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搬家记

时间: 2019-12-05 | 作者:晓叶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到今天,我方能静下来写点东西。这几天,天热、身疲、心乱,因为搬家。

  第一天 2014年7月30号

  我和老公早早去婆婆家。这时,婆婆家院子里的人们都聚集在一起,互相议论着。他们在迎接一个十分重要的事。今天,开发商要和这里的住户们签合同。这是一项持久战了。去年的时候,开发商来过好几次,因为住户们意见不统一而没有达成协议。中间又经历了许多的“小插曲”,最后才算基本通过。有人欣喜,但也有人不买账,各人过各人的日子,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吧。

  我进门忙着洗衣服,老公和公公出去了。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他们的样子,合同应该没有签,因为这拆迁的事一直磕磕绊绊,有好几次板上钉钉的事就突然间夭折了,这次哪有这么容易呢。我问怎么样了。老公说,没事了,合同签完了,搬完家后就给钱,

  公公喝着水,说,咱等过了七月十五再搬,那时候立秋了,凉快些。

  我和老公算计还有多少天,应该还有10多天吧,来得及。

  这时候,几户人家开始行动了。有的从外面叫来了搬家公司,三轮车、汽车来了好几辆,这个院子的搬家开始了。我感到一种非同寻常的气氛。

  公公说,他们买了新房,没有交全款,早点搬早日拿到钱才能给新房子交款。

  第二天 7月31日

  今天,再去婆婆家,院子里三轮车满了。

  公公说,这里不能住了,楼上搬家,把水管砸坏了,咱家的水管里流黑水。电视信号也砸坏了,看不到节目。星期六搬吧。

  老公说,行,星期六也就是后日,我早点收拾收拾。

  这时候,听外面有人招呼:“下面别走人,上面砸玻璃了。”

  婆婆急忙关好门,就听见外面一声巨响,咣啷啷,玻璃破碎的声音从上面传来。碎玻璃连滚带掉,摔在地上四处飞溅。因为玻璃窗户上的铝合金能卖钱,所以,这些东西砸下来卖掉。不知怎的,一个成语入我脑中——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一会儿,听不见声音了,外面有敲门声。我开门,见是四楼上邻居,他说,哎呀,把你家小菜园砸坏了。我家住一楼,这小菜园是婆婆在窗下自己开辟的,一点约4平米的小土地。婆婆是勤快人,在里面种了豆角,这豆角长势正旺,滴里嘟噜结了许许多多。婆婆每次摘豆角都满面的幸福,那是她自己亲手种的。她把豆角摘下来,用绳子捆好,拿秤一约,然后放在冰箱里。别说,那豆角一根根粗粗壮壮的,长长的,很喜人。一天,婆婆高兴地对我说,我种的豆角摘了五斤了。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说,五斤,才五块钱。公公笑了。我这才感觉,那句话有点不合时宜,老人家自己喜欢,自己每天浇水,看着她的豆角一天天成长,心里满足而快乐,这可不是五块钱的事。

  今天,这个小菜园难逃其难了。我对邻居说,没事,这菜园你不砸等几天也有人砸,都不在这里住了。他呵呵笑着,拿一把大扫帚扫门前的玻璃。我说,你不用扫,我一会儿吃过饭扫。他说,我扫扫,你家出不来门了。三楼的邻居正站在旁边看人们搬家,走过来说,他身体不好,我来扫。说着,拿着扫帚扫起来。看着这份邻居情,我心里也暖暖的。

  婆婆走出门,对四楼邻居说,你呀,今儿个搬走,就不来了,咱们还能看见了吗。他笑着说,您说的呢,怎么看不见,乐陵这么小,想什么时候见打个电话就行。婆婆说这话也是有情的,大家在这里住了许多年,虽然平常都过自己的日子,但每天出来进去都见面,都要说话,一旦要分开,毕竟难舍。

  吃过午饭,我们回家。西邻居夫妻正提着几个袋子出门。老公帮他们提着两个。西邻居说,你看,人们太着急搬家了,闹得人心惶惶,我本打算等几天搬家,可也沉不住气了,星期天就搬。

  老公说,是啊,其实在这里多住几天也不错,怎么都这么着急。我也得早搬了。

  下午,老公去婆婆家。临近傍晚时分,他打来电话,说四姐和四姐夫还有外甥来了,外甥开他的三轮车来拉东西。一会儿,外甥开着三轮车拉了满满一大车来了。我打开车库门,搬小物件,老公和姐夫、外甥抬大东西。就这样,一直拉了三趟,夜里10点钟,还没有吃饭。他们回家时,已是11点了。

  老公告诉我,不能等到星期六了,人家都搬家了,明天早起趁着凉快早点搬完。

  第三天8月1日

  今天,我早晨五点就去婆婆家。本以为挺早的,没想到这里已是人声鼎沸。一进大门,便不能再走,因为上面又砸玻璃了。玻璃清脆的碎裂声,锤子的奋力撞击声,人们的大声叫喊声,让这个本寂静的清早变得嘈杂不堪。那些收破烂的人们消息好灵通,他们出出入入,忙得不亦乐乎。等我们左拐右拐地进家门,三姐四姐已经们收拾着呢。屋里狼藉一片。

  本来,我想好好地给各个屋子拍个照,站在大门口给整个院子拍照,多年以后,我会想念这里的。我在这里结婚,我的女儿们在这里出生,我每天都要来这里。可是,晚了,已经晚了,院子里都是三轮车,都是人,还有家具。屋子里面目全非。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因为车多人多,院子不好出,外面的路都堵住了,所以行动很慢。外甥拉了一趟。老公去买饭,一会儿空着手回家,说包子还要等半小时,都挨号呢,回来先收拾收拾。

  我则有饿了出虚汗的毛病,此时感到没有了气力,而那些来帮忙搬家的人们都筋疲力尽了。公公对老公说,你先去买饭,都饿了。没办法,老公便开车到较远的地方买来包子。

  吃过饭后,大家继续干活。这屋子扫了一遍又一遍,看有没有落掉的东西。收破烂的人一直在屋子了逡巡,问有这些卖不卖,那些捎着吗。外面,有人在笑,是我们的西邻居,他说,怎么都这么狠呀,一个铁钉也起着,一草一木也不留。老公笑说,是啊,你不看这帮人是干嘛的,都是工商的,不狠能收上钱来吗。这黑色小幽默在这个时候倒增添了笑料,我们都咯咯笑。

  西邻居说,你说,再住几天多好,毕竟住了这么多年,干嘛这么着急,大家趁这几天联络联络感情,相互走动走动。可现在都忙着搬自己的家,砸自己的墙。

  中午,终于算是搬完了,婆婆公公来我家了。下午,老公再回去看看,因为也要砸窗了。我没有去,婆婆公公来了,我下楼忙着从车库搬东西。他们的东西要用的,这个找不到,那个找不到,我也找不到,头昏脑涨。

  第四天8月2日

  当天晚上,我累得浑身酸痛,很长时间睡不着觉。

  半夜里,迷迷糊糊看到门外有亮光。便爬起开门,客厅的灯亮着,婆婆屋子里的灯也亮了。我想,这是忘记了关灯。我过去关掉。婆婆一下子坐起来。我吓一跳。

  她说,书贞啊,我摔着了。我吃一惊,问怎么回事。婆婆说,她起来解手,盆子一滑,便坐到地上了,怎么也起不来,她就爬着去公公的屋子,用手撞门,公公出来把她扶起来。婆婆还说,她 的膝盖发青了。我说,骨头感觉怎么样。婆婆说,骨头没事。我说,您先好好休息吧。

  我摇头,心叹气。这可如何是好,婆婆第一天来就摔倒了,这以后的日子怎么办。回屋,我倒在床上睡不着。天亮了,和老公说起这事,老公赶紧去问。我说,把床靠墙放着,也许好一点。就这样,给婆婆挪床。又是一番折腾。

  公公说,他的床太窄,晚上睡觉老是怕掉下来。公公的床是书房原来的床,那是张单人床。因为这床往楼上架不容易,公公的床没有搬上来。于是,我和老公去车库,找来一个床板,两个凳子,傍在床的一侧。可是,高度不一样。婆婆说,下楼搬砖来,垫上就行。可是,这里哪来的现成砖。老公说,我去借个锯,接着他下楼去我爸家拿来两张锯。便开始锯床腿。锯完床腿,铺好床垫,床宽出许多。这才算又完了一件事。

  第五天 8月3号

  婆婆住到我家,她分不清东南西北,又加上那天摔了一下,从那天起,老公的姐姐们每天来,陪着婆婆,帮婆婆做点事。所以,一连几天 ,我都在忙着做饭。3号这天上午,五姐六姐来了,我自己在厨房包了一锅盖茄子包子。

  下午,我和老公要出门,婆婆住着拐杖手里拿着衣服走向卫生间。我们出门,门关上的一瞬间,老公停住了,说,咱娘这几天怎么一下子见老了。他这一说倒提醒了我。是,这几天,婆婆明显呈现出衰老状态。本来还能做饭的,本来走路不用拄柺,可是,这几天,她走路脚下没根,总是要摔倒的样子。我想,人的衰老不是一瞬间的,只是平时我们不注意罢了,只不过我们忽然在某一瞬间惊觉了吧。这是人生的必须,谁也无法躲过。

  邻居家的奶奶比我婆婆大几岁。前几年,身体一直很硬朗,经常到我家和婆婆说话,坐着玩一阵子。有好吃的东西拿给婆婆。还逗我家女儿。可是,从去年开始,她谁也不认识了,连自己的儿女都不认识。我和她说话她也呵呵笑,但不认得我。她出来时家人跟着,一步不离。她把孙女的女儿当成孙女,叫着孙女的名字,她的记忆停留在多年以前了。真令人感叹。

  第五天8月4号

  昨天晚上,吃过晚饭,我和老公去广场逛。老公说,咱回老家看看怎么样了。我们便去

  了。一进大门,便看到一幅凄惨惨的景象。院子还是原来的院子,各个楼房的窗户和门都张口瞪眼,狰狞可怖。往日里,院子里人来人往,今天,没有一个人,冷冷清清。还有两家的灯在亮着,是两个孤老太太不肯搬家,依然住在这里。我们走到自己的屋子前,没敢进去,但我依稀看见我留下来的破旧的家具。心中凄然。我要老公照几张相片。老公说,这么暗的天 ,照不好。接着拿出来照了几张,我看看,果真模模糊糊,完全没有往昔的样子。

  今天早晨,公公从外面回家,他说他回去看了看。两个老太看见公公,很惊喜,亲热地出来和公公说话。这两个老太原来是互不理睬的,如今就剩下她们两家了,结果她俩也说话了,心结解开了。

  清空

  因为没有买到房子,公公婆婆要搬去我家里。这样高温的天,要给他们收拾出两个房间来。这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一连几个下午,我午睡起来就开始收拾。女儿的房间衣橱都清出来,衣服像山一样堆积着。这一倒腾,好多没有找到的东西出来了。这才发现,平时总感觉没有衣服穿,不停地去买,其实好多衣服都被压在箱底被我们渐渐遗忘了,人都有喜新厌旧的习惯吧,特别是对衣服。

  我一件一件整理,把能穿的衣服放在一边。那些小点的衣服放在一个塑料袋中,还不行,装不下。我便找了两个装饲料的大袋子,这都已经洗干净了。衣服放在袋子中。还有不用的蚊帐、床罩,我把这些放在一起,这些要送给乡下的叔伯妹妹,能穿的衣服也放进去,看她能不能用得上。那些小的衣服,我叠好后放进一个大袋子中,扎好口,放到垃圾堆边。因为,这些衣服扔掉怪可惜,送人吧,说实话,即使我农村的那些亲戚,他们穿的衣服比我女儿的也不差,他们不稀罕。再说实话,送旧衣服给人家就像求人什么事,我要把衣服拿出来一一说明,她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勉为其难地留下,那种滋味真不好受。那些舍不得扔的东西,我下狠心“扔”,那些多年的用不着的东西,我也下决心——“扔”。

  小区的垃圾桶经常有拾荒者,我希望这些东西他们能派上用场。即使,他们拿回家当抹布,也能有点用处 的。还好,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下午我放在垃圾桶边的衣服,晚上就不见了。

  有的活简直让我要崩溃。因为不仅需要体力劳动,还要撕扯这些东西往哪里放。毕竟空间有限。女儿屋子里的被子都拿出来,重新叠过,我踩在高凳上,放在最上面的橱子里,塞了又塞,挤了又挤。这常让我汗流浃背。

  书房里的书要重新整理,那些经常不读的书分门别类放在箱子里,搬到储藏间。储藏间也是要清空的。

  书房里有一张床,床里面的箱子里我放了一家人的棉衣,也是满满的。里面还有不用的音响,很占空间,还有鞋子。都该扔的仍,该放的放。

  其实,在清空的时候,我想起了慧心写的文章,人要定期地为自己的心清空,才不至于那么累,才能够放下许多,而家也要经常清空,这样才会舒爽。其实,给家清空的过程,也是为心清空的过程。我觉得家里清爽了许多。那个床里面倒出一半的空间,书橱里的书更加齐整,而给婆婆腾出的屋子也利利索索了。我付出了时间和汗水,心里也有满足。而婆婆的一句话让我挺有成就感的,婆婆搬进来,和我女儿说,你妈都收拾好了,在这里住着挺好的,我想多住两年。

文章标题: 搬家记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9840-0.html
文章标签:搬家

[搬家记] 相关文章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