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那火

时间: 2019-10-16 | 作者:讲不出再见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1995年夏天,那天天气忽阴忽晴,那个来自滇东北一个坝子的高考考生陈榭考完最后一场考试后,拖着疲惫的身体,无力地走着,不知自己是如何,如何回到了自己住过三年的房子里,房间里空空的,除了那些高考用书外,就是那些简单堆放在地上的行李,它们都静静地待在原地。陈榭看了墙角的那个老式的木箱子,那就是他三年用的书桌。“会不会考取呢?”“可能考不取吧?语文卷挺难的,对,还有英语,数学也很难的!”“这次考试难度不如摸底考,可我感觉怎么没有把握啊!”他自己一遍又一遍嘟哝着,感觉到自己一时间无法判断,但一个小小的声音总在提醒他,好好想想,好好回家去吧!无论如何是要给家里人一个交待的,必竟供自己上到高中,是要有一个交待的。他无法想想,如果考不取大学那将如何面对家里人的辛勤劳动和深切期盼。可他也知道家里的实际情况,自从小学三年级起,对,也就是1985年农历冬月的那一场火灾让自己的家庭似乎遭了恶运,那场无情无爱的灾难夺走了这个家的一切:刚建好的两间崭新的大瓦房,刚搬住的新家,刚刚丰收归仓的粮食,刚买的新家具,刚购进的新农具,快可售卖牲畜禽……都在那场灾难中化为灰烬,更要命的是自己父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它把全家人带进了更加痛苦无奈的深渊,为了给父亲治病和其他的突然开销,家里已借了好多外债。一想到这些,他自己身上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眼泪不知何时已挂满眼角,泪珠直在眼眶中打转。他痛恨过二叔一家人,更痛恨过那场无情的火灾!就是那场火灾改变了自己家里的一切,同样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如果没有那场灾难,我肯定不是现在这个状态,他无奈痛苦地揺了摇头。唉,就目前的情况,即使考上了大学,问题是自己能去读吗?考上了大学,自己能顺利读完,能顺利毕业吗?毕业后能分配到工作吗?他无法想想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也无法想想以后的路该如何走?

  “走了,收拾好东西,我们回家去吧!”门外传来二哥粗浑的声音,是呀,该回家了!该回家了!他漫不经心地收拾好自己的高考书籍和行李,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准备的复习材料有那么多,非常沉,唉,辛苦了,我的高中生活,辛苦了,我的老师们,真的非常谢谢您们了!他一边收拾着,一边自个儿想着,随后恍恍惚惚和二哥回到了那个让他无法面对的家,一路上,那台老式永久牌自行车一直“咣当咣当”地响个不停,后座上的高考书籍太沉太重,压得自行车甩来甩去,好在这几年艰苦的高中生活让他练就了一身坚韧的性格和顽强的精神,他自己勇敢地驾驶着这匹铁马飞奔着回家去了。累得气喘吁吁的他仍一路狂踩脚踏板,他知道自己累到了极限才会慢慢放松下来,才不会去想那些未知的结果。记得刚一进村的时候,碰到了二叔,“榭子,考得咋样,感觉好不好?”二叔关切地问道,“不知道,谢谢!”陈榭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只想尽快脱身,因为从不远处又走来了一大群本村的伯伯叔叔等人,如果不赶快离开,又要被他们问个不休,简直烦死人了!逃回到家里,“回来了”妈妈笑着说道,“嗯”他一边说着,一边慌恾快步走进家门,“小榭,回来了,考得好吗?”爸爸亲切地问,“爸,不知道呢,成绩单出来了才知道的!”陈榭一边回答,一边逃回到自己的小天地,他低着头,不敢也不想看到父亲那严厉的表情,严肃得很吓人的!关上自己的房门,他想哭,也想笑,但不知咋的,泪水夺眶而出,只是他尽力不弄出声响。

  晚饭后他独自一人静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把头深深地埋在被子里,结果会怎样呢?他不知道,他也无法回答家人的提问,他不知那个晚上自己是如何度过的。那晚他做了一个梦,一会儿是本家的伯伯叔叔,阿姨们来自己家里共同祝福他考取了大学,他们说着闹着,家里飘着烟草的味道,其中也充满了烈酒的辛辣味……一会儿又是快到上学报到结束的时候也没有收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唉,没有希望了!一会儿是梦见自己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可残酷的家庭情况和那多如牛毛的债务让他无法呼吸,悄悄地流着眼泪,将录取通知书珍藏起来,告诉家人自己没有被大学录取,然后独自一人跑到村外的山头上大哭一场,唉,可怜的人啊!

  接连好几天,陈榭都恍恍惚惚地在家里待着,他不想岀门,除了帮家里人做农活像锄地,挖地,砍莱,喂猪……外就把自己一个人放在家里,看看电视来消除自己心中的苦闷与不安。小时候的同伴们约他出去走走,他也不去,只在等着那一份似乎来自天际的信件,一天,二天……一个星期,二个星期……真的很难熬啊!

  那漫长难过的等待一直在持续,有些往事也在陈榭的脑海中渐渐清晰开来。他记得那是一九五八年冬月的一天,二叔要为他女儿办满月宴,二叔家来了好多人给他家帮忙,他们忙碌了一天,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情,有的忙着杀鸡,有的忙着做糕点……总之他们在忙着做好吃的。陈榭记得在那天,自己的大娘娘和二娘娘来了,她们忙着,忙着,一直忙到很晚,很晚,也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在追着她们一样。

  对,就是在那个夜晚,那个当年伸手不见五指的可怕的夜,那个夜晚月亮也是昏暗的吓人,狗也偶尔发出一两声刚声,整个村庄都沉睡在这寂静的夜。陈榭记得:那天他们全家人都洗潄睡下了,父亲的呼噜声从里屋传出来,吵得他翻来覆去总也睡不着!他似乎是半睡半醒着,感觉自己还在背诵语文课上老师安排的内容。慢慢地自己似乎也睡沉了,而且还做了一个梦。在梦里爸爸妈妈带着一家人到集市上的一家像馆,他们照了几张全家福,还有个人照!“全家人好好照几张照片,今年的收成不错,不缺那几个钱”爸爸笑着说,“等会再买些糖果,一人做两身新衣服,每人买两双新鞋子,今年好好过一个年哟!”全家人都开心地笑了,他们一家人在集巿逛了好久,脸上总充满了欢乐的神情,严厉的爸爸那天也不那么严肃了,慈祥好看的妈妈那天更美了,漂亮的妹妹那天更可爱了,当然还有三个活泼好动的他们更调皮了,梦中的家里人是那么的快乐。今年刚建好的两间崭新的大瓦房,新添的家具、农具、衣服和刚刚丰收的粮食,还有几头猪和几只鸡,这一切在当时那个农村可以算非常富足的,自己的爸爸又在村里排灌站上班,他大哥陈榭祥在县华侨农场学习畜牧医治知识,打算以后在村庄里开一个兽医诊所,爸爸准备好小铺子和一些柜了一物品,还买好了许多兽医药品和医疗器具,等他大哥毕业后就可以开业了,其他几个兄妹又都在村小学里读书,勤劳的妈妈真是一把好手,把家里里外外操持得干干净净,节俭的爸爸让这个家变得很殷实。那欢乐富足的时光,那诱人的甜蜜在当年那个村庄可以说是非常幸福的,让村庄里绝大多数家庭都羡慕不己。陈榭满足地笑了,他笑的那么甜,那么开心!

  大约夜里两点左右,忽然听见门外面传来二叔大呼小叫的叫声,“大哥,你们快起床跑啊!梁上着火了!快起来跑啊!”二叔一遍又一遍地喊叫着,陈榭从梦中惊醒了,他看见了一个从二叔家窜出来的火团正呼呼地烧着自己家的木梁上,隔壁二叔家已乱作一团,他惊叫着,立马跳下床去揺醒父母,叫醒了其他兄妹。他们一家人有的急急忙忙地往外搬东西,有的找水灭火,然后梁上的火势越来越大,火团像发了疯似的在木梁上到处乱窜,全家人怔住了,吓呆了,爸爸一下子瘫在地上,妈妈哀嚎着,喊着爸爸的名字,全家人撕心裂肺地哭喊着……风呼呼地吹着,大火气势汹汹地燃烧着,整个一条瓦房共九间全部煙没在大火中,慢慢地屋梁断了,梁上的火瓦也成片成片地飞落下来,四处飞溅的大火里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焦碳味,传来噼噼啪啪的爆炸声……陈榭的父亲醒过来了,他呜噎着,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前胸,陈榭一家都绝望地哀嚎着,“唉,太惨了,一切都烧没了,以后怎么办?”,“唉,要是消防队能早来就好了”,“唉,这一家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好心帮忙灭火的村民们慢慢地累了,失望地摇头,受灾的人家则仍绝望地哀嚎着,呜噎着……

  天空慢慢地下起了小雨,火慢慢地变小了,雨大了,火也在变小了……好心的村民帮着受灾的人家从火堆灰中搜寻着可用的物品,粮食被烧成了焦碳样,衣物化成了灰,家具也成了灰,烧成碳的柱子东倒西歪地靠着,仿佛在诉说这凄惨的一幕……陈榭发现自己一身只有小褂子和一条小裤衩,还光着脚丫,全家人好狼狈啊!他哆哆嗦嗦在杂乱无章的物品找了大人穿的衣服穿在身上,光着脚丫蜷缩在墙角里,浑身呜噎着……大约到了凌晨六点多钟,火才慢慢熄了。那天早上他就穿着大人们的衣裤,光着脚丫,空着手,哆哆嗦嗦地去上学了,在教室里漫不经心上完上午的课。放学回家了,等着下午的课。那个阴冷潮湿的天气冻得陈榭直哆嗦,满脸通红,他不停地跺着脚,不停地揉着手,他品偿到了寒号鸟凄凉无助的感觉,还有人世间的悲凉!回家后本来想跟父母提衣裤鞋的事,可看到二个哥哥和妹妹的样子,他没有说话,下午依旧是光着脚丫去上课了。一连几天,全家人都是以泪洗面,凄惨悲凉的境况一直笼罩着他们头上,他们没了往日的笑容,失去了往日欢乐的笑声。好心的邻里送来了米,面,洋芋,白菜,

  慢慢地他明白了,只有坚强下去,只有坚强,他们才能有更幸福的生活!在同学们的目光中,在辛酸的日子里,在父母的教导下陈榭自己慢慢长大了,他学会了生火,学会了煮饭,学会了照料家畜禽,学会了承担家里的事务,学会了一个人在夜里静静地流泪,静静地努力,发奋学习,为了自己,也为了那伟大深沉的父爱与母爱!在以后的日子里,陈榭总穿着补丁加补丁的衣服,脚上一直都是妈妈辛苦缝制的橡胶底鞋,全家人艰辛地活着,艰难地坚持着!也许人生中充满了许多未知和不幸,但我们要学会坚强,学会长大,那样才可能获得一个光明的未来!拥抱坚强,迎接幸福!前进吧,奋斗吧!

文章标题: 那火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6057-0.html
文章标签:

[那火]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