊讶,从座椅上腾地站起来,耳朵迅速染上一层红,“李,李铿然?”

  “你怎么在这?”

  “我,我来看明朗表哥……”来人叫杜筱,那天向李铿然告白的女孩子。

  “表哥?”李铿然皱眉。

  姜明月从病房外进来,看到此景略微挑眉,“你们认识?筱筱是明朗的表妹。明朗,吃个苹果好不好?”说完蹲下来看着明朗,摇摇手里刚洗的苹果。

  明朗傻傻的笑,“好。”

  姜明月从李铿然手里接过轮椅,推着明朗到一旁。微风吹进来,吹的她白裙飘飘。

  李铿然看着旁边一身红裙,娇小可爱却显得局促不安的女孩子,笑了笑,问道,“你给我的星星呢?”

文章标题: 星星会说话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5391-0.html
文章标签:会说话  星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