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二七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美文 > 原创美文 > 文章正文

离婚后,丈夫爱上了我

时间: 2019-12-05 | 作者:读点君 | 来源: 二七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至甜至苦暗恋,至亲至疏夫妻

  她与他有过暗恋,也做过夫妻

  余生她打算守着回忆度过

  ?“心悦君兮:余生温相待”

  01  叶清薇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病房安静又昏暗,仿佛一潭浑浊的湖水,让人窒息。昨晚失眠,早上起得迟了,就没吃早饭,中午做连台手术,又错过了午饭。手术结束之后,刚把病人安稳送回病房,她就因为低血糖晕倒了。床头灯散发着微弱的黄光,叶清薇感到手背传来刺痛,才发现输液袋早已经滴空,针管里有一大段回血,她轻轻地“嘶”了一声,咬咬牙自己动手把针头拔掉。她又摸索着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和外套,站起来的时候仍是有些头晕,双脚像是踩在棉花上,走出病房没几步就险些跌倒,幸亏被眼疾手快的小护士扶住。小护士有些为难地说,“叶医生,下午您晕倒的时候,我们给家属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过来一下,他说……他说……”叶清薇被她磕磕绊绊的模样逗笑了,“让我来猜一下,他肯定凶你了对不对?”小护士像见到了救星,抓着叶清薇的手,“对对对,您怎么知道,他说,‘老子又不是120!晕倒了你找我干什么!’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叶清薇仍是笑着,温和地道歉,“不好意思,他平时工作比较忙,你别介意。”小护士急忙解释,“我倒是没关系,工作久了,什么样的病人家属没见过?只是叶医生您怎么……”后半句没说完,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怎么嫁了这么个老公?”叶清薇笑而不答,只是轻轻捏了捏小护士的手,表示感谢。走出医院,才发现天空飘起了毛毛雨。细细的雨丝打在脸上,隐隐感到几丝凉意。叶清薇裹紧了风衣,在林荫道上不紧不慢地走着。她其实不想去想,但是脑袋偏偏异常清醒。两年前,去民政局领证的路上,她和宋恺扬约定,两年时间扮演恩爱夫妻,两年之后和平离婚。而理智正在一遍一遍地提醒着她,他们这段荒唐的婚姻正式进入倒计时,距离离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02  叶清薇回到家,一推开门,看到客厅里只开了一盏昏昏黄黄的阅读灯,宋恺扬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这男人好像有某种特异功能,不管在哪儿,一闭眼都能睡着。他还穿着灰扑扑的警服,身上胡乱搭了一条毛毯,皮鞋也没脱,地板上留下了一串横七竖八的泥脚印。因为职业性质,叶清薇有些轻微洁癖。他们的公寓装修考究,木地板总是擦得一尘不染。可正是因为太过于干净整洁,独独缺了几分烟火气,看上去倒像是个标准的样板房,精心装修,仅供欣赏。宋恺扬常年待在基层警局,十天半月才回家一趟,回来也总是急匆匆的模样,住不了一两晚就又走了。只有每次他回来的时候,家里的每一样东西似乎都碍了他的事,挡了他的道,总是要乒乒乓乓一通捣鼓,把整个屋子连同叶清薇本人一起,搞得灰头土脸才算是舒坦。等他回单位,叶清薇总要花很久的时间,里里外外重新收拾妥帖,然而清净不过几天,又要准备迎接宋恺扬下一轮的袭击。叶清薇很不厚道地想,她有几个同事都是不折不扣的猫奴,整天任劳任怨地当铲屎官伺候猫主子,而她可能是养了一条身高一米八五的人形大狼狗。该大狼狗虽然不怎么爱干净,有时候还会凶巴巴地板着一张脸,长相却是十分俊朗,鼻梁高挺,眸色深沉,英气逼人。叶清薇盯着他的睡颜看了几秒。一想到很快就要跟他变成陌生人,她就觉得心脏的某一处开始隐隐作痛,痛得并不剧烈,钝钝的,绵绵不休。她转身去厨房倒了杯热水,捧在手里小口小口地喝了一会儿,才觉得整个人稍稍暖和过来。宋恺扬不知什么时候醒的,他嗓门大,突然出声,把叶清薇吓了一跳,“回来了怎么也不叫我一声?”叶清薇不答,不紧不慢地把杯子里的水喝完,才问:“你今天怎么回来了?”宋恺扬扔下毛毯,三下两下把警服脱下来,随手扔到沙发上,又把鞋子胡乱踢到一边,赤着脚走过来,“下午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晕倒了,我回来看看。”说着顺手拿起叶清薇用过的杯子,接了杯凉水,咕嘟咕嘟往嘴里灌。叶清薇心跳莫名快了几下,隐隐有几分期待听到几句好话,问她怎么会晕倒,问她好点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下一秒,只听到宋恺扬说:“你饿不饿?我好饿。”叶清薇瞬间气笑了,也不知道是笑他每次回家都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还是笑自己时至今日,竟然还会对宋恺扬抱有期待。但她还是起身去厨房,“这几天没买菜,只能凑合着煮碗鸡蛋面,你吃吗?”一打开冰箱,她却愣住了。原本空空荡荡的冰箱里,鲜牛奶、饼干、蛋糕、坚果,还有她最爱吃的牛角包,整整齐齐地码满了整个冷藏室。叶清薇又赶紧打开冷冻室,速冻饺子、小笼包、手抓饼、汤圆……也是塞得满满当当。宋恺扬高高勾起一侧嘴角,笑得像个得意洋洋的孩子,“你得答应我,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个人也要好好吃饭。”他边说边挽起袖子,把一脸茫然的叶清薇推出厨房,“你去休息,我好歹一有手有脚的大老爷们,怎么敢劳驾病号给我做饭?”话痨如宋恺扬,哪怕是人在厨房,嘴也丝毫不见消停。“那什么,今儿可能有个误会。下午我正出任务呢,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叶医生低血糖晕倒了,我心想叶医生是谁啊,不认识,肯定是哪个糊涂蛋打错了。后来回局里,我一琢磨才觉得不对劲,叶医生,可不就是你吗?这才赶紧回来了。”他说着,自顾自地哈哈哈笑起来。叶清薇倒是丝毫没觉得哪里好笑,但凡宋恺扬对她上点心,哪怕只是稍微上点心,也不至于听不出“叶医生”是谁。她用关爱智障的眼神,面无表情地瞅着宋恺扬那一口大白牙。方才有些雀跃的心开始下沉,心底不合时宜,却又不受控制地,缓缓渗出几丝悲凉。  03  周二下午是叶清薇的门诊时间。临近下班的时候,有个没挂号的小姑娘突然闯进诊室来,说自己不舒服,想要看病,护士拦都拦不住。叶清薇示意她坐下来,接过病历看到首页上写着,“田思影,女,22岁”。“请问你哪里不舒服?”田思影特别不耐烦地指了指胸口,语气生硬地答:“心里不舒服。”叶清薇取出听诊器,“那麻烦你把外套解开,我来听诊一下心音。”田思影闻言,并没有动,反而微微眯起眼睛,歪头睨着叶清薇,有些不可思议地问:“所以,你就是恺扬哥哥的妻子?”叶清薇拿着听诊器的手顿了一下,微微点头,“是,我是宋恺扬的妻子。”田思影好像听到了一个无比好笑的笑话,脸上是难掩的喜悦,“我还以为哥哥早早结婚,娶的肯定是一位天仙似的妻子,没想到竟然是个清汤寡水的老女人,实在是无趣。”清汤寡水?老女人?叶清薇坐门诊一向专注,只关注病情,很少会注意别人的外貌和穿着打扮,听她这么一说,才抬起头来仔细打量面前的小姑娘。粉嘟嘟的嘴唇,红扑扑的腮红,长长的波浪卷发,闪闪发亮的水晶指甲,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叶清薇平时习惯淡妆,有时干脆素颜,只扎最简单的马尾,多年来出于职业需要,指甲始终是光秃秃的,白大褂下面也是简单的米白色毛衣,卡其色阔腿裤。田思影说的其实也没错。两个人比起来的话,叶清薇确实算得上寡淡了。她无心纠缠,收起听诊器,把病历整理好递过去,“田小姐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喊下一位病人了。”田思影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恺扬哥哥不爱你,我知道你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婚后常年分居。求你放过他吧,我才是真的爱他。”田思影说的话实在是不怎么好听,但是叶清薇也不恼,“他爱不爱我,你说了不算。你知道的不少,但也不是全部。请你尊重我的工作时间,不然,我会让保安把你请出去。”她的语调像查房时给实习的学生讲授患者病情一样,冷静客观,不疾不徐。最重要的是,还带着点严厉。田思影脸色一变,气呼呼地抓起病历,摔门而去。  04  田思影走后,叶清薇又看了几个病人,才回到办公室。方才忙碌着还没什么,这会儿静下来,她只觉得脑袋里乱哄哄的,来来回回全都是田思影的那几句话,“宋恺扬不爱你……求你放过他吧……”那个小姑娘,实在很青春,很勇敢,尤其是跟叶清薇感情上的懦弱无趣比起来,更显得朝气蓬勃,就像一束刺眼的阳光照进森林的迷雾中,无论是装睡的,或者真睡着的人,都会被迫醒来。没有人知道,从学生时代,叶清薇就开始喜欢宋恺扬。喜欢得小心翼翼,喜欢得生怕被人看出端倪。在这样的契约婚姻里,谁动心,谁就输了。在开始之前,她就已经一败涂地了。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输得不要太过难堪。韩柏辉敲门进来,“清薇,晚上一起吃饭吧。”叶清薇实在是没有心情,也没有胃口。“那我送你回去。”同学多年,如今又是同一个科室的同事,韩柏辉从不掩饰他对叶清薇的心思。只是叶清薇对他无意,又清楚自己的已婚身份,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跟他保持着距离。最后实在是拗不过,身体又真的很不舒服,叶清薇还是坐了韩柏辉的车回家。车里的空气异常安静。韩柏辉似乎忍了许久才开口:“我今天就在你隔壁诊室,那个女孩子声音不小,我都听到了。宋恺扬就是这么对你的吗?让第三者找到医院来当面为难你?他还是不是个男人!”叶清薇有几丝尴尬,没说什么,勉强扯了扯嘴角,但是发觉自己实在是没有力气,笑不出来,只好放弃。韩柏辉有些动怒,“清薇,宋恺扬他不配得到你的爱。他不配。”叶清薇被戳中心事,脸色终于也冷了下来,“对不起,这是我和宋恺扬的家事,我们会处理好的。”车子驶到小区楼下,叶清薇道谢,打开车门没走几步远,韩柏辉就跟着下车追了上来。“不管怎么样,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他轻轻地抱了她一下,动作很快,等叶清薇反应过来的时候,韩柏辉的车已经驶出很远了。回到家,客厅的顶灯亮着,宋恺扬也在。他双手抱臂,站在窗边,脸色是少有的阴沉。“刚才送你回来的是谁?”叶清薇料想他是看到了韩柏辉抱她,第一反应是解释,又觉得好像没有必要,便只说了一句,“同事,韩医生。”宋恺扬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什么关系的同事,都可以明目张胆地在我们家楼下搂搂抱抱了吗?叶清薇,你必须跟我说清楚。”叶清薇极不喜欢他用审犯人的口气跟她说话,同一屋檐下,又躲不开他的纠缠,只好耐着性子说:“谁送我回来的,又为什么抱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上心了?”宋恺扬脸上闪过瞬间的不自然,这才慢慢冷静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性地把叶清薇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方才看到有男人抱她,当时就有一种想下去招呼他一拳的冲动。“从法律意义上来说,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宋恺扬皱着眉头,“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我有权利要求你,不能跟其他男人有过分的接触。”叶清薇心下了然,“以后会注意的。”不过也没以后了吧。叶清薇想,毕竟还有十天,婚姻就走到尽头,各自分道扬镳了。  05  距离离婚的日子越来越近,叶清薇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除了工作之外,还报了一个瑜伽班,好像只有忙碌才能治愈她的胡思乱想。瑜伽班下课时,天色已经很晚,叶清薇站在门口掏钥匙的时候,听到家里似乎传出嬉笑的声音,踌躇之时,防盗门被打开,宋恺扬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有些不满地抱怨着,伸手把叶清薇拉进屋,指着客厅里的小姑娘说:“清薇,这是田思影,爸爸的老战友田叔叔的女儿。刚大学毕业来这里工作,想在我们家借住几晚。思影,叫嫂子。”田思影好像第一次见到叶清薇般,她眨了眨眼睛,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嫂子把人都叫老了,我看还是叫姐姐好听。”叶清薇隐隐作痛的脑袋,像终于被人点燃了引信一般,轰的一声炸开了花。她费了十二分的力气才稳住心神,把面前的一男一女当空气,一言不发地换了鞋子,就往卧室走。既然家里来了客人,宋恺扬便不能再睡书房了。他洗完澡,边擦头发边走进叶清薇的卧室,头发上的水珠,有几滴甚至溅到叶清薇的手背上,凉凉的,惹得她莫名心烦。宋恺扬屁股还没挨着床,叶清薇横了他一眼,他便立刻十分自觉地转换阵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叶清薇不咸不淡地开口:“她准备住几天?”“她这几天正找房子呢,一找到就搬走。”宋恺扬看着叶清薇沉沉的脸色,怕她不高兴,便又解释,“过去我们两家是邻居,思影小时候我还抱过她呢,后来我爸工作调动,我们全家就搬走了。”他不说还好,一个“抱”字又狠狠戳痛了叶清薇的神经。“好,可以,没问题。”她面色如常地点点头,“她搬走的时候,你差不多也该搬走了。”在宋恺扬片刻的错愕间,叶清薇从抽屉里,拿出一份两年前就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两年时间结束,我们该离婚了。我还记得当初结婚,是一切从简。希望离婚也一样。”宋恺扬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攥紧了手里的毛巾,眼神有些闪躲,“这么久了,你还留着呢,我的那份早就不见了。结……结婚证也找不到了,我记得好像没有结婚证的话,是不能离婚的吧?”叶清薇淡淡地说了句“只要想离,总归是可以的”,然后关上床头灯,背对着他躺下来。房间里陷入难捱的寂静。过了许久,宋恺扬轻手轻脚地走到叶清薇床边,“清薇,你难道没有觉得,我最近回家的频率好像有点高吗?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我要调回市局了,以后每天都可以回家。”叶清薇轻笑出声,瓮声瓮气地说:“我们要离婚了。所以宋恺扬,你现在跟我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卧室里没有开灯,昏暗的夜色中,宋恺扬只看见叶清薇的眼睛亮亮的,像蓄了两汪清澈的月光那样,然后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砸到枕头里消失不见。这是宋恺扬第二次看到叶清薇哭。在他们结婚两年之后。第一次是宋恺扬去外省执行任务,任务圆满完成,他却意外受伤,叶清薇连夜坐飞机赶到当地医院,满脸的苍白憔悴。她既没有心疼地掉眼泪,也没有急得跺脚,而是平静地询问医生宋恺扬的病情,感谢前来看望宋恺扬的同事和领导,又给两边父母都打电话报平安,一切都处理妥当之后,她打来水给宋恺扬洗澡。宋恺扬胳膊受伤,活动极不方便,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人高马大的他扶起来靠在肩头,用毛巾给他擦背。当地医院条件简陋,但是宋恺扬的伤势又不适合转院,叶清薇连续几天衣不解带地照顾他,困了就伏在床边打个盹。有天夜里宋恺扬突然醒来,看到叶清薇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模模糊糊的月光笼着她的侧脸,簌簌的泪珠大滴大滴地落下来。她从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示人。以前是,现在也是。后来宋恺扬荣立三等功,他兴冲冲地把奖章带回家给叶清薇看,她却一脸平静地说:“我只希望,你不要再受伤。”  06  宋恺扬的母后大人曾经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不要看清薇性子软,不言语,就以为人家好欺负。如果她真的像表面上那么柔弱,怎么会是拿手术刀的外科医生?”于是乎,眼见着叶清薇离婚的心意已决,当事人宋恺扬除了后悔之外,就是非常后悔。虽然叶清薇温言细语地说“希望我们好聚好散”,但是真到了散的时候,她把宋恺扬扫地出门的架势,却丝毫没见手软。除了警服,宋恺扬的衣物并不多,平时都是叶清薇打理的。所以到了最后被扫地出门的时候,依然还是叶清薇帮他收拾行李。其实叶清薇曾经参加过警局开放日,特地去宋恺扬的宿舍看过,地面一尘不染,衣橱里的衣服整齐划一,被子叠得像刀削过的豆腐块。她反复确认,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因为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在家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恨不得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少爷,竟然有如此深藏不露的功力。所以宋恺扬说得没错,这两年,叶清薇确实把他惯坏了,惯得他以为叶清薇是钢筋水泥做的女强人,上厅堂下厨房,自疗自愈,无所不能。叶清薇闭上眼睛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言不发地开始把宋恺扬的春秋装取下来叠好,又把秋冬装用压缩袋压好,整整齐齐地码在行李箱里。书架上放了几本宋恺扬常看的书,叶清薇取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掉到地上,从书里摔出一个架纸飞机,已经被压得很扁,纸面有些泛黄。她还没来得及细看,宋恺扬抢先一步把纸飞机捡起来,宝贝似的塞回书里。收拾完毕,叶清薇把行李箱放到门口,面无表情地说:“宋警官,走好不送。”身份从丈夫变成了前夫,宋恺扬站在客厅里,都觉得理不直气不壮,手脚竟然莫名有些拘谨。他憋了半天,“清薇,我肚子饿了。”这句话叶清薇的耳朵大概已经听出了茧子,却也是第一次没有答应,她冷冷地回答:“出小区门口右转,一整条街都是吃的。”“我吃不惯那些,就想吃你做的……”叶清薇仿佛耐心耗尽,用力把门打开,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宋恺扬你到底走不走?”其实就算不离婚,这两年宋恺扬在家的时间也并不多。只是家里到处都散落着这个男人的物品,倒是显得他无处不在似的。宋恺扬走后,叶清薇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强打起精神冲了一杯咖啡,捧在手心里。她的生活终于将回到正轨,只是这个冬天大概会格外寒冷,格外难熬。  07  两年前的五一假期,叶清薇为了躲避爸妈催命式的催婚,主动要求在医院值班。那天傍晚,宋恺扬穿着一身迷彩,留着圆圆的寸头,砰砰砰地敲响了医生值班室的门。叶清薇闻声去开门,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一张传单糊住了脸,“嘿,叶清薇,快看这是什么!”高中同桌宋恺扬的声音,即使几年不见,但是化成灰她都能听出来。叶清薇接过传单,上面赫然印着她的照片,还有个人资料,“叶清薇,女,本地人,身高168cm,医学博士,有房有车……要求对方身高180cm以上,工作稳定……”宋恺扬挂着满脸欠揍的坏笑,“今儿被老爷子拉去人民广场相亲角遛弯,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啧啧啧,大龄单身女博士,阿姨的头发都愁白了,见人就塞传单。”叶清薇欲哭无泪,“自从我妈退休之后,就一门心思想着把我嫁出去,每天风雨无阻地去相亲角发传单,怎么劝都不听。”“你这比我还强点,我才转业回来几天,单位还没去报道呢,就被拉去相亲角当活动人形牌,现场相亲。”宋恺扬也忍不住大倒苦水,“每天就跟猴儿似的,被一群大爷大妈围着看,别提多难受。”同病相怜的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愁眉苦脸,惨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同时哈哈大笑起来。宋恺扬把叶清薇的征婚传单叠成纸飞机,哈了口气,嗖一下从房间这头扔到房间那头。他凑到叶清薇身边,“老同桌,要不咱俩商量商量,假装结婚应付一下家里怎么样?”当年叶清薇成绩优秀,宋恺扬成绩倒数,上课总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打起篮球来倒是生龙活虎。为了抄叶清薇的作业,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他可没少欺负她。想到这里宋恺扬就莫名心虚。契约婚姻,宋恺扬没指望叶清薇会真的答应。没想到她认真地想了片刻,十分干脆地答了一声,“好。”  08  离婚之后的三个月,叶清薇去急诊外科会诊,竟意外见到了田思影,一时有些难以相信,那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如今却面色苍白,消瘦不堪,只有那双红肿的眼睛,依旧倔强而决绝。“我吞了好多安眠药,洗了三次胃。放心,我没想真死,我就是想知道他在不在乎我。现在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不等叶清薇问,田思影主动开口,“你们离婚,最开心的人大概就是我。原本我以为,我的机会终于来了。”她越说越激动,扑过来抓住叶清薇的手,“叶医生,你是知道的,我喜欢恺扬哥哥,为了他我和爸妈吵架,为了他我一个人来到这座城市,没想到自始至终,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不明白,我到底哪里不如你?”叶清薇反握住她的手,手心一片冰凉。爱而不得的滋味,谁又能比她更清楚?“这件事应该与我无关,我想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我倒是希望有什么误会。”田思影哽咽着,“但是他亲口对我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跟你离婚。他说他只会有一个妻子。”“这……”叶清薇诧异,“大概只是用来敷衍你的话吧。”叶清薇扶田思影在病床上躺好,仔细翻看病历确认她的身体已无大碍,又细心叮嘱护士多多照顾这个小姑娘,这才放心离开。韩柏辉在一旁冷眼看着,“我还记得她跑去门诊找你,当面给你难堪。”叶清薇无奈,“说起来,我真的特别羡慕她的胆量。我在想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要是有她一半的勇敢就好了。”若是有她一半的勇敢,若是肯大胆向宋恺扬示爱,那么不论结局如何,叶清薇想,至少她不会怀揣着无限憧憬,走进那段荒唐婚姻,又被现实浇得浑身湿透,惨惨收场。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即使听说了宋恺扬的后悔,听说了他的回心转意,却依然选择把头埋进沙子里,不敢细问,生怕暴露了自己的余情未了。  09  离婚后的叶清薇,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平淡而忙碌。只是身边偶尔冒出几个追求者,让她哭笑不得,忍不住感慨离婚之后,行情反而比离婚前更好了。唯一不让人省心的,就是叶清薇的妈妈,徐女士。自从叶清薇离婚,徐女士先是在家绝食抗议,抗议无效之后,企图重回人民广场相亲角。在相亲角待了几天,又发现年纪轻轻的大姑娘都排着队等待被挑选,离过婚的这种根本无人问津,只好无比失落地带着传单回了家。一来二去,身体劳累,加上心中郁结,徐女士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在叶清薇离婚大半年之后病倒了。叶清薇本来工作就忙,又要分心照顾妈妈,几天加起来睡不了几个小时,一下手术,便匆匆买了饭赶去病房,生怕把她老人家给饿着。刚走近病房,便隐约听到里面传出说笑声,叶清薇怀疑自己劳累过度,出现了幻听,狐疑地推开门,当场就愣在了原地。许久未见的宋恺扬正坐在床边,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一口一口地喂徐女士吃饭。两个人说说笑笑,一副母慈子孝,其乐融融的场面,倒是显得满脸僵硬的叶清薇十分多余。见到叶清薇,徐女士使出一秒变脸的绝技,沉着脸冲她说:“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我看你真是年纪越大越长回去了,见人怎么不知道打招呼?”叶清薇眼见着徐女士吃饱喝足,容光焕发,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便丢下一句“病房还有事”,转身就走。宋恺扬腿长步子大,几步就追上来,“清薇,我听说妈病了,就过来看看。”徐女士说得一点没错,过去叶清薇的好脾气是出了名的,此时却难得小心眼一回,只是在心里直犯嘀咕,“谁是你妈?”“我给妈请了护工,二十四小时陪护,这样你每天就能多睡会儿。清薇,你都累瘦了。”叶清薇铁了心似的,一句话也不肯跟他说,宋恺扬也铁了心似的,一步不落地跟在她身后。走到昏暗的地方,宋恺扬突然从背后把叶清薇抱住。叶清薇心里一惊,剧烈地挣扎起来。“宋恺扬你放开我!”“我不放!”宋恺扬的胳膊却越收越紧,最后恨不得要把她嵌进自己的怀抱里。叶清薇只觉得脖子上裸露的一小片皮肤因为他的呼吸,而变得滚烫。“清薇,你听我说,我不知道田思影去医院找过你,不然我绝对不会让她住在家里,这么多年我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宋恺扬的声音染上些许颤抖,“还有,那天晚上我看到你和韩柏辉拥抱,我一直以为你跟我离婚,是因为他。”叶清薇呼吸一滞,发了狠一般,用力挣开他,踉跄着后退几步,眼神里全都是抵触和防备,“宋恺扬,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你我之间的事情,跟这些不相干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宋恺扬被扔在冰天雪地里,叶清薇走到地下车库,她钻进车里,把羽绒服脱下来扔到副驾驶座位上,俯身换了平底鞋,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突然感觉脸上冰凉,用手一摸,湿漉漉的,是眼泪。这么没出息么,竟然又哭了。  10  宋恺扬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明明已经请了护工,还是隔三差五地往医院跑。在徐女士面前卖乖也就罢了,还变着法儿在叶清薇面前刷存在感,今天一束鲜花,明天一碗热粥,花样百出。叶清薇起初还想视而不见,无奈徐女士的身体恢复速度太过惊人,上周还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嚎着不想活了要放弃治疗,这周就已经穿戴整齐,健步如飞地跑到叶清薇办公室门口堵人。“今儿晚上跟我回家吃饭。恺扬照顾我这么久,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叶清薇想到宋恺扬这个人就条件反射般头疼,见到他本人,更是四肢百骸和五脏六腑都搅和到一起,拧巴得一塌糊涂,恨不得扭头逃走。在徐女士无数的白眼警告中,叶清薇才勉强坐下来,跟宋恺扬一起吃了顿饭。吃过晚饭,宋恺扬送她回家。车里空调开得很足,徐徐的热气熏得叶清薇有点头晕。她心里乱七八糟的,慌慌的抓不住头绪,只好闭上眼睛装睡。“想睡觉回家再睡,车上睡容易着凉。”宋恺扬的声音低沉温润,极少听到他说关心人的话,陌生得像从另一个遥远星球传来的。叶清薇不想搭理他,只好裹紧身上的毛衣,头靠在车窗上发呆。他偏头看了她一眼,“从前我不相信这世界上,谁缺了谁不能活,但是这半年我算是彻底体会到了。家里没有你,我想使坏都没处使,欺负人都找不到对象。我就琢磨着这才半年,我们结婚整整两年,你一个人在家,都是怎么过的?”叶清薇被他气笑了,“女博士的生活,可没你想的那么无聊。我巴不得一个人过,清净又省心。”“所以你明明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当年却偏偏答应跟我假结婚,还劳心劳力地照顾我。叶清薇,你说我究竟有多傻叉,竟然还会认为你爱的是别人?”叶清薇的眼泪又有点不听使唤,她有些狼狈地抽了张纸巾擦泪。宋恺扬今晚话实在太多,当然过去他的话也多,但甚少这样直戳人心。“不管是结婚离婚,还是走到现在,我从来没想过要逼你,但是,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类似于信任、安全感这种东西,可能是水晶玛瑙做的,是珍贵的消耗品,难得且易碎。但爱却不是。爱是植根于心底深处的沙棘,根系发达,茎叶旺盛,即使因为干旱而枯萎凋敝,但是只要浇灌哪怕一点点水,也会重新焕发出生机。叶清薇没有给宋恺扬回答。但是她感觉自己心底那片寸草不生的荒漠,迎来了一场久违的绵绵细雨。  11  叶清薇其实心里特别怕,她怕宋恺扬回来找她,只是因为不习惯,因为寂寞和愧疚,怕他不过是三分钟热度,热情消耗完毕之后,就不会再出现。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们像普通情侣一样约会,吃饭,只是她始终心存芥蒂似的,绝对不允许宋恺扬踏进家门。半夜,正当她有些稀薄的睡意时,忽然听到敲门声,有人在门外喊:“嫂子,开门。”叶清薇打开门,是几个小伙子架着烂醉如泥的宋恺扬,最前面那个帮宋恺扬拿外套的先开口:“嫂子好,今儿结了个案子,晚上庆功宴,宋队一高兴,喝得有点多,哥儿几个把他给扛回来了。”“嫂子您大人有大量,可别让他跪搓衣板,要不将就着跪一晚上榴莲得了。”几个小伙子嘻嘻哈哈说笑着,像扔手榴弹似的,把宋恺扬扔到沙发上,叶清薇没来得及道谢,一转身的工夫,已经不见人影儿了。宋恺扬酒量好,叶清薇是知道的,至少对他当兵的时候,拿白酒当水喝的故事还是略有耳闻的。而他真正喝醉的模样,叶清薇也见过,乖乖地抿着嘴,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两片浓密的阴影,安静得有些不像话。叶清薇在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来,无比嫌弃地说,“起来吧,别装了,他们都走了。”宋恺扬毫无反应,双眼紧闭,像条大狗一样躺在沙发上。叶清薇懒得理他,直截了当地站起来,“想吐就去卫生间,别弄脏地毯。我先睡了。”一步还没迈出去,一秒钟之前还醉得不省人事的宋恺扬,奇迹般醒了过来,并且准确地伸手抓住了叶清薇睡袍的一角。她回头,正对上了宋恺扬可怜巴巴的一双眼睛,他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清薇,我错了。”叶清薇想把睡袍从宋恺扬手里拉回来,没想到他力气极大,拽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反而宋恺扬稍微一用力,叶清薇就脚下不稳,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他的怀抱温暖有力,混合着身上的酒气,熏得叶清薇头脑眩晕。他把头埋进叶清薇的颈窝,喃喃地说:“清薇,我想你了,我真的很想你。”叶清薇心头一动。至甜至苦暗恋,至亲至疏夫妻。这么多年来,她与宋恺扬,有过暗恋,也做过夫妻,叶清薇本打算守着这些回忆,独自度过余生。没想到时至今日,窝在宋恺扬宽厚的怀抱里,她竟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心里欢喜得恨不得开出花来。叶清薇任由他抱着,一路抱回了卧室。酒香情动,一室旖旎。  12  阳历年一过,转眼便进了腊月。叶清薇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宋恺扬在部队当过一段时间的炊事兵,做得一手好菜。冬天是最适合长肉的季节,于是叶清薇理所应当地被喂胖了不少,原本清瘦的脸颊上,竟然有了些软软的肉。夜里,叶清薇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已经出差一周的宋恺扬才回来。衣服也没脱,就着身上一股凉气坐到床边,窸窸窣窣搓热了,手才伸进被子里,准确地搭到她的胳膊上。她原本睡眠极浅,又被凉气猛地一激,顿时睡意全无,却也并不想理他,继续一动不动地装睡。宋恺扬似乎也并没打算放过她,顺势躺下来从后面搂上她的腰,“清薇,我知道你没睡,快起来,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你说,不听后悔的那种。”叶清薇在被窝里沉沉地叹了口气,真是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宋恺扬这张破嘴。她扭开床头灯,翻身坐起来,强打起精神,“说吧,什么事儿?”宋恺扬从身后拿出一个文件袋,边往外拿边说,“这是我的房产证、银行卡、工资卡……”最后拿出来的是一枚钻戒,还有一个纸飞机。当年宋恺扬用叶清薇的征婚传单叠的那个纸飞机。宋恺扬单膝跪地,“清薇,我仔细阅读了你的征婚要求,觉得我特符合标准,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所以之前的契约婚姻,你要不要考虑续约,这次的期限,我希望是往后余生。”叶清薇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忍不住抬头去看他。黑暗中,看不清宋恺扬的表情,只依稀可见被他扯得松松垮垮的领带,还有他眼睛里微微闪动的小火苗,明亮炽热。叶清薇用力地点点头,“往后余生,不惧风雨,温柔相待。”-END-

  作者:赵花生有病吃药,没病吃糖每天读点故事签约作者

  主播:沐沐兮每天读点故事签约主播

  编辑:飞酱 / 网友西西 / 排版:粒粒原标题:《心悦君兮:余生温相待》,首发每天读点故事app读点君微信号:,想看什么故事,快来告诉我吧“别忘了转发朋友圈哦”?“点击阅读原文,看更多精彩故事”

文章标题: 离婚后,丈夫爱上了我
文章地址: http://www.027it.cn/article-95-229866-0.html
文章标签:上了  离婚后  丈夫
Top