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外墙

时间: 2019-10-09 | 作者:一起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李思苓知道承诺不能随便下,万一不能实现呢。

  “dumb is the new smart,dark is the new light,alone is the new crowd……”当Hailey的Don't got one 铃声响起时,李思苓正站在圣家堂的地下,来往人烟稀少,因为今天圣家堂没有开放,栩栩如生的雕像在昏黄的夕阳下泽泽生辉,像是被赋予了生命,它们似在俯视过往的人,又似在无视。

  “喂,小雯”“哇,司令,看你的朋友圈,你跑去西班牙了?去看圣家堂了?”李思苓无视耳边好友的大呼小叫向路边的长椅走去,“司令,你和林崀晔一起去的吗?我听说贺锦勋也去过西班牙了。”李思苓一下子陷入沉思,贺锦勋,脑中浮现”出一个高挑,剪着碎发,嘴角挂着浅笑的少年。

  “喂,喂,喂,司令,你有听我说话吗,你怎么了?”

  李思苓回过神来,“嗯,我知道了,小雯,我没事,我没有和林崀晔一起去,我一个人的。”李思苓挠了挠头发,赵雯在那边吐了吐舌头“那司令记得跟我带点特产,多拍几张照片回来啊,行了不跟你说了,我要睡觉了,这时差真是麻烦。”挂断电话,李思苓思绪万千,青春过后,那个人成了她心中的一块陆地,任谁都无法企及。就跟她现在根本不敢进去圣家堂一样,只有在未开放日来,为自己的懦弱找理由,看着圣家堂的外墙,已然很壮观。

  李思苓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妈妈难产去世,爸爸叫李江华,妈妈是陈苓,爸爸为了思念妈妈,取了李思苓这个名字,因为读起来和司令相似,她便多了司令这个外号。

  李思苓抿了抿嘴,不由想起她在班上自我介绍时,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年,环手浅笑慢慢启唇嗤笑,“司令啊,你好,我是贺首长。”说完大家哄堂大笑,司令这个绰号就叫开了,贺锦勋也成了贺首长,大家总是喜欢把他俩绑起来开玩笑,开始李思苓还会反驳,后来慢慢的连老师都一样,她也就放弃了,然而她自己知道,她跟贺锦勋根本不熟,虽然是同桌,但几乎没有说过话,贺锦勋人缘好,总是有人围着他,在哪儿都是太阳一样的人,身边的人仿佛都是衬托他的小星星。

  她和贺锦勋真正熟起来还是因为一堂英语课,英语老师把一些国外特色建筑放在PPT上,让人回答,大家都只知道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大本钟之类的著名建筑,其实,对于没有出过远门,天天关注重点都是学习,八卦,篮球的高中生来说,这些都是这些都是一样的哥特式建筑。当老师将圣家堂的照片放出来时,李思苓几乎是惊呼了一声,贺锦勋看见这个瘦弱的女孩子眼前一亮,直直的望着PPT,“有谁知道这个吗?很有名的哦,虽然还未完工。”李思苓站起来,微微启唇,缓缓说到“圣家堂,位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巴塞罗那,是高迪的作品,虽然已有100多年的建筑时间,但至今还未完工,它是一个令世人惊叹的作品。”李思苓说完,缓缓坐下仿佛刚才一切都像是排练好的,大家回神,贺锦勋看了看旁边的女孩,现在已然松了一口气,贺锦勋带头鼓了掌,随即班上响起热烈的掌声。课后,前座女孩转过身“哇,司令,你好棒,这都知道,你喜欢?”李思苓望着这个热情似火的女孩,赵雯好像永远都是这样热情,李思苓喜欢这个率真的女孩。微笑的点了点头说到“我会去看圣家堂”那语气像是笃定似得。贺锦勋怔怔的望着这个瘦弱的女孩,心里咯噔一声。窗外,柳絮扬起,正值四月,阳光暖暖的正好,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沐浴着随意的两人,李思苓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软软的,让人止不住想要揉揉。

  贺锦勋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鬼使神差的伸手挠了挠李思苓的头发,手感不错,邪邪的笑了笑。

  “你干嘛?”李思苓惊恐万分的望着贺锦勋,这个神吃错什么药了。

  “嗤”贺锦勋看着紧张的某人,笑出了声,往椅子靠去,“喜欢?”反问一句。李思苓没明白他在说什么,继续趴下画物理受力分析图,心里却是如小鹿乱撞一般,跳个不停,刚刚贺锦勋用手摸她头时,她怔住了,慌了神,她变得有点无措,现在脑中一片混乱。

  放学铃声响起来时,李思苓恼怒的撇了撇嘴,shit,又浪费了两节课,本来物理就不好,现在更糟了。赵雯转身,兴奋的问道“司令,今天我们去三楼吃饭吧,我听说三楼米线很棒。”李思苓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小雯,我今天不去食堂了,我还有些物理题没有搞懂,我找人帮忙在外面带。”赵雯知道李思苓学习态度认真,也没有说什么,交代了一下就和寝室的人一起走了,李思苓望着教室里的人,寻找通校生。“你带什么?”李思苓惊讶的望着贺锦勋,是在跟她说话吗,他俩还没有关系好这种地步吧,而且今天下午的事李思苓还心有余悸,没有说话,再次看向其他人,贺锦勋懊恼的提起书包,起身撑在李思苓桌子上,望着那张不知所措的小脸胀得通红,一字一句说到“你要带什么?我给你带,我不是通校生吗?”李思苓咽了咽口水,小声说到,“好利来的蛋糕和酸奶。谢谢!”贺锦勋吹了口气,小声嘟囔到,笨蛋。转身离开。李思苓全身瘫软的靠在椅子上,刚才少年独有的气息包围着他,还带有淡淡的洗衣液味道,很是舒服,他说话时气息吹在她的脸上,转即到了脖子,痒痒的,像是猫的毛一样,令人酥酥的。

  “喏,给你,买的三明治,酸奶是猕猴桃味的。”李思苓抬头看了看贺锦勋,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才刚过六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伸手接过,轻声道谢,她不喜欢这种三明治,因为里有生菜,她不喜欢生菜,酸奶还是自己喜欢的味道,额,好像酸奶没有自己不喜欢的味道。撕开包装袋,轻咬了一口,然后用手将生菜拿出,上面还沾了些酱,李思苓用纸巾将它包起扔进垃圾桶,“不喜欢吃生菜?”贺锦勋扬眉道,

  “嗯”

  “你还真是特别,是个女生居然不喜欢花,还会了解同龄人不会了解的冷知识,不喜欢生菜,啧啧啧。”贺锦勋翘着二郎腿看着她摇摇头。李思苓被他的话一愣,他怎么知道这些。

  “不要好奇我怎么知道,是你表现太明显,每次有人买来花,或者邀请你去看花,你都毫不犹豫拒绝,并表示自己不喜欢花,可以远观。还有你赵雯他们每次讲话遇到不清楚的都会问你,我想你应该成为他们行走的度娘了。”李思苓看着贺锦勋,觉得这个人还真是奇怪,没想到这些他都看出来了。贺锦勋看着这个瘦弱的女孩,不禁笑了笑。

  晚自习时,李思苓正在死磕物理题时,一只节骨分明的手伸过来,“给我。”说完扯过练习册,慢慢讲起来,说实话贺锦勋讲的挺好的,至少很慢他能跟上节奏。

  就那以后,李思苓和贺锦勋好像变得越来越熟了,他会跟她一起讨论数理化生,她会给他不厌其烦的讲单词意思, 有时他会给她带早晚饭,她会请他喝奶茶,体育课时为他拿衣服,大课间时会给他接满水,等他打完球回来喝,二人不知道有种在青春年华的情愫慢慢产生了。

  班上慢慢流传李思苓和贺锦勋在谈恋爱,但二人成绩稳定还靠前,老雷也没有说什么,其他科任老师甚至开玩笑到,“你两以后结婚可得请老雷,感谢他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拆散你们。”每次班上总是叫到“咦”李思苓早已习惯向贺锦勋看去,贺锦勋也无所谓的望着她,就这样,她都以为是永远。

  那天是体育课,李思苓向赵雯说“小雯帮我向体育老师请个假,就说我来姨妈了。”赵雯点点头,这个理由已经用了好几遍,虽然体育老师是个男的但也不能这样骗人家啊,赵雯看着李思苓摇摇头。待班上的人都走完时,李思苓拿出MP3带上耳机开始写作业。不一会儿,李思苓闻到熟悉的洗衣液味道,撇头看见贺锦勋也看着她,她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贺锦勋抬手扯过一只耳机,带上,李思苓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是不会喜欢的,这里面只有几首国语,一百多首英语歌,其他都是小语种,西语歌占大多数。”贺锦勋没有说话,也没有将耳机还回来,李思苓也没管什么,低头写作业,天哪,鬼知道她现在心脏在跳个什么,还跳这么快。

  “喂,李思苓,你很喜欢圣家堂吗?”李思苓抬头看着贺锦勋,那双黑眸盯着她,像是要将她吸进去,就像宇宙中的黑洞,让人不由得被其吸引,那是未知的,就像她现在的心情,是忐忑的,是好奇的,是激动的,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李思苓木讷的点点头。贺锦勋看着这个傻傻的人,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我也喜欢,喜欢圣家堂,喜欢它,就和你一样。”李思苓望着他,心脏咯噔一下,什么意思啊,是和她一样喜欢圣家堂还是喜欢圣家堂就像喜欢她一样。李思苓还是木讷的点点头,不敢看着他,赶紧低下头,少女的耳朵是粉红的,脸也是红扑扑的,不敢动,只不过再也写不进一个物理题了,贺锦勋又戳了戳她的手,李思苓吓得怔住了,“李思苓,我们一起去西班牙吧,我们一起去看圣家堂吧,就我们。”李思苓看着这个少年,他正望着外面,眼神恍惚着,说话时黑眸闪了闪,像是下定决心。李思苓看着他,不敢说话,贺锦勋又说了一遍,“思苓啊,我们一起去看圣家堂啊,好不好。”李思苓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她沦陷了,她喜欢这个少年,她郑重的点点头,“好。”

  晚上回寝室,李思苓翻来覆去没有睡着,她喜欢贺锦勋,喜欢这个像太阳一样的人,她很好奇今天下午贺锦勋的意思,他是否和她有一样的感觉,就这样过了好久,李思苓才睡着。

  第二天李思苓有点困,来到教室时,已经有人开始早读,下学期就高三了,他们要准备做高三的苦行僧了,李思苓来到座位上,发现杯子里调了一杯牛奶,李思苓激动的望着贺锦勋,贺锦勋在看物理公式,像是没有看见她一样,“司令,这是我跟你冲的牛奶,快喝吧,待会儿就冷了。”赵雯转过头冲李思苓笑到,李思苓失望的笑了笑“谢谢。小雯。”赵雯转过身时又撇了一眼贺锦勋,贺锦勋朝她点点头笑了笑,李思苓看着他们,感觉心像是掉进了冰窟一样,冷的窒息,突然非常恼火,打开英语单词本开始读单词,就该好好读书不该想这些有得没得,贺锦勋就是觉得有个一样喜欢圣家堂的人礼貌邀请一起去看而已,谁叫你要多想啊,李思苓感觉眼睛变得苦涩,想哭,但是忍了忍,大声读单词,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后来他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多了赵雯的加入,他们会一起开玩笑,李思苓每次都笑的特别开心,心里却是苦涩的不行。还有赵雯每天都会给她冲一杯牛奶,她有坚决过,但是赵雯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第二天照样,赵雯说她不喜欢喝这种冲的牛奶,但是有人送了就拿给你喝了,如果不好意思就每天下午给她讲题就好了。李思苓无奈答应,有这种便宜事为什么要坚拒绝呢,或许还是帮人呢。

  到了高三后,李思苓感觉班上氛围更加紧张,每个人好像都在为了自己的梦想冲刺,然而李思苓却在不紧不慢的学着,为此老雷找她谈过几次话,每次李思苓回到教室,贺锦勋都会望着她,眼神里像是带着担忧和紧张,但是每次都是赵雯转过身问,李思苓总是无奈的笑笑,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一次放学后李思苓走在最后到了楼梯口看见另一个楼梯口站着的是熟悉的少年和自己的好朋友,贺锦勋在递给赵雯一个盒子,赵雯接过笑了笑,贺锦勋也是无奈的笑笑。李思苓看着他们像是恋人一样的相处,突然感觉眼泪夺眶而出,但是她还是笑了笑,在回寝室的路上她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星,笑着说到,“李思苓啊,好好读书啊,为了去看圣家堂,忍忍啊,高三就快过了,马上就要高考了,在辛苦也就几个月了,忍忍就好了。”说完她就哭了,哭什么呢,是高三太苦了吗?

  晚上回到寝室,赵雯已经回来了,李思苓看着她的床铺上放着一个盒子,是贺锦勋给她的那一个,同寝室的人打趣道“小雯,说,谁送的,是不是耍男朋友了?”赵雯大笑到,“怎么可能,我自己买的。”李思苓看着她的笑突然有点刺眼,她感觉赵雯是故意的,她早早就躺下了期间赵雯有过来询问她怎么了,李思苓有些恼火的说到自己累了想休息,赵雯也当真,叫别人小声点,司令要睡了,李思苓躺在床铺上,无声的哭了,她讨厌现在的自己,居然为了一个男生就去烦自己的朋友,而且小雯还对自己那么好,为什么要让她看见他们两个一起,原来他们三个一起是为了拿她当掩护,免得老雷发现他们在早恋,原来,贺锦勋一直喜欢的是赵雯,原来,一切都是这样的。终于知道老雷今天晚上找她说不要这个时候对别人心动,就是他们要得效果,原来一起都是为了利用,李思苓感觉心痛死了,想要回家。

  第二天李思苓最后起来,赵雯来催了她几次,李思苓笑着让她先走,最后她没有去教室而是直接去了校门口,爸爸应该等在那儿了,昨天晚上她跟李江华讲自己太累了,想要回家休息一天。回到家什么也没有做在床上躺尸,翻开自己搜集的圣家堂资料,告诉自己,圣家堂也可以自己去,不要哭李思苓,你不需要被人可怜,但是眼泪就是不争气的掉下来。

  在家待了两天后,李思苓回到学校,看见贺锦勋疲惫的看着她,笑了笑,李思苓只当是朋友之间的问好,也点了点头,课后很多同学过来问候她情况,李思苓只说是压力大了,同学们安慰后也都走了,晚上回寝室李思苓打开错题本,发现里面夹着一张彩铅纸,上面写着“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苏轼高考倒计时30天”李思苓看着这个彩铅纸,觉得这个字体好熟悉,好像那个人的,但是她不敢想,她摩挲这张纸,将其放在盒子里。

  第二天她来到教室,看着贺锦勋想从他的脸上求证些什么,但是他正专注的做题,李思苓自嘲的笑了笑,求证什么呢,明明自己都清楚,坐下认真早读。

  晚上,李思苓收拾东西回寝室,今天晚上应该看历年高考真题答案了,突然撇见错题本,鬼使神差的也将其塞进书包,回到寝室很快洗漱完,趴在床上打开错题本,翻了翻,没有彩铅纸,烦恼的抓了抓头发,果然还是别人放错了吗?就不该抱着任何幻想,把错题本摔在枕头旁,突然李思苓眼前一亮,彩铅纸漏出来了,她赶紧将其拿出来,“每天你都很棒,对你,对我而言,你永远都是最棒的。高考倒计时29天”李思苓躺在床上咧开嘴笑了笑,是谁呢?

  第二天晚自习李思苓不动声色地离开座位去后面装作问题,突然李思苓看见贺锦勋抬手在自己桌上翻了翻,李思苓紧张的看着,是他吗?贺锦勋好像没有看见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又回去做题,这时班长林崀晔来到她的座位上,和贺锦勋笑着说什么,他和贺锦勋是好兄弟,林崀晔翻开李思苓的错题本,李思苓看不见他在干什么,只知道他在翻她的错题本,原来是林崀晔,李思苓没有发现的激动反倒有点失望,失望什么呢,失望不是贺锦勋吗?

  后来每天都有彩铅纸直到高考完,李思苓还是小心翼翼的将它收在盒子里。

  高考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是没有像电视剧,小说里一样撕书,表白,大家都是规规矩矩的照相,开毕业晚会,之后住校生回寝室玩手机睡觉,通校生回家或去网吧通宵,什么都没有发生。

  高考完李江华希望李思苓出去玩,但又不放心她一个人,李思苓又不想要他陪,最后僵持着,只到成绩下来,李思苓正常发挥填志愿时,选择去东北,家里亲戚劝了好久,李思苓还是执着去了哈尔滨,没有为什么,她只想远离这个地方,只想去外面看看,她看见班级微信群的聊天得知贺锦勋去了北京,赵雯去了湖南,林崀晔和她一样都填了哈尔滨,李思苓看着他们的志愿,有点高兴,高兴什么呢,赵雯和贺锦勋分了吗,还是自己和贺锦勋离得近,李思苓也说不清楚。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呢?

  李江华还在为假期旅行烦恼,最后李江华说到,我可以不和你一起去,但是必须和你同学一起,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李思苓点点头,去哪儿呢?和谁呢?回到房间看见微信有新的好友申请,李思苓点开,呆住了,“思苓,我是贺锦勋。”他说的是思苓,不是司令,李思苓呼了一口气,淡然的同意,看着空白的聊天框,不知道说什么。突然弹出一条消息。

  “思苓,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李思苓觉得自己在把话题聊死,又回了一句“你呢?”

  “我也是,在和你聊天呢!”李思苓看着聊天框脸红了,贺锦勋要不要这么撩。李思苓不敢说话了。

  就这样每天尬聊,每次都是贺锦勋撩的李思苓不敢说话他们才会停止说话。

  假期过了三分之一了,李江华还在催她出去玩,李思苓觉得有些烦和谁去玩嘛,回到房间李思苓看见贺锦勋又发来信息,就问了一句“额,贺锦勋,你暑假准备去哪儿玩吗?”

  “我不知道,你呢?思苓。”

  “我也不知道,我想出去玩,但是不知道和谁,去哪儿玩?”李思苓歪着头等信息过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信息,李思苓正准备去刷剧等时,看见贺锦勋回了信息。

  “思苓,我们去看圣家堂吧!”“我们一起,我可以很快拿下护照。”

  李思苓看着信息不知道说什么,她有点激动,颤抖的打到“好!”激动的跑下楼喊到“爸,我找到人一起出去玩了,我想起西班牙,去看圣家堂。”李江华看着激动的李思苓摇摇头“出国?你确定?”李思苓点点头,李江华没有说话,他知道李思苓喜欢西班牙,喜欢圣家堂他听她说过很多遍,说过自己高考完要去看圣家堂,李江华看着电视说到“和谁一起?”李思苓脱口而出“贺锦勋!”李江华诧异的转过头看着激动的李思苓,“就你们两个?我不同意!”李思苓看着他,摇摇头说到“还有其他人还有赵雯。”李思苓想也没想拿出赵雯做掩护,“你知道我们一直玩的好的。贺锦勋会给我们搞定护照的事。”李江华看着电视没有说话,李思苓以为李江华不要她去了于是逮着他的手撒娇到“爸,你说过找到朋友就让我去的,爸爸,你知道我喜欢西班牙的,我会每天跟你视频,我每去一个地方都会跟你报备,随时随地都跟你保持联系。”李江华还是没有说话,他是有点惊讶李思苓会跟他撒娇,他映像中李思苓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跟其她女孩不一样,就算给她想要的她也不会激动的跟你撒娇,说爱你爸爸,之类的。见李江华没有说话,李思苓又摇了摇他的手说到“爸爸,你就同意我吧,我真的想去西班牙。我们会好好准备,我们会准备一个周,规定好路线,订好酒店,你就不要担心嘛!而且以后我终归还是要一个人过得,爸爸。”李江华笑到,“果然女大不中留啊!”李思苓跳起来喊到“谢谢你,爸爸!”转身跑回房间,跟贺锦勋分享了这个好消息,于是两个人开始为西班牙之旅做准备,期间贺锦勋来找过一次李思苓和她一起去办护照,因为贺锦勋有亲戚在政务中心工作所以护照来的很快,两人在奶茶店坐了一下午继续规划着西班牙之旅,直到李江华打电话催李思苓回家,贺锦勋才将李思苓送回家,还有两天就走了他们决定去北京国际机场登机,那边便宜一点,他们可以坐高铁去北京,但是由于工作原因贺锦勋和他父亲先李思苓去北京一天,李思苓需要一个人坐高铁去北京。出发前一天晚上李思苓激动的睡不着,原来不是所有的青春承诺的不能实现,她和贺锦勋的诺言就实现了。

  到了北京,贺锦勋给李思苓打电话让她等他一下,自己马上就过来,李思苓激动的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有不同肤色的,李思苓感慨国际机场就是大啊,坐在候机室等着贺锦勋,待还有30分钟登机时,贺锦勋还没有出息,李思苓先前跟贺锦勋发过信息,贺锦勋没有回,李思苓当作是没有看见,现在李思苓以为是北京太堵了,贺锦勋还堵在路上,也没有焦急,仍然慢慢的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贺锦勋还没有来,李思苓慌了,怎么还没有来,机场工作人员一遍又一遍的喊着登机,李思苓慌张的打电话,贺锦勋的手机显示关机,李思苓害怕了,她害怕贺锦勋出事了,害怕贺锦勋不会来了,害怕贺锦勋食言了,她泪眼婆娑的一遍又一遍的打贺锦勋的电话,听着机械的女音响起,听着飞往西班牙的航班起飞的消息,李思苓瘫软在地上,期间很多人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李思苓都是木讷的摇摇头。不知坐了好久,李思苓准备起身,但是腿已经麻了,根本使不上力气,李思苓觉得很委屈,大声哭了,第一次大声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哭的那么大声是因为没去成西班牙,还是因为起不来,还是因为无人认识她,后来有机场安保人员过来将她扶起来,待她哭完之后,轻声询问她出什么事了,是否需要帮助,李思苓只让他们送她回一家酒店。

  回到酒店,倒在床上,李思苓还是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只是发出呜呜的哽咽声。累了,饿了,李思苓胡乱的拿起手机,还是没有任何信息,李思苓跟李江华打电话,淡淡的说到“爸,来北京玩吧,我想和你一起,不想去西班牙了,太远了。我把定位发给你。”李江华刚想问怎么了,李思苓便挂了电话,李思苓又哭了,贺锦勋凭什么每次都这样,骗她好玩吗,是将她摔到谷底啊,不仅心痛,整个人都是疲惫的,像是没有灵魂,李思苓不知道为什么被喜欢的人骗了是这样的感受,她本来可以一个人去西班牙的,但是她不想啊,他们还有承诺呢!

  后来李江华来了北京,他们将北京所有名胜古迹都玩了个遍,吃遍了大街小巷的美食,李思苓白天都玩的很开心,晚上回到酒店,夜深人静的时候,望着川流不息的车辆,李思苓还是会不动声色的哭,还是会恨贺锦勋,为什么会食言,这么多天了,连个信息都没有,骗她都不知道骗完整吗,至少让她知道为什么啊?

  在北京溜达尽半个月后,李思苓回到家,天天不知道干什么,一个人的时候就想哭,李江华问过很多遍,李思苓都说没什么,然后回到房间,看着手机发呆,要么看着指针一遍一遍的转。

  那天像往常一样,回到房间看见手机有微信信息提示,她以为是腾讯新闻准备忽略,看见那个熟悉的头像,她又哭了,有意思吗,现在,空白的聊天框里贺锦勋发了个“对不起”李思苓哭着删除聊天记录,原来连解释都没有吗?

  九月将近,大学开学了,李思苓又变回最初的模样最初没有遇见贺锦勋的模样,淡淡的,李江华在送她回学校交代她好好照顾自己时,李江华眼睛都湿润了,李思苓反倒抱着他,笑到“没事的,相信我爸。”虽然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眼泪早就干了吧。

  李思苓发现她和林崀晔一个大学,只是不同系,林崀晔经常来找她,感觉林崀晔比高中更帅了些,或许和高中一个样只是自己没有注意而已,林崀晔总是给她送吃的,每次班上都要起哄,李思苓都没有反应,只是应下,寝室的人都很好奇为什么不和林崀晔恋爱,林崀晔挺好的,是因为有喜欢的人吗?李思苓心里面一阵苦涩,是啊,林崀晔挺好的,难道还是那个人吗?那个根本不值得的人吗?

  高中同学少有联系了,只有赵雯每次都会给她打电话,讨论她的大学生活,她的学长,每次只要说到贺锦勋,李思苓总是冷漠的打断她,并且警告不准再提那个人,李思苓告诉自己就快忘了他,自己就快忘了他,只要没有听到他的信息。

  后来,林崀晔跟她表白了,他说“思苓,我喜欢你,从高一就开始喜欢你,但是我只能默默关注你,在高考前为你写便条给你加油,思苓,给我次机会吧,让我给你带来快乐,忘了不快乐,好吗?”李思苓目光无神的看着林崀晔,快乐吗?“嗯,林崀晔我们交往吧!”林崀晔激动的抱紧李思苓,进入大学后有些人跟李思苓表白,李思苓都拒绝了,这次李思苓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是因为那句忘了不快乐吗?和他在一起就会忘了他吗?

  和林崀晔在一起后,林崀晔对他很好,让周遭的女孩都很羡慕,李思苓没有特别快乐,但也没有不快乐,还是淡淡的,是像歌中所唱,Don't got one(不是那个人)吗,所以没有感觉。和赵雯说这个事后,赵雯过了好久才说“司令,我们只希望你开心,你一定要开心。”李思苓不知道赵雯说的我们是谁?

  李思苓以为自己会忘的,可哪只每次看见圣家堂还是会心痛,那种像有人抓着心脏一样,让人窒息,李思苓认为圣家堂是这件事的关键,是自己没有去看过圣家堂所以才会这样,于是大一暑假时,李思苓准备去西班牙,一个人跟林崀晔说的时候,林崀晔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才说“思苓,我陪你一起去吧!”李思苓摇摇头,“不用了,我要自己一个人去。”李思苓笑到“我可是要去看我的大神安东尼,你就不用去了,我会给你带纪念物的。”林崀晔苦笑的点点头送她回寝室,思苓,你还是忘不了吗,还是要去吗,为了你我付出了这么多,还是抵不上那个人吗,如果去了能让你释然,你就去吧!

  暑假,李思苓拿着那张护照独自一人来到西班牙。

  和赵雯挂了电话后,李思苓不知坐了好久,回过神天都快黑了,李思苓无奈的摇摇头想这些能想这么久啊! “你好,女士,你需要帮忙吗?”有个老奶奶拿手在李思苓眼前扬了扬,用西班牙语礼貌的问到,李思苓摇摇头“谢谢,不用了。”李思苓大学选修了西班牙语,基本交流还是不成问题,“跟我到我的咖啡店坐坐吧!”老奶奶指着不远处一家装修精致的咖啡店,名字叫No puedo dejar李思苓看着店名喃喃道“我不能离开,不能离开,就是恋恋不舍吧”恋恋不舍。李思苓起身和老奶奶走去。坐下后老奶奶端来一杯咖啡上面的拉花很漂亮,她在旁边坐下,笑着说到“这个店是我和我的丈夫一起开的,但是两年前他已经走了,虽然我很伤心,但是他陪了我几乎一辈子,我们是同学,我很幸福,小姑娘,我看你来看圣家堂,但又不在开放日来,在夕阳下坐了一下午是有心事吧,大约是一个周前也有个亚洲男生和你一样,也被我邀请进来,坐在同一个位置,他说约定好的人没有来,不想进去,小姑娘,你也一样吗?”李思苓抬眸激动的望着老人,想询问是贺锦勋吗,将贺锦勋的长相向老人形容了一遍,老人表示时隔太久了也不清楚,只清楚这些了,李思苓有点失望,希望的火花总是在刚燃起就熄灭,唯有那次燃起了好久,却直接来盆冷水,浇灭,李思苓甩甩头,又在咖啡店坐了好久才慢慢走回酒店。

  回到酒店,躺下,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慢慢的才睡去。不知过了好久,李思苓突然被噩梦惊醒,起身喝了口水,拿起手机,才六点,国内应该才十点,不知道他们在干嘛呢?望着手机发起了神,突然电话想起了,李思苓被吓的一跳,看了看屏幕显示着林崀晔,他几乎没有打过电话,他们几乎都是微信联系,不知为什么,李思苓不想接他电话,至少现在在西班牙不想接,电话响了好久后被自动挂断,紧接着再次响起,李思苓有些恼火的接起,走到阳台上,天才蒙蒙亮,太阳将要升起,还有些冷。

  “喂。”

  “喂,思苓,你还是跑去西班牙了,你还是放不下贺锦勋,是吗?”李思苓奇怪的看了看手机,确定是林崀晔,但是那头林崀晔像是喝醉了,而且还哭了。

  “林崀晔,你喝醉了,好好休息,不要乱说。”李思苓有些烦躁的撑着栏杆。

  “思苓,你不要挂,听我说,我没有醉,思苓我喜欢你啊!为什么你还是不喜欢我,还是喜欢贺锦勋,我哪点比不上他,我那么爱你。”李思苓不想听他说这些,刚想准备措辞挂电话,那头林崀晔又说了,

  “李思苓,想知道为什么那年贺锦勋没有和你一起去西班牙吗?嗝!哈哈!因为我,因为我,你们没有去成。”李思苓听着心都提起来了,是什么,当年发生了什么?

  “李思苓啊,我喜欢你,但是你却不知道,你只看见贺锦勋,我跟他是好朋友,我听说你们要一起去西班牙,我恨啊,我不想你们去,玩他手机偶然知道你们登机的日子。我便在那天匿名举报他的爸爸贪污受贿,其实哪有什么贪污受贿,只是会被拘留查证,他也不能登机而已。哈哈!你应该在机场等了好久吧,在查证期间他们不能用手机,没有联系上你,我想你应该会恨他,还有那个彩铅纸是贺锦勋写的,我和他一起去买的,得知你因为压力大没有来学校,他便想了这个办法,我知道贺锦勋不敢让你知道因为老雷找过他,以为你俩在交往,本来老雷是相信你两的,老雷突然之间这么敏感也是因为我,我发了一则短信,拿你月考下降的成绩说事,老雷信了,哈哈,看见你们走远我真的高兴。大学和你填了同一所大学,想着和你在一起,当我跟你表白你同意时我是多么高兴,但是和你在一起期间,你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样子,我跟自己说没关系啊,呜呜,会好的,我一如既往的对你好,我害怕失去你,但是你却要去西班牙,为什么要去西班牙,我害怕你回来跟我分手啊,呜呜,思苓,不要离开我,嗝,我怕啊!”李思苓抓着栏杆的手因为用力变得发白,泪流满面的听着林崀晔说完,嘶吼着说到“为什么,林崀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远处的白鸽像是受到惊吓般全都飞走了。

  “哈哈,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如果不这样,你会跟我在一起吗,会吗,你说啊,李思苓,啪”李思苓听着啪的一声便只有嘟嘟的声音了,李思苓瘫软无力的沿着栏杆滑在地上,坐了好久,

  抓起手机,找到赵雯的电话,拨过去,“喂,小雯,跟我说说贺锦勋吧。”

  “司令,你怎么了,你别哭啊,告诉我怎么了,你不要哭好不好?”赵雯好像也急得哭了。

  “小雯,跟我说贺锦勋,你说啊!”李思苓吼着说到。

  赵雯缓缓开口道,和林崀晔说的差不多,只是又多了些,原来牛奶是贺锦勋的,是他买来给赵雯,让赵雯给她冲,那天晚上贺锦勋也是在递奶粉。原来赵雯的加入是为了她不被老雷误会。原来休假期间笔记不是赵雯做的,是贺锦勋做的。原来,贺锦勋出事后有找过她,但是被她拉黑了,于是找了赵雯,但是赵雯每次提起都被我打断了,后来听说我和林崀晔在一起后,就一个人去了西班牙,原来那个老奶奶说的就是他,他们又错过了。李思苓哭着听完,为什么,为什么她的人生要跟小说一样错过?

  在地上坐了一上午,李思苓起身下楼,吃了点东西,有热情的老板娘过来问怎么了,眼睛这么红,李思苓微微笑道“因为我的误会失去了不该失去的。”老板娘痛惜的捂着心脏叫到“我的天,宝贝儿,这件事太恐怖了,快去追回来啊,就算没有追回,至少告诉他你的想法。”李思苓看着夸张的老板娘扭着腰走了,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李思苓来到圣家堂看了看它的外墙,嘟囔到,我们还会回来的。

  飞机上,李思苓看着窗外的云,闭眼,“我回来了,贺锦勋这次换我来整合我们人生轨迹,让它们不再是两条平行的地平线,将它们交叉起来,让我们不再错过。”

文章标题: 外墙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5392-0.html
文章标签:外墙

[外墙]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